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人口 > 亚洲 > 中国 >

美国企业研究所:2040年中国人口预测及其影响

时间:2019-06-24 17:54 类别:中国 人数:

研究概要

 

2015年至2040年,中国50岁及以上的人口将增加约2.5亿。中国将经历快速的人口老龄化,尤其是65岁以上人口增长迅猛,劳动年龄人口(传统上为15岁至64岁)逐步减少。虽然许多政策可缓解人口老龄化的影响,但这些趋势将带来严重的经济挑战,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时代终结。

 

中国2040:人口预测

 

中国未来几十年的人口前景在很大程度上由长期低生育率决定,这一现象已经持续了一代人的时间,到2040年则将持续半个世纪。由于生育率持续处于较低水平,中国人口将在未来10年达到峰值,此后将加速下降。

 

由于低移民率、低死亡率和低生育率,中国每年的人口流动相对较少。根据联合国人口普查局(UNPD)或美国人口普查局(US Census Bureau)的预测,2040年中国人口中将有近4/5年龄在22岁或以上。

 

2015年和2040年的中国人口总量将非常相似:大约14亿。中国人口将在2029年左右达到顶峰,此后将加速萎缩。现在,中国人口以每年500万左右的速度增长。

 

2015年和2040年的人口有两个明显区别。一是2015年50岁以下的总人口远多于2040年;二是2040年50岁以上的总人口比2015年的要多出一倍多,尤其是70岁以上老龄群体。根据联合国预测,2040年中国的年龄中值将是47岁,高于2015年世界上任何国家或地区。

 

人力资源和劳动力供应

 

从1978年到2010年,中国的劳动年龄人口增长了约80%,从5.6亿增长到10亿。在此期间,总人力资源供应平均每年增长1.8%。城市和农村吸收了未充分就业的劳动力,全国总工作时间可能增长得更快。但在2010年至2015年间,人力资源增长几乎为零,此后,中国的劳动年龄人口开始长期下降,到2040年将下降1亿多,降至8.8亿左右。

 

劳动年龄人口的构成将发生不可逆转的变化,对经济增长不利。年轻劳动力的数量将会急剧减少,老年劳动力的数量会增加。现代社会中青年劳工群体(15岁至29岁)往往拥有最高的教育水平、最懂IT等技术、因为单身而灵活性最高。2015年至2040年,15岁至29岁的年轻人将减少7500万人,人口比例从1/3降至1/4。30岁至49岁被视为企业家精神和发明创造的黄金阶段,这个年龄段人口在2015年到2040年间将缩减1/4,占劳动力比例从43%降至37%。只有50岁至64岁的人口继续增长,他们受教育程度最低、身体状态最不确定,不过也是最有经验的群体。

 

人口老龄化

 

中国未来人口总量下降,但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将爆炸性增长。2015年至2040年间,中国65岁以上的人口将增长近150%,从1.35亿增至近3.4亿。届时,中国将成为一个超高龄社会,65岁以上的人口比例将达到22%。即将到来的养老负担,是中国未来面临的一个关键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的人口老龄化在地理上呈高度多样化,城乡差异明显。由于农村劳动力在向城市转移,中国农村人口的老龄化程度已经远远超过城市人口,而且在未来几十年这一差距只会扩大。到2040年,中国农村将有三分之一的人口达到65岁或65岁以上。

 

20多年来,中国政府一直对全国范围内的公共养老金和老年医疗保障问题犹豫不决。在2017年,中国的劳动年龄人口中,只有35%的城市流动人口享受养老金计划。农村地区的养老金计划为符合条件的退休人员提供每月70元人民币的福利。即便如此,中国现有的养老金和医疗体系资金也严重不足,部分原因是对城市居民和国有企业员工等群体的过度承诺。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计算,中国目前的医疗和养老计划中隐性债务(无资金准备债务)的净现值约等于国内生产总值。

 

性别失衡

 

中国的独生子女政策和重男轻女观念带来了另一个人口统计学上的困境:性别比例失衡。出生性别比(SRB)通常是103到105个男婴对应100个女婴。然而,中国的出生性别比特别高,2010年人口普查时达到120。在某些省份,SRB已经超过130,甚至超过150。

 

中国的家庭受到了儒家以男性延续家庭血统的影响。中国95%以上的男性都会婚配,如果更多年轻女性推迟或放弃婚姻,那么未来中国单身男性的结婚比率将更低。

 

2000年40岁中国男性的未婚率为4%,而本文估计,到2030年将达到20%。对于农村、贫困或教育程度较低的男性来说,其未婚的几率会更高。到2040年,中国将有数千万未婚男性(包括自愿未婚)。

 

目前还没有政策方案解决男性婚姻压力。中国香港和台湾地区曾通过“从国外进口”来解决新娘短缺问题,但中国大陆的规模过大。

 

国内人口流动、城市化和户口制度

 

在中国经济持续高速增长期间,劳动力从农业向工业和服务业转移,人口从农村向城市转移,并构成了中国经济结构的转型。从1978年到2015年,中国官方定义的城市人口增长了近6亿,官方城镇化率增长了两倍多,从18%升至近56%。从2015年至2040年,中国的城市人口将进一步增加3亿以上,届时中国的城镇化率将达到76%。

 

户口制度是户口登记和个人身份证明制度,其历史可以追溯到中国的封建时代。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中国公安部开始建立户口,并指定每个中国公民的官方居住地。

 

中国的流动人口大部分是进城务工的农民工。由于户口的限制,这些农民工通常没有权利享受临时居住城市的服务(例如医疗和教育)。

 

由于人口和经济原因,中国城市迫切需要迁入居民。中国城市地区的生育率极低,尤其是大城市。近年来,北京和上海等地的总生育率低于每名妇女一生生育一个孩子的水平。长期的超低生育率意味着,如果没有持续的新移民流入,人口总量都无法维持,劳动力更是如此。

 

但中国仍继续维持户口制度。原因有两点,一是赋予农民工与城市户口居民同等的公共服务权利,将使各地的公共财政陷入混乱。中央政府可以通过预算整合来解决这个问题,但这将是昂贵的,而且北京等城市不想承担这些成本。二是户口制度仍被视为不可或缺的控制工具。城市地区的社会和政治稳定是政府最关心的问题,户口制度有助于确保城市的公共秩序。

 

即将到来的家庭结构革命

 

独生子女从根本上改变了核心家庭的结构。如今中国大城市35岁以下人口中,独生子女占绝大多数。新的家庭类型也由此产生,父母是独生子女、自己是独生子女,因此没有舅姨姑伯或堂表同辈,只有祖先和后代。传统的大家庭已经基本消失,新家庭类型已开始在中国的经济和政治中心(上海和北京)等规模较大的城市中占绝对多数。由于生育率长期低迷,2040年大家庭及亲属网络将急剧萎缩。

 

结论

 

人口结构的变化对中国未来产生了三大影响。一是由于独生子女政策和出生性别比异常,婚姻挤压可能发生,并严重影响中国未婚男性的婚配。

 

二是户籍制度下的中国特色大规模城镇化,将数以亿计的城市外来务工人员置于社会底端。

 

三是中国家庭结构一直是中国社会和经济的基础,其革命性变化预示着社会、经济结构也将变化巨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