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人口 > 浙江 >

浙江省人口净增1000多万,生产总值增长1倍 6457万人背后的经济密码

日期:2021-05-26 类别:浙江

 相较于2010年的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十年里浙江净增1014万人,增长18.63%,增量和增幅分别居全国第二位和第三位。与此同时,浙江总人口数在全国的位次前移两位,位列第八。

  人口总量,不仅仅是一个数字,它是一个国家和地区发展的基础,其背后有着深远的经济、文化、社会意义。

  那么,浙江的人口数据背后,藏着怎样的经济密码?

  十年新增上千万人口

  “普查结果全面详实地反映了当前浙江人口的基本情况及十年间人口的发展变化,总的看,过去十年是浙江经济社会持续稳定发展的十年,也是浙江人口增长最快的十年。”5月13日的浙江省第七次人口普查主要数据情况新闻发布会上,省第七次人口普查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省统计局副局长张兴华说。

  人口大量新增,成为过去十年浙江经济发展成绩的最好注脚。都说现在流行“用脚投票”,显然,过去十年,不少人将这一票投给了浙江。数据显示,过去十年,浙江人口年均增长率比上一个十年的1.53%高出0.19个百分点,也大大高于全国十年年均增长率0.53%的水平。

  那么,浙江的魅力在哪?

  其实,在上扬的浙江人口增长曲线背后,是一条同样上扬的经济增长曲线。浙江生产总值从2010年的2.7万亿元增加到2020年的6.5万亿元,按照可比价格计算,2020年比2010年的生产总值增长了1倍,增幅比全国高出近10个百分点。

  “在浙江的新增人口中,绝大部分来自于省外人口的迁移。充满活力的浙江经济,充足的就业机会和良好的就业环境,成为浙江吸引外来人口的最根本原因。” 浙江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浙大人口与发展研究所所长周丽苹认为。

  事实上,往往经济越活跃人口吸引力越强。一直以来中国人口从西部往东部转移,近年来,人口从北部往南部转移的现象也越来越明显。经济活跃的浙江,刚好地处东南沿海的中心位置,承接了大量外来人口的转移。

  此外,浙江人口素质也在稳步提升。这十年来,浙江常住人口中拥有大学文化程度的人口占比,由2010年的9.3%上升到17%,高于全国15.5%的平均水平。高素质的人才队伍,又成为推动浙江经济增长的关键力量。

  此外,记者还注意到,随着人口在城乡和地区间合理流动,人口集聚进一步增强,浙江的城镇化水平持续走高。

  数据显示,2020年浙江省城镇化率72.17%,比2010年高出10.55个百分点,也大大高于63.89%的全国平均水平。过去十年,浙江城镇人口增加了1305万人,同期乡村人口减少291万人。

  按照全球城镇化发展规律,当一个国家的城镇化率处于30%至70%的区间时,一般发展增速会处于较快水平。目前,浙江刚刚超过70%,经济发展仍将保持一定增速。与此同时,对照发达国家80%的城镇化水平和美国82.7%的城镇化水平,浙江城镇化发展依然有着巨大的空间,城镇化过程中依然蕴藏着巨大的经济发展潜力。

  张兴华认为,浙江作为自然资源少、地域面积小的省份,过去十年间总人口增长数量排在全国第二,并显示出显著的人口净流入趋势,这既是浙江经济社会蓬勃生机和强大吸引力的映射,也为浙江未来长期发展奠定了人口基石,积蓄了新的发展动能。

  杭州人口跃居全省第一

  钱塘自古繁华。对一个城市而言,人口就是城市细胞。细胞活跃,城市才更具活力。

  这次人口普查结果显示,杭州以1194万人,一举超越温州,成为浙江人口总量最多的城市,占全省的比重为18.5%。十年中杭州共增加324万人,增长37.2%。

  事实上,早在2019年,杭州全市常住人口已破千万。杭州由此成为浙江首个人口超千万的城市、中国第16座千万人口城市,也是长三角城市群中继上海、苏州之后第三个达到千万规模的城市。

  杭州人口保持大幅增长,有着近年来的超常努力,背后更是产业创新带动人口加速集聚的结果。尤其G20杭州峰会之后,杭州出台了一系列的人才引进和落户政策,吸引了大批人才来杭工作。

  杭州高新区(滨江)正是这样一个缩影。每年的5月5日,是“杭州滨江国际人才节”。今年5月6日,在第四届滨江国际人才节上,高新区(滨江)相继发布“5050基金”“5050创业金”“5151”人才创业协同计划,构建起全新“5050”生态体系。

  而在“5050人才计划”实施的十年里,2万名高层次人才先后扎根滨江,1000个人才项目落户滨江,并形成12家上市企业。

  数据显示,2019年杭州全年引进35岁以下大学生达到了21万人,2020年更是达到了44万人。

  “在人口自然增长缓慢的大趋势下,高水平人才的流入是杭州数字经济与先进制造产业发展的自然结果。优质的产业,能够使这个地方获得更多的人力资源,而优质的人力资源又将助推产业持续升级,使得城市在新一轮竞争中占据上风。”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人口大数据与政策仿真工作坊主任米红教授表示。

