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口问题 >

权威学者拖延人口政策转变 梁建章决意“正面刚

时间:2019-05-09 15:44 类别:人口问题 人数:

 三胎甚至于全面放开生育时代真的会到来吗?对于政策调整,梁建章相信“事在人为”,但他同时担心政策“反应太慢”。

权威学者拖延人口政策转变 梁建章决意“正面刚

  人口经济学家梁建章这次“正面刚”了。

  他撰文反驳并激烈批判了中国人民大学教授翟振武的观点,后者称“全面两孩政策实施后,总和生育率有所上升,超过1.7以上,并没有达到国际学术界认为的‘低生育率陷阱’临界值(1.5以下)。”(注:总和生育率是指一个国家或地区育龄妇女终生平均生育子女的个数)

  翟振武现任中国人口学会会长,国家卫生计生委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院长,学术地位不言而喻。

  然而,梁建章在文中对这位权威学者毫不留情,称其“严重误导舆论”、“不仅严重误判人口趋势,还缺乏基本常识,甚至为了支持限制生育而信口开河”、“令人怀疑这是在故意扭曲”……

  可谓来势汹汹。

  不过我们未能如愿目睹一场中国人口学界的“华山论剑”——翟振武的答复是“不去回应,没有必要。研究的内容和网上讨论的不是一个内容。”

  但梁建章向决策层的喊话没有结束。

  他一边笔耕不辍的继续论证超低生育率带来的后果,一边在公开场合就其缩短学制、推动教育改革的观点发表演讲。(注:梁建章曾提到缩短学制可以鼓励女性生育)

  对于财经媒体人而言,梁建章最有“含金量”的身份当属携程联合创始人、董事局主席。这是我一年多以来第三次采访他,前两次都是聊人口问题,原本计划这次是与他和携程CEO孙洁一起谈公司问题,但先行落座的梁建章“跑题”跑了几十分钟。

  这种持久的、不知疲倦的热情背后,动机是什么?有没有私心?

  他回答得很干脆,“你认为你的观点是正确的,你当然是希望能够影响政策。”

  按照梁建章的统计口径,去掉全面二孩政策带来的堆积效应,2018年中国自然总和生育率不到1.2,大大低于‘低生育率陷阱’临界值。同时,中国城市的生育率在1以下,“是完全不可以持续的”。

  三胎甚至于全面放开生育时代真的会到来吗?对于政策调整,梁建章相信“事在人为”,但他同时担心政策“反应太慢”。

权威学者拖延人口政策转变 梁建章决意“正面刚

  一些所谓权威的观念还没有完全转变

  新浪财经:您最近撰文反驳了一位人口学家领域的权威专家翟振武。

  梁建章:他现在还说中国有1.6生育率(注:翟振武称“中国未来的生育率可能会降到1.6左右,不过,这会是一个长期的过程。”),那实在差得太远。就算补生的(数据)不去掉,2018年的(生育率)数字也已经到1.4了,而2018年的数字里面有很大比例是补生的,因为2018年的二孩比一孩多。长期来说,二孩肯定比以前要少很多,少30%左右。把这个算进去的话,中国的生育率是非常低了。

  放开二胎已经两年过去了,数据也出来了,我们现在很期待这个政策有进一步调整。如果还有一些极少数的保守派的话,我觉得有必要放到桌面上更加充分的讨论,否则政策还是反应太慢。

  新浪财经:其实现在不少年轻人自身婚育意愿较低,所以他们还是能够比较快理解您提到的问题。说到政策慢,您觉得现在最大的阻力是什么?

  梁建章:我觉得有一些所谓权威,他们的观念还没有完全转变,有可能是存在防备的心理。这些人很少,但是这些人有一定影响力。中国的政策包括生育政策在内,可能是出现一些个别的反对声音,它(调整)就会慢下来。我觉得还是有必要把这些问题说清楚,所以这次写了这篇文章,和权威观点有直接的碰撞,去直接的论证和反驳。

  最近我写的另外一篇文章,提到中国实际上已经是世界上生育率最低的地方。虽然从整体数字来看,我们是排在倒数第二、三名,比韩国稍微好一点,跟日本差不多。但是,如果我们把城市和农村分开看,中国的农村就是世界上生育率最低的发展中国家地区,同时我们的城市生育率也是全球最低的。城市人口是中国的精英人群,但是它的生育率在1以下,是完全不可以持续的。

  从原因上分析,就相对收入来说,中国城市的下一代养育成本是全球最高的。同时,从学历来看,大部分高学历的女性在城市,城市里的高学历女性生育率也是最低的,只有0.8左右。现在单身(适龄)女性在大城市占比有20%左右,剩下的(适龄女性)假设50%生育一个孩子,50%生育两个孩子,你算算才多少?

