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人口 > 美洲 > 美国 >

美国城市创新力和同性恋人口成正比

日期:2015-01-15 类别:美国

领教工坊创始人、中欧商学院MDP创始主任肖知兴在发表题为“中国企业为什么创新不起来”的演讲时表示,你看美国排各个城市的创新能力,发现一个城市的创新能力和这个城市的同性恋人口的比例成正比,大家听了大吃一惊,我们要搞创新,先去当同性恋吗?不是这个意思,它是说你这个地方如果能够容忍同性恋的存在,就能够接受创新的存在,正比是这个角度。

以下为演讲实录:

肖知兴:只有半小时不容易,我讲的题目副标题是中国企业的创新之路,主标题是从创新到创心。讲之前我要先给大家打个招呼,我讲的东西比较深层,甚至有点沉痛,如果你真正听懂了,你会发现它离钱很近很近,因为我讲的东西是方法技术工具背后的思想和背景,不是知其然,是知其所以然,让大家有点思想准备,信息量非常大,我要展开讲可以讲四天,在这里我只有半个小时,我尽量把关键点给大家讲清楚,背后的内容没有办法展开,大家回去可以找我写的书,找我的论文。

中国企业的山寨能力在世界上都是传奇,大家应该非常熟悉,给大家看几个例子,第一个例子是乡村基,第二个例子是比亚迪(39.05, -0.43, -1.09%),这款车到现在为止还是卖得最好的一款车,为什么卖得好,因为长得跟奉天的一款车一模一样,不仅长得一模一样,里面也一模一样,你如果加500块钱,4S店可以把这个标也换了。体育用品公司叫乔丹,美国公司过来打官司。这个是雷布斯,全中国像美国国会的这种楼至少有三五十处,而且品质非常低劣,没法系看。这个山寨得不太理想,这个山寨谁了?李小龙,人家也有话说,我南方人长得都这样,凭什么说我山寨,你有没有山寨,大家心里都很清楚。

我写了一本书,从不同的角度去分析为什么中国人创新这么难,洋洋洒洒在这里是不可能把它全部涵盖到的,经济学的角度,产权非常重要,你这个人必须对自己的知识产权保护好,这个道理很简单,政治学的角度,自由很重要,没有自由去谈什么创新呢?这是一个道理。所以你看美国排各个城市的创新能力,发现一个城市的创新能力和这个城市的同性恋人口的比例成正比,大家听了大吃一惊,我们要搞创新,先去当同性恋吗?不是这个意思,它是说你这个地方如果能够容忍同性恋的存在,就能够接受创新的存在,正比是这个角度。社会学角度,信任的重要性,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关系,创新是谈不上的,我们中国古代靠什么信任?靠血缘、地缘,现在必须得有别的方式让大家建立信任关系。所以我们强调以制度为基础的信任,如果没有这个信任的话,你这个合作、信息交流权太小,不太容易真正做到创新。个体的角度也非常重要,越穷的国家越讲集体主义,越讲集体主义的国家越穷,所以一个国家不尊重个体就谈不上创新。分析的角度,没有办法展开讲,中国人看问题喜欢看整体,看大局,看背景,动不动上来就上下五千年,实际上这个思维习惯对创新是一个障碍,宗教学的角度,没有信仰支持下的高度的自我意识,就不会有面对无穷宇宙万千世界的决心,在企业里面信仰就是价值观的重要性。这每个纬度展开都是三五个小时的讲座,这里只是提一下,迅速归到怎么做创新。

怎么做创新?先说纵坐标,纵坐标是创新的领域,产品和技术层面的创新,商业模式的创新,组织与管理层面的创新,横坐标是三种不同级别的创新,渐进式创新,大家多多少少都很熟悉,最右面是积极式创新,这个中国人想都不要想,东南亚人想都不要想,迄今为止整个东亚没有积极式创新,包括日本、台湾都没有,中国人怎么行呢?这个暂时不要想。所以最近讲颠覆式创新讲了很多,但实际上我们做学问的人都懒得说话,说话都懒得说话,因为都知道,这个就是一阵喧嚣,很快就会过去,这从90年代点子公司天天上窜下跳有什么区别?大家年纪大一点的还记得90年代的点子公司吗,现在那些创新跟那些点子公司有什么区别?没有什么本质区别,潮水退了的时候才知道谁没有穿内裤,所以这个喧嚣很快就可以过去,包括移动互联网的喧嚣,我的判断,半年到八个月之内,没有穿内裤的都得找地方躲起来。所以不要去想当然,颠覆性创新讲得太多,还是中国人的老毛病,浮躁,喜欢找捷径,喜欢找偏方,一学就会,一用就灵,从此一劳永逸,没有这种事,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这种事。

