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人口 > 广东 >

2000年-2016年广东8个县常住人口数量持续减少

时间:2019-06-14 16:59 类别:广东 人数:

作为全国人口第一大省的广东,户籍人口基数大,又拥有规模庞大的跨省流动人口,常住人口总量一直保持增长趋势。广东省统计局发布的数据就显示,2018年年底广东常住人口11346万人,继续居全国首位,比上年增加177万人,净增量连续第四年达到百万级。

  不过,广东各地人口增长并非完全步调一致,甚至部分地方还出现了人口持续减少的城市收缩现象。广州地理研究所杜志威博士与他的同事们,日前利用官方统计数据分析发现,2000年至2016年间,广东有8个县的常住人口持续收缩。

  A 8县常住人口持续收缩

  杜志威和同事们分析了全省121个县(市辖区、县级市)级行政区划单位和不设区县的东莞与中山的常住人口数据,发现2000年-2016年广东全省绝大部分的地方(90个,占比73.17%)常住人口规模实现了增长;仅有25个(占比20.32%)地方出现片段性收缩,即人口规模增加但其间至少有5年以上出现人口负增长;也有8个(占比6.51%)地方人口规模为负增长,出现持续性收缩。

  从地区分布来看,无收缩类型地方集中分布在珠三角区域,而持续收缩类型和片段收缩类型地方则主要位于外围的粤东粤西粤北地区,尤其是与江西、湖南、福建等邻省交界的边缘地带区县。其中,韶关市的乐昌市和南雄市以及清远市的阳山县、连山县、连南县和连州市均为人口持续收缩类型城市,尤其清远的“三连一阳”4县是常住人口收缩的集中地带。

  杜志威和同事们还发现,粤东粤西粤北12个地级市的城区常住人口均未发生收缩,说明城市中心城区对常住人口集中具有一定吸引力。此外,深圳盐田区和江门台山市也出现了常住人口的片段收缩。由此可见,人口收缩现象不完全发生在外围地区,位于核心的珠三角区域也可能出现人口收缩。

  B 两地户籍人口持续收缩

  除了分析2000年至2016年之间各地的常住人口变化,杜志威和同事们还分析了各地的户籍人口变化。结果发现,2000年—2016年间广东省户籍人口出现收缩的地方共17个,占全省区县单元比重为13.82%,仅有台山市和汕尾市城区出现户籍人口持续收缩,其余15个地方属于片段收缩类型。

  与常住人口收缩集中连片相比,广东省户籍人口收缩城市的数量相对较少且空间分布相对分散,两者的空间重合度不高。仅有汕头市的金平区、韶关市的乳源县、河源市的紫金县和云浮市的云安县4个城市同时出现常住人口和户籍人口的片段收缩,但这些城市人口收缩出现的时间段却有所差异,如金平区的人口收缩时间段为2000—2005年,而乳源县和云安县则为2005—2010年。

  而且,城市户籍人口收缩的空间分布基本特征以片状分布为主,江门市的台山市、开平市和恩平市,韶关市的浈江区、曲江区、乳源县以及清远市的阳山县和连州市是全省主要的户籍人口收缩的连片地域,这说明即使是地级市的中心城区也同样发生户籍人口收缩现象。

  从地区分布看,户籍人口也基本保持“核心增长—边缘收缩”的总体空间格局,珠三角城市的户籍人口规模保持增加,粤东粤西粤北地区的城市则呈现不同程度的收缩,符合“核心—边缘”理论空间组织的一般性规律。

  C 多重因素致人口收缩

  今年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首次提到了“收缩型中小城市”概念,引发了对收缩型城市的诸多讨论。据了解,观察城市收缩现象,最直观的层面就是人口变化,人口流失被作为衡量城市收缩的具体指标,因为收缩最直接呈现的就是没人气了。

  杜志威和同事们研究认为,广东省地方人口收缩的发生,是由多种因素共同作用所引发的,包括市场和政策双重约束下的产业经济动力不足、区域基本公共服务和基础交通设施差异、粤东粤西粤北边缘城市地方财政薄弱与保运转经济压力以及本地人口持续外流问题。

  比如说,全省出现人口收缩的区县,当中很大比例是山区县,是广东省重要的生态屏障和水源保护地,其功能定位主要以保护和修复生态环境、提供生态产品为主,在工业经济发展和城镇开发建设方面实施严格控制,使得当地经济增长动力不足,从而会加剧常住人口和户籍人口的收缩。

  事实上,改革开放以来,珠三角就是全省乃至全国重要的人口净流入地,而大多粤东粤西粤北城市是人口长期净输出地,该状况一直持续至今。珠三角地区凭借其强大的经济活力、丰富的就业机会、优良的教育医疗资源以及完善的公共服务体系,对吸引粤东粤西粤北地区人口流入产生巨大的“虹吸效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