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人口 > 人口普查 >

中国流动儿童数量十年增长超80% 

时间:2016-03-30 17:57 类别:人口普查 人数:

随着城市化规模扩大,过去十年间,中国0-17岁流动儿童规模增长超过了80%。截止到2010年11月,每4个城镇儿童中就有1个流动儿童。随着年级升高,在校就读的随迁子女人数逐渐下降。目前,中国约有超过205万流动儿童在打工子弟学校就读。

 

  近日,新公民计划公布的《中国流动儿童数据报告——2014》(下称《报告》)提出了上述数据。新公民计划致力于改善农民工子女成长环境,曾荣获中国民政部举办的“2008年度中华慈善奖”之“最具影响力慈善项目”奖。

  流动儿童数量十年增长超过80%

  《报告》显示,过去的10年间,中国流动儿童数量持续、快速增长。2000年,中国0-17岁的流动儿童规模为1982万,而截止到2010年11月1日,这个规模已达3581万,十年间,0-17岁流动儿童规模增长了超过80%。

  其中,城镇流动儿童人口数量占比最大。截止到2010年11月1日,城镇流动儿童规模为3106,超过全部流动儿童人口的86%。据推算,每4个城镇儿童中就有1个流动儿童。

  从地域分布上来看,流动儿童聚集效应比较明显。2010年,流动儿童人数最多的省为广东,高达408万人,其次是浙江省,流动儿童规模为280万人,江苏、山东、四川流动儿童数量分别居第三、四、五位,上述5省流动儿童数量超过全国流动儿童数量的35%。

  《报告》还提出,部分地区的流动儿童,在当地儿童总量中所占比例很高,比如在上海,流动儿童占比超过了4成,高达41.51%;北京、浙江超过了3成,分别为32.78%、30.25%;内蒙古、福建则都超过了2成。

  年级越高 随迁子女就读人数越少

  针对随迁子女教育,《报告》显示,义务教育阶段,随迁子女数量从2009年的997万增加到2012年的1394万,3年间累计增长了近40%。而2013年,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数量首次出现下降,规模降至1277万,同比下降超过8%。

  对于随迁子女的性别结构,《报告》特别提出,根据2012年数据,小学阶段和初中阶段的随迁子女性别比(男:女)分别高达151:100和149:100,而全国在校生平均性别比,在小学阶段和初中阶段仅为116:100和112:100。

  2012年的数据还显示,随着年级的升高,随迁子女在校就读的人数呈现逐渐下降的趋势。

  其中,跨省流动的随迁子女人数下降更快,从1年级101万降至9年级35万,下降了66万人,占同年级学生比例从5.86%降至2.22%,降幅超过3%;省内流动的随迁子女从1年级的100万降至9年级69万,占同年级学生比例从5.82%降至4.37%。

  大城市学位不足并非资源短缺所致

  对于产生上述现象的原因,《报告》分析,一种可能是,由于随迁子女在城市升学依然会面临诸多困难,随着年级的升高部分随迁子女不得不被迫返乡。

  自上世纪90年代末期,流动儿童教育问题渐渐浮现,流入地城市一直强调城市教育资源不足,难以满足流动儿童的教育需求,因此针对随迁子女入学和升学设置了很多门槛。对此,《报告》以北京、上海、广州3个特大城市为例,分析了流入地的教育资源情况。

  以小学为例,1990年至2012年的数据显示,北京、上海在1996年之前,小学阶段在校生皆在100万以上,其后开始迅速下降,至2006年降至最低点,京、沪分别为47万、53万,此后又开始缓慢上升,至2012年分别达到72万、76万,但仍分别低于各自历史的最高水平102万、114万。

  在广州,小学阶段在校生人数的变化幅度相对较小。2006年之前,广州市小学阶段在校生人数持续上升,直至2006年达到历史最高点89万后,开始缓慢下降,2012年小学阶段在校生人数为82万。

  《报告》认为,目前,京沪广三地的义务教育小学阶段在校生人数,均低于历史最高水平。从绝对意义的教育资源(学位数)供给来看,3所城市显然都具备一定的增加能力,至少在将目前的供给水平恢复到历史高点之前,都没有充分理由说当下的学位短缺是由于绝对的资源不足导致的,“况且当下的政府财政收入水平也远非20年前可比”。

  205万流动儿童在打工子弟学校就读

  由于随迁子女接受教育的需求难以全部在公办学校得以满足,“打工子弟学校”广泛的扩散开来。据《2010年流动人口发展报告》推算,全国约有超过205万流动儿童在打工子弟学校就读。

  《报告》显示,截止到2014年6月,北京共有130个打工子弟学校校区,在校生总

  数约9.5万人;截止到2012年底,上海共有157所政府购买服务的以招收随迁子女为主的民办小学,共计招收随迁子女13.6万人;截止到2013年底,深圳市共有义务教育阶段民办中小学239所,在校生39.8万。

  《报告》认为,打工子弟学校的情况缺少有效的官方统计数据,学校状况也一直处于快速变化之中,上述数据仅是“与学校的接触的资料,以及从伙伴机构处了解到的一些信息,还有着很多我们并不了解的城市和我们所没有接触过的打工子弟学校”。

  《报告》中还提及,对于各地区随迁子女的相关数据,“各省、市教育统计资料的公开程度,有着非常大的差异”,浙江、山东、四川等省份非常及时、有效地发布了包含随迁子女数据的教育统计公报,但部分省份的随迁子女信息则较难寻找。

  《报告》提出,“衷心的期望各省、市能够更好对教育统计数据进行公开,让公众可以对全国随迁子女的情况有一个更有效的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