所以左边好象不太新奇,右边难度比较大,真正有可操作性的在哪里?叫建构式创新,这个什么意思呢?非常简单,其实就是跨接、混搭、乱炖、穿越,这些东西就是建构式创新,这个比较有操作性,所以我会稍微展开多讲一会儿。但是知道,欧洲历史上最伟大的家族,多半人听说的是罗斯柴尔的家族,相当于清王朝那段时间,美地其家族,它是明朝那个阶段最伟大的,它不是靠暴力,而是靠商业,这个家族开创了佛罗伦萨,开创了伟大的文艺复兴。香港中文大学陈方正教授花了几十年时间写了一本书《继承与叛逆》,归纳了九个字,多元性、一致性、锻炼性,就这么简单,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中国文化是什么?中国文化在相当长的时间内由于强权政治的存在,大家是朝某一个方向去的,思维的一致性,统一性,所以不可能创新,这个道理非常简单。最典型的是以色列,只有两万平方公里,从世界上最低的海拔到两三千米的海拔,有这么多不同的地貌,这么多不同的生产方式,不同的产品,所以容易产生组合。我的博士生导师写过一本书《结构洞》,他研究的就是你怎么能够把不同的人群,不同的文化,不同的形式连接起来,你就能够创新,这个是创新最核心的点。所以你要想一想,你的朋友圈,A朋友发一条微信,下面全部是各种各样的评论,说明你只有一个圈子,你这个圈子不值钱,因为你谈不上有不同的文化,不同的思想,不同的主意。

所以一般人都羡慕乔布斯的成功,你如果没有乔布斯的构建结构的能力,你很难仰望他这种级别成功的,乔布斯为什么能够在科学和艺术的十字路口站得那么稳,这个是有很深很深历史文化、社会背景的,大家知道乔布斯同时是一个文青,又是一个技青,喜欢文艺,喜欢摇滚乐,为什么乔布斯同时可以做文青还可以同时做技青呢?道理很简单,他一方面是硅谷的血脉,另一方面他又有西方戏剧的血脉,所以他能够在技术和艺术方面打通。再举个例子,熊猫是中国的,功夫是中国的,但是《功夫熊猫》不是中国的,是美国人打造的,仔细看这个熊猫的眼睛是绿色的,就是这个原因。

中国90年代以来的建筑都没有办法看,基本上建筑垃圾,反倒是民国的老建筑很有味道,为什么民国的老建筑有味道?因为民国的时候,那一代建筑师,他们有拿来主义的勇气,他们能够把东西方建筑元素有机组合起来。包括四川的宽窄巷子,我一会儿会稍微展开讲一下在创新这个问题上特殊的四川现象,或者四川人现象。奥运的时候有一个文艺表演,还体现了一点混搭的精神。为什么中国人非常难去扮演这个结构洞的角色,这个桥梁的角色,因为中国人必须在一个圈子里才能生存下来,必须靠关系靠圈子靠人情,你没有自己的关系网,没有自己的人情网,没有自己的圈子,你就基本上根本没有立足之地。所以你不可能扮演这个结构洞的角色,这个人可以更快得到不同的信息,可以更快得到不同信息的能力,在同一个圈子里面你是不可能有这个机会的。

所以越讲集体主义的国家越穷,越穷的国家越讲集体主义,如果没有尊重个体文化,你这个国家根本谈不上创新。奥运的时候,特奥会的英文口号很清楚,我知道我行,你看中国变成了什么?你行我也行,这是一回事吗?说明什么?说明中国人骨子里重视别人对你的看法,你骨子里重视别人对你的看法,你就不可能创新,就这么简单。

