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人口 > 亚洲 > 日本 >

人口问题让日本走向平庸

时间:2016-03-15 14:51 类别:日本 人数:

日本眼前最严峻的挑战是人口问题。它的人口正在迅速老龄化,生育率也达不到人口替代水平。其他如经济停滞不前及政治领导班底虚弱等问题,相比之下是小巫见大巫。日本若不解决人口问题,前景将非常黯淡。

  摆在眼前的,是发人深省的数据。日本女性的生育率为1.39,远低于2.1的人口替代水平。1950年,日本每名年长者由10名劳动者供养,随着生育率下降,这个数字近年来却减少至2.8人。这样的趋势预计还会持续——到了2022年,将进一步减少到2人,2060年则可能降至1.3人。届时,日本的年轻工人或许就再也无法承受负担而选择离开。日本人口在战后的65年间从7200万人增至1亿2800万人,却在过去三年不断下降,目前为1亿2750万人。随之而来的必定是经济萎缩。这样的情况确实难以为继。

  新加坡也面对低生育率问题,情况和日本的没什么不同。但这其中有一个关键的差别:新加坡引进移民,稍微减缓了这个问题,而日本却对接纳外国移民极为抗拒。由于保持种族纯洁性的观念是那么根深蒂固,日本人从未尝试公开讨论其他选择。无论是对日本公众还是政治精英而言,一个多元种族的日本都是无法想象的。

  我也亲眼见证过日本人对其种族的纯洁性是何等自豪。日本占领新加坡时,我曾在国泰大厦做过一段时间的英文编辑。日本人每逢12月8日就会举行一种仪式,由一名士兵边挥舞一把武士刀,边以日语说:“我们日本人是天照大神的子孙。”换句话说:我们是而你们不是。我想他们如今已不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但我不认为这个基本信念会改变。有一名在美国出生和受教育的日本文官乔治·竹村,并未得到同僚完全的信任。他在日治时期的“报道部”(即日本人的新闻或宣传部)任职,专门管理像我这类处理外电的编辑。他为人温文尔雅。

  恪守这样的信念将带来严重的后果。这意味着,让日本走出人口老龄化困境最合理的解决方案,可能自动地被排除。比方说,假如我是日本人,我会尝试吸引外表和日本人相似的民族移民到日本来,并尽量让他们融入社会,包括中国人、韩国人,甚至是越南人。实际上,日本已拥有这样的一个群体,在那里居住的朝鲜族有56万6000人,华族则有68万7000人。他们能说一口纯正的日语,在生活习惯和言行举止上也已完全被同化了,并渴望入籍成为日本公民。的确,他们当中有许多人都是在日本土生土长的。不过,日本社会并没有接受他们。

  日本已经历了两个“失落的10年”,眼前又进入第三个。1960年至1990年间,日本国内生产总值的年均增长为6.2%。日本人民从战后的废墟中重新振作起来,在美国人的帮助下刻苦耐劳地把国家建立成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当日本商人在西方国家积极抢购房地产时,有分析师一度惊慌警告,日本企业大集团将在经济放缓的发达世界称雄。这和今天一些人对中国的看法没有什么不同。然而,日本的资产泡沫在1991年破裂,经济从此长期陷入低迷。日本国内生产总值的年均增长自1991年以后便只有微不足道的1%。在我落笔之际,日本又迎来了第三个令人沮丧的10年。除非日本能尽快采取果断行动解决人口问题,否则无论政治或经济政策如何改变,都无法让它恢复一丝战后的活力。

  一个国家的人口结构决定了人民的命运。人口萎缩意味着国家的力量正在减弱。年长者不会想要换掉他们的汽车和电视机。他们不会购买新的西装或高尔夫球杆。他们已拥有所需要的一切,并几乎不到高级餐馆用餐。为此,我对日本的未来感到十分悲观。不出10年,它的国内消费就会开始下降,而这个趋势或许无法逆转。这也部分说明为何日本政府在反复推出经济刺激配套后,仍没有见到太大的效果。以全球的发明专利申请计算,日本如今依旧是继美国之后发明最多的国家。然而,新发明来自年轻一代而非年长一代。就拿数学领域来说,一个人会在大约20岁或21岁时达到巅峰。没有一个伟大的数学家在过了这个年纪以后,还能取得更了不起的突破。

  日本人是了不起的民族。当日本东北部在2011年3月11日发生大地震时,日本人的反应让全世界的人感到佩服——他们在经历地震灾难后没有恐慌、没有掠夺,在满目疮痍中不失优雅和尊严,并互相关怀和帮助。我们鲜少见到一个社会在经历了这样的浩劫后,还能如此冷静、自律和有秩序。此外,日本人在做每一件事时,无论是生产毫无瑕疵的电视机和汽车,还是制作最美味的寿司,都力求完美,这种精神也是无可比拟的。日本劳动队伍所展现的团队精神,也让他们比其他国家更占优势。若论个人能力,韩国人和中国人或与日本人旗鼓相当,但说到团队精神,日本人则是举世无双。或许是日本人这些了不起的特质,让我一度相信他们在看清事情的严重性后,就会从人口问题的迷思中觉醒。毕竟,一个国家如何能眼巴巴看着邻国越发强大而自己不断衰弱,却还坐视不理?

  然而,我不再相信日本人必然会及时反应过来。随着一年又一年过去,他们始终毫无动静。较有可能的是,这个国家正在走向平庸。诚然,处于中层阶级的日本人在此后的许多年,仍然能过着舒适的生活。和西方发达国家不同的是,日本并没有累积巨额外债。它也走在科技的尖端,而人民的教育水平也高。但日本人终究无法逃避他们必须正视的问题。假如我是一个年轻的日本人,又懂得说英语,我大概会选择移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