  中国城市不能老是依靠吸引外部人口

  新浪财经:参照发达国家的现况,生育率降低好像是一种趋势。

  梁建章:我们跟其他发达国家比,是非常低的。中国是不是不要做最后一名?也不是没可能的。中国政府执行力很强,也有钱。中国也不像日本、韩国那样缺地,我们的房价也不应该是相对收入来说最贵的。中国如果能做到跟其他发达国家同样的(鼓励政策)水平,至少做到日本的水平,那也是比现在情况好很多。但实际上就城市地区、高学历人群相比较,中国(生育情况)比日本还糟糕得多。

  可能以前没那么重视是因为中国的整体数字被农村的数字掩盖了,但未来大部分人都会生活在城市。发达国家80%-90%的人都生活在城市,它们没有城乡差距,高学历人群和低学历人群的生育情况没有太大的差距,还是比较平衡的。但是在中国,越是高学历,越是生活在城市里的人群,生的就越少。

  在中国,城市人口占总人口的一半,但是农村新生儿占总新生儿人口的三分之二。城市吸引了很多人口,却又带来了特别高的养育成本,使得青年的后代特别少。长期来说,(城市)不可能老是依靠吸引外部人口。

  新浪财经:您现在大声疾呼放开生育政策,是为了避免我们国家在人口竞争中被淘汰,但是低生育率是不可逆的趋势,可以这样理解吗?

  梁建章:对。(针对)低生育率各个国家都在想办法,各个国家都会老龄化,但是你是不是能成为在其中老龄化(问题)解决得相对好一点的(国家)?

  其实欧美没有大的问题,欧美现在的生育率大概是1.6、1.8左右,然后他们每年要吸收很多移民,所以大致是平衡的。东亚国家里,日本的生育率是1.4,还没有那么低,日本也可以吸引很多移民。以前日本不愿意吸引移民,现在不得不做。韩国人口基数很小。中国是唯一个生育率极低,人口基数又很大的国家。基数大当然是好事,但是它相对的能够靠移民解决老龄化问题的能力就比较弱,中国也不太可能吸引东亚移民,也不太愿意吸引文化不同的移民,所以中国的问题是最严重的。

  新浪财经:您觉得您触及到决策层了吗?他们关注到您的观点了吗?

  梁建章:那肯定是关注到了,但是只是众多声音里的一种。还是有隔阂的,还是有不一样的声音。

  新浪财经:如果政策的调整不及您的预期,您会失望吗?

  梁建章:那肯定是有点失望的,但是事在人为嘛,肯定要去不断的推动。(低生育率)这个是长远而言中国经济最大的问题。即使是去年经济下行压力比较大的时候,我短期(对于中国经济)都是乐观的。

  中国人口整体趋势在十年、二十年内还是不错的,这是基于城市化进程和(平均)教育水平的提高,以及上一辈的生育高峰积累下来的人口优势。但是如果生育率很低的话,就是现在的80后、09后不生的话,20年以后问题就很严重了。(注:梁建章曾指中国的生育率自1991年以来一直低于更替水平。)

权威学者拖延人口政策转变 梁建章决意“正面刚

  呼吁人口政策调整有没有私心?

  新浪财经:您既是经济学家,又有企业家、商人的身份,也许有人会猜测您呼吁人口政策调整是不是有私心。

  梁建章:它(人口政策)跟旅游的关系没有那么密切,没有特别的关系。但长远来说,经济的好坏跟所有企业都有关系。我们现在推动的东西,你说有私心的话,那么人口(生育率提升)对整体(经济)都是利好的。旅游尤其是入境游要做得好,真的有很多外国人把中国作为亚洲的首选旅游目的地的话,那确实会反映综合国力、软实力。

  新浪财经:在学术上呢?

  梁建章:中国的人口问题比较独特,很难引起其他国家特别大的注意。当然,你认为你的观点是正确的,你当然是希望能够影响政策,甚至于在国际上能有影响力。我最近写的东西确实也在国际上有些影响,不过这个(低生育率)问题在欧美没那么严重。但是,将来有可能全世界的生育率和结婚率都会降低。这个(问题)现在在东亚国家是比较严重的,欧美现在基本上靠移民在“过日子”。未来长远来说,(低生育率)确实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