  与2010年比,全省11个设区市常住人口均有不同程度的增加。除了杭州之外,宁波、嘉兴、金华等市人口增加数量和幅度也都比较大。

  宁波以制造业立市,近年来不断引入人才,尤其是制造业方面的人才。一方面不惜重金聘请海内外高层次创新团队,另一方面花大力气吸引、留住技术工人。宁波将技术工人纳入人才落户范围,为的就是吸引广大专业基础人才、技能人才,支撑宁波制造大市的产业发展所需。

  杭甬在唱响“双城记”中人口集聚能力持续提升。根据最新数据,杭州、宁波两市合计常住人口达2134万人,占全省人口比重从2000年的28%、2010年的30%持续上升到本次普查的33%。杭甬的经济龙头地位进一步巩固。

  “嘉兴的人口增长势头明显,是个非常好的迹象。”长期关注该区域的周丽苹认为,嘉兴等省内城市,在过去较长一段时间内人口数量十分稳定。这里经济富庶,人口外迁现象不多见,但因为城市体量偏小,城市层次不如沪杭苏,对外来人口的吸引力并不明显。如今,借势长三角一体化,背靠上海大IP,加之落户政策全面放开放宽,其常住人口有望加速增长,这既是当地经济发展的结果,同时也将促进当地经济繁荣。

  同时,杭、甬、温、金义四大都市区人口集聚效应日益凸显。目前,四大都市区常住人口达到了3796万人,占全省的58.8%,而且金华以超过700万的人口超越台州成为我省第四大城市。

  分县(市、区)看,浙江常住人口最多的为分区之前的杭州市余杭区,达到了240万人;其次为杭州市萧山区201万人。县级市当中人口最多的是义乌市186万人,其次是慈溪市183万人。全省2020年人口超过百万的共有19个县(市、区),其中县级市11个。

  “无论从设区市还是县(市、区),人口往哪里去,与流入地的发展空间、发展层次直接相关。”周丽苹表示。

  变人口红利为人才红利

  经济发展离不开人口因素,人口往往意味着劳动力供给、消费能力、创新能力等。这正是所谓的人口红利。

  此次普查数据显示,浙江16-59岁劳动年龄人口为4327万人,比2010年增加419万人。劳动力资源依然丰富,说明浙江的人口红利依然存在。

  可传统概念上的人口红利,主要指人口数量。按照这个标准,一旦人口数量增长放缓,即意味着人口红利越来越少。

  “如果说人口数量是第一次人口红利的话,那么人口质量就是第二次人口红利的核心。变人口红利为人才红利,是接下来浙江人口发展的着力点。”多年来,周丽苹持续呼吁这一观点。

  其实,这个问题早在很多年前就有学者提出。生活于十七世纪的英国古典经济学先驱威廉·配第,就敏锐地认识到人口质量的重要性,其在《政治算术》中提出:“一个人,如果技艺高超,可以和许多人相抗衡。”在他看来,为增加财富,既要增加生产人口,也要提高人口质量。

  从人口质量上看,浙江的劳动力人口质量在逐步提升。在全省16-59岁劳动年龄人口中,平均受教育年限达到10.73年,比2010年的9.47年提高了1.26年。

  同时,劳动年龄人口中,高中及以上受教育程度的人口占比为43.6%,比2010年大幅提高了13.7个百分点。大专及以上受教育程度的人口占比达到了24.49%,比2010年提高了11.98个百分点,比全国平均水平23.61%高出0.88个百分点。

  劳动力素质的提升,从根本上讲,有赖于浙江产业的持续升级。从一定程度上讲,劳动力素质的持续提升,表明浙江产业升级取得了一定成效。

  尤其是过去十年里,浙江不断加大传统制造业改造提升的同时,大力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高技术产业。尤其通过机器换人及智能化技术改造提升到数字车间、数字工厂的打造,一步步引导、推动浙江制造企业提档升级。

  最近,在位于宁波杭州湾新区的极氪未来工厂,记者看到了人口质量的最好写照。偌大的焊接车间里,350台机器人忙而有序,工人倒比机器人少。“这里已经没什么体力活需要工人干,相同产能用到的工人比同类工厂少一半。”工厂负责人自信地说,这些车间工作人员基本上都是大专以上学历,有知识懂技术。

  当然,在开发人口质量红利上,浙江作为经济先行地区,仍有很大潜力可挖。

  “最根本的还在于不断提高产业层次,目前,浙江正在打造的全球先进制造业基地,这个思路非常对。”周丽苹进一步介绍,先进的制造业基地势必要匹配先进的制造人才。因此,接下来浙江仍然要在高等教育、职业教育上发力,同时持续不断外引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