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人口 > 广东 >

广州单独二孩最高龄申请者62岁

时间:2015-10-28 10:31 类别:广东 人数:

2014年3月,广州正式实施“单独二孩”政策。一年半来,陆续有家庭生二胎。近期的摸底调查显示,广州市目前符合生育“单独二孩”条件的目标人群有14.3万,但目前提出申请的只占约21.4%。

    到底要不要多生一个?很多家庭还在纠结。什么样的夫妇会选择生二胎?广东省计划生育科学技术研究所主任医师唐运革等三人,从广州市2014年3~11月 “单独二孩”申请登记的数据中采取匿名方式随机抽取2100对(有效数据 2099 对)夫妻资料,分析了“单独二孩”登记夫妻的特征。

    数据会说话,调查数据显示,高学历且在企事业单位工作的人,更愿意选择生二胎;第一胎是女孩,选择生二胎,想追生儿子的人,比第一胎是男孩申请二胎的人要多不少。此外,拿了指标还没想好什么时候要第二个孩子的人占三分之一以上。

    年龄分布特征:

    男方申请者最大已62岁

    与人们的印象相符,申请二孩的主力军是80后。调查显示,男、女双方各2099人,其中,男方平均年龄为34.16岁,90 %以上集中于31~40岁阶段,21~30岁者占人口总数的19.49 %,31~40 岁者占人口总数的 72.27 %。

    女方平均年龄为32.08岁,年龄在 21~30 岁者占人口总数的32.00%,31~40岁者占人口总数的66.90%。

    高龄产妇风险大,压力大,35岁成为很多妇女决定是否要生二胎的一个坎。时间不等人,70后的妇女如今最年轻的也超过了35岁,她们往往一旦决定了生二 孩,就立即备孕。调查显示,35岁以上仍决定生二胎的占了16%,其中年龄最大者已经47岁。而男性最大年纪的申请者则达到了62岁。

    据广州市卫计委介绍,从2014年3月27日起至2015年5月31日,广州市受理单独夫妇再生育申请30614件,批准了29608件,有7995人已经生下“单独二孩”。

    受教育程度特征:

    本科以上申请者较多

    过去,人们有种印象是,“越穷越生,越生越穷”,以为只有没什么文化的农民才会生一大堆孩子。如今80后的父辈,很多都是兄弟姐妹六七人,还时常在孩子面前忆苦思甜,讲述祖父母如何拉扯多个孩子长大的艰辛历程。

    然而,时代真的是变了,如今申请单独二孩的家庭大部分是学历高、经济条件好的。不是怕不让生,而是担心生了养不起或者生了教不好。在2099对被调查的 申请者中,企业员工占到申请登记人数的40 %以上,行政机关、事业单位职工、自由职业者三类人员占申请登记人数比例都处于10 %~15 %。

    申请者中还是农民的已经少之又少,连0.1%都不到。非农业户口的申请者占96%以上。

    此外,申请登记者中,本科学历占最大比例,约占四成,大专占三成,高中(中专)及以下学历占两成,硕士及以上学历申请者比例相对较低,约一成。这说明,申请者中,无论丈夫还是妻子,本科及以上学历者都差不多占了一半。

    现有子女特征:

    现有女孩者申请二胎的多

    中国传统的重男轻女的思想依旧存在,很多家庭有男丁情结。如果第一胎生的是女孩,申请再生二孩的意愿会大大增多。而第一胎是男孩的,有些家庭认为就已“足够”,或者生怕第二胎也是男孩,负担不起,不敢再生了。调查数据也反映了人们在生育二胎时的“性别偏好”。

    唐运革的这项调查显示,2099 对申请“单独二孩”政策家庭中,现有孩子中,男女孩的性别比例100∶106.6,女孩多余男孩。2099对申请夫妇 中,现有子女平均年龄为4.70岁,其中,最小为 3 个月,最大为 27 岁;约 90 %的小孩处于0~8岁,其中0~3岁的占42.7 %,4~8 岁的占46.9 %。

    上海的情况与广州类似,但二胎性别偏好显示更加明显。根据复旦大学对上海实施“单独二孩”政策后的一项调查,去年 3-9月,上海夫妻双方均为初婚的再生育申请中,第一个孩子是男孩的4740人,占45.1%,第一个孩子是女孩的5760人,占54.9%,一孩男女性 别比达到100:122,远远低于正常的出生性别比。

    而事实上,上海市历年的一孩性别比均稳定在正常范围内,育龄夫妇在生育一孩时并没有表现出明显的性别选择,而在申请生育二孩时,第一个孩子为女孩的单独夫妇更倾向于生育二孩。专家分析,这可能与子女养育成本存在性别差异有关,也有“子女双全”观念的影响。

    几时要二孩:

    三分之一还没想好

    比较意外的是,申请登记的2099对夫妻中,仍有36.5%的夫妇未确定生育第二胎的时间。但“现孕”及计划一年内生育的夫妻数分别为639对、577 对,合计占分析群体的57.9%。由于2014年很多人申请了指标,或者怀孕了,孩子还没来得及出生。有专家预计今年会是“单独二孩”出生的高峰年。

    唐运革认为,广州市“单独二孩”政策的实施目前并没有出现许多调研和专家预测的“人口暴增”现象。虽然广州“单独二孩”政策在近一两年可能带来出生“小高峰”,但由于登记群体数量总体并不庞大,并不会给医疗、教育等公共资源带来太大的压力。

    2099对夫妻中,有129位妇女有过流产经历,占女方总人数的6.1%,仅有一次人流史的占5.6%。符合“单独二孩”政策的夫妇是一个特殊群体,对 这个群体进行生育力的评估非常重要。这些夫妇一般处于高龄生育阶段,尤其是女方,本研究中30 岁以上妇女占妇女总人数的68 %,35岁以上占15%。 这部分人生育力普遍降低,要及时给予生育指导,把握生育时机,避免错过生育年龄。同时,由于高龄生育,围产并发症明显增多,生育风险高,要特别注意高龄产 妇生育风险的评估和预防。”唐运革医生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