第二个例子,奥运的时候,大家知道歌明明是这个小朋友唱的,我们常委说这个小朋友牙齿长得不好,就把另外一个小姑娘换上去对嘴,这个是典型的不尊重个体文化,这种文化下是不可能有创新的,你要搞团体操,我们更厉害,但是这个国家也是绝对与创新无缘的,所以找不到自我,你是绝对不要谈创新的。黑赛尔曾经说过,对每个人而言,真正的智者只有一个,找到自我,然后在心中坚守,全心全意永不停息,其他的所有的都是逃避方式,是对大众期望的没落回归,是随波逐流,是对内心的恐惧。

刚才我提了一下,所以你发现中国企业界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四川现象,我讲四川当然是大四川,包括重庆,甚至包括汉中。大家知道,中国文化的重心原来是在黄河流域,后来随着东晋、南宋,慢慢变到了长江流域,这个都知道。但是有人说再往后,中国文化的重心从长三角长江下游慢慢又转到另外一个地方去了,转到那儿?湖南、四川一代去了,为什么中国文化跑到湖南四川去了?道理很简单,因为沿海的中国人在1840年以后被外国人打蒙了,打得北都找不着了,所以反倒是在内地维持了中国文化的自信心,所以重庆这个地方不得了,出了任正非,很多大企业都跟四川有关系,华为跟四川有关系,海底捞跟四川有关系,第一代首富刘永好是四川人,现在首富王健林是四川人,因为他们有我,他们找到了自我,他们有文化自信心,有这种魄力,时间的关系我就不多讲了。现在打开过门了,怎么利用这种新时代给你带来的平台,去在全球范围之内创新,这是个很大的话题,时间关系,我未必能够展开,只给大家点点要点。

西方文化非常多元,道理很简单,我这里就不多讲了,这个是著名的牛津大学社会学家对五种经济组织方式的一个分析,这是另外一个理论模型,英美经济体系和欧陆的经济体系不一样,这个一种劳动保护,一个注重股票市场的发展,德国人机械,所以汽车就强,美国人电子和信息科学就强,它背后是有深刻的经济、政治、文化、甚至哲学逻辑的,不是说碰巧他就善于做汽车,碰巧他就善于做电子,不是这样的。所以我们在全球化经济的时代内,要善于调遣知识,什么知识难调遣呢,就让这个地方做庄,让好调遣的知识把它想办法调到这个地方来,然后进行有机的组合。

这里我举的慕思的例子,他的老板连英文字母都说不全,但是不影响他在全世界混搭、组合。这是我另外一个学生,他趁着有一个皮箱公司要出售,花几百美金买过来,现在挣了几百万了。在中国做企业非常头疼,中国之大,放不下一张安静的书桌,中国是轴承出口大国,一年出口多少多少个大国,平均每个轴承不到10块钱,同时中国是一个轴承进口大国,一个轴承可能要一百多万,为什么差别这么大?道理很简单,你的工业基础不行,你的核心技术不行,你的材料技术不行,人家是几十年几百年几十个上百个工程师在实验室里面研究出来的配方,人家不会给你的,中国之大,放不下一个安静的书桌,怎么办?你可以用很多很多的资金把配方买到手。所以这个时代有这么一个好处,大家要把握住,所以国际化的第一个阶段是产品的国际化;第二个是经营的国际化,在全世界范围内是生产要素,包括知识产权,包括营销,品牌管理;第三个阶段是管理的国际化,这个说起来也很辛酸,阿里巴巴[微博]这么好的公司,凭什么在国外上市了,在美国上市了,大家知道我们一般公司餐厅管理,搞清洁卫生这种工作我们外包,中国是把最丰厚最甜美的工作外包给西方了,什么工作?上市,因为你没有一个规范的资本市场,这样的工作就做不来,没有办法,你的制度环境不行,就只有利用好人家的制度环境,只有这样,才能在全世界范围内调配国际资源。

再举个例子,现在稍微能干的高管,50万,60万,人家都嫌少,不来,但是现在你如果出50、60万的价格,日本退休的工程师,台湾退休的工程师,兢兢业业,活干得比谁都好,这就是在全世界范围内利用好生产要素的一个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