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人口 > 北京 >

连续四年负增长,2019年北京常住外来人口再减19万

日期:2021-01-19 类别:北京

2019年末,北京全市常住人口2153.6万人,比上年末减少0.6万人,常住外来人口745.6万人,比上年末减少19万人。这标志着北京常住人口三连降、常住外来人口连续四年负增长。

在2017年获批的《北京城市总体规划》中,北京市提出到2020年,常住人口规模控制在2300万人以内,并且以后长期稳定在这一水平。

因此,今年是北京实现控人目标的决定性年份,但从目前的人口流动形势看,北京今年达标无压力。

常住外来人口四连降,老龄化程度加深

北京常住人口的增长趋势,在2017年戛然而止。

据搜狐城市梳理,自2017开始,北京市常住人口三年间分别减少了2.2万、16.5万、0.6万人。

连续四年负增长,2019年北京常住外来人口再减19万

相对于常住人口三连降,北京市常住外来人口则提前一年迎来拐点,已连续四年负增长。

2015年末,北京市常住外来人口总量登至历史顶点,达822.6万人,占常住人口的比重为37.9%。此后四年间,北京市常住外来人口总量一路下滑,截至2019年末,北京市常住外来人口总量已降至745.6万人,较2015年末减少77万人,占常住人口的比重也随之下跌至34.6%。

与此同时,北京的人口老龄化程度也进一步加深,劳动人口比例逐年下降。

按照联合国的标准,一个地区65岁及以上的老年人口占总人口的7%,即该地区进入老龄化社会。据搜狐城市梳理,北京市早已进入老龄化社会,且老龄化程度仍在不断加深,2019年末,北京市老年人口规模已达到246万人,占常住人口比例为11.4%。

与老年人口比例上升相对应的是,北京劳动年龄(15岁至64岁)人口比例逐年下降,其所占比例从2010年的82.7%回落到2019年的78.1%。

总体而言,在目前的人口格局下,北京将能如约实现“2020年将常住人口控制在2300万以内”的预定目标。

北京人口红线曾被节节突破

中国人民大学人口研究所所长段成荣曾撰文指出,北京市控制人口规模的思路始于建国初期,不同时期控制的严格程度有所不同,然而,每一次设定的控人目标都会在很短时间内被突破,于是控制目标也一再退让,可谓“步步为营,节节败退”。

1993年国务院批复的《北京城市总体规划(1991-2010)》要求,2010年常住人口控制在1250万左右。

然而在1999年,北京市常住人口就已达1257.2万人。

2005年国务院批复《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04-2020年)》,要求2020年北京市总人口规模控制在1800万人左右,并“考虑到人口流动以及其他不确定因素”“城市基础设施等相关指标暂按2000万人预留”。

然而仅仅过了五年,2010年北京市常住人口就已高达1961.2万人;一年后,北京市常住人口更是突破了2000万人的预留空间,达到2018.6万人。

此后,在人口资源环境矛盾日益尖锐,拥堵、雾霾等“大城市病”逐步加重的背景下,北京再一次重新设定人口调控目标,严格控制人口规模。

在2017年9月获批的《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16年-2035年)》中,北京市 2020 年的人口规模被设定为 2300 万,并要求长期保持这一水平。

彼时,很多人对“2300万”的目标并不乐观。

毕竟2016年北京的常住人口总量已达2172.9万人,即未来4年,北京仅有不到130万人的增长空间,平均每年32万左右。而在2000年-2013年间,尽管北京已采取了全国最严的落户政策,但常住人口的年均增长量仍近60万人。此番2300万的控人目标,相当于要求年净增长量下降近一半。

但北京决心已定,一系列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的具体措施开始实施。

据商务部消息,2019年以来,北京市共疏解提升市场和物流中心66个,其中市场50个、物流中心16个,累计涉及从业人员24448人,商户10285户,建筑面积约97.7万平方米。

2019年北京市疏解一般制造业企业399家。仅顺义区就累计疏解一般制造业82家,超额完成年度任务,居全市第二位,其中已退出的企业包括金属制品、塑料化工、食品及农副产品加工等行业。

于是,在北京疏解非首都功能的政策影响下,同时叠加北京高居不下的生活成本、新一线城市“抢人大战”等因素,在北京常住的人,开始用脚投票。

北京流出人口都去哪了?

京津冀协同发展虽已提出六年,但这几年从北京流出的人口,并没有大规模涌入天津。

天津的人口吸引力从2014年就开始明显走弱,特别是2017年,天津人口首次出现净流出,幅度高达9万多人,当年GDP增速也跌至3.6%。尽管2018年天津经济增速有所企稳,但GDP增速排名仍是全国最低,人口虽略有回流,但净流入量仍然不高,往日光辉已然不在。

同样,从北京流出的人口也没有大规模涌入河北。

据华尔街见闻统计,2018年河北省的各城市中,仅有廊坊(户籍人口)和秦皇岛出现人口净流入,规模分别为1.0和1.3万人,与同年北京流出的人口规模相比,可谓微乎其微。更不用说,河北其他城市还在面临人口净流出的压力。

连续四年负增长,2019年北京常住外来人口再减19万

而同期,全国主要城市人口增量排名前10的城市分别为深圳、广州、西安、杭州、成都、重庆、郑州、佛山、长沙和宁波。

这其中,深圳广州人口增量双双突破40万,继续霸榜;西安杭州双双突破30万,成为抢人大战中的佼佼者,其中西安落户门槛之低,仅次于率先“零门槛落户”的石家庄。而郑州、佛山、长沙首度跻身前十,人口增量均超过20万。

从城市群来看,全国人口增量排行前十的城市中,珠三角占据三席,分别为广深佛;长三角占据两席,分别为杭州与宁波;成渝城市群占据两席,分别是成都和重庆。另外三个城市西安、郑州、长沙则分属于西部和中部,而京津冀无一城市入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