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人口 > 新疆 >

新疆暴乱的人口经济学因素

时间:2014-12-30 17:48 类别:新疆 人数:

新疆维族人口增长率高于全国人口增长率,大量的维吾尔族青年找不到工作,大量失业的青年人口很容易被掀动聚集起来、导致群体事件。可见,不平等的人口政策和政治优惠政策不但不利于汉族,同样不利于少数民族。
新疆事件的根本原因是不平等的民族政策、不平等的人口政策、不平等的经济政策。

下面是历次人口普查资料:

1953年,第一次人口普查,全国总人口为5.82亿,维吾尔族为364.01万。
1964年,第二次人口普查,全国总人口为6.95亿,维吾尔族为399.63万。
1982年,第三次人口普查,全国总人口为10.08亿,维吾尔族为596.35万。
1990年,第四次人口普查,全国总人口为11.34亿,维吾尔族为721.44万。
200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全国总人口为12.66亿,维吾尔族为839.94万。

1953年到1964年全国人口增加19%,维吾尔族由于死亡率较高,同期人口只增加10%,低于全国。1971年开始中国开始实行计划生育,1980年更是实行独生子女政策,全国总和生育率(妇女人均生孩子数)从1970年的5.44下降到1975年的3.57,1980年的2.24。而新疆由于生育政策不同,生育率下降幅度明显比全国小,新疆总和生育率从1971年的5.75下降到1975年的4.93,1980年的3.43 。1964年到1982年全国人口增加45%,维吾尔族人口增加49%,增长幅度超过全国。1980年中国实行强制性的独生子女政策,生育率急剧下滑,全国生育率从1995年之后只有1.3左右,2000年人口普查证实只有1.22 ,2005年1%人口抽样调查再次证实只有1.33。而新疆在计划生育方面,农村少数民族按国家政策允许生三个孩子(国家计生委以此来否定全国“一胎化”),总和生育率在1980年代居高不下,1985年升高到3.6,1990年还为3.13,1990年代之后随着经济的发展,生育率有所下滑(汉族生育率下滑尤为明显),现在还为2.2 ,其中少数民族妇女总和生育率仍在3孩以上。1982年到2000年,全国人口增加25.6%(主要是因为寿命延长),而维吾尔族人口却增加40.8%(出生人口较多)。

新疆汉族人口主要集中在城市和建设兵团,其中新疆建设兵团占三分之一左右。新疆建设兵团中汉族人口占88.2%,1980年与全国一样实行独生子女政策,十几年后放松政策,允许生2胎,由于已经执行了十余年的一孩政策,许多青年夫妇从观念上和行为上已经完全接受了一孩家庭模式。“十五”时期,新疆建设兵团妇女总和生育率稳定在1.0左右,兵团计生委主任刘戈玉将此作为成绩而炫耀。而新疆城市的汉族的生育率应该比建设兵团还要低,那么新疆汉族的生育率应该低于1.0,那么占新疆总人口60.3%的少数民族的生育率超过3.0。也就是说现在新疆的2.2的总和生育率主要是少数民族贡献的。现在新疆每个汉族妇女只生不到1个孩子,而维吾尔等少数民族妇女却生3个以上。要保证人口相对于上一代不增加也不减少(世代更替),中国的总和生育率需要在2.3以上。而维吾尔族等少数民族由于出生性别比正常,他们的世代更替水平要低于2.3。也就是说,新疆的汉族的生育率不到世代更替水平的50%,下一代比上一代减少一半以上;而新疆少数民族生育率却高出世代更替水平50%,意味着下一代人口远远比上一代要多。

根据新疆自治区统计局2005年全国1%人口抽样调查数据资料推算:2005年11月1日零时,新疆2008.15万常住人口中,少数民族人口为1210.12万人,汉族人口为798.03万人,年平均增长率分别为1.98%、1.28%,少数民族人口增长明显快于汉族人口。汉族占全新疆人口的39.7% 。与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相比,新疆少数民族人口增加了113.16万人,平均每年增加22.63万人;汉族人口增加了49.04万人,平均每年增加9.81万人。由此可见,5年来新疆少数民族人口增长速度要快于汉族。值得一提的是,汉族人口增加完全是因为移民,而少数民族人口增加却是靠生育。这说明,汉族即便移民也难以跟上少数民族人口增长了。等到1950年代出生的人口开始死亡,新疆汉族将面临快速负增长。

虽然汉族目前仍然占新疆总人口的39.7%,但是目前汉族每年新出生孩子不到新疆总出生孩子的18%。如果没有移民的话,那么不要几代人,汉族人口比例将下降到一个无足轻重的数字。而周边情况非常复杂,我们的少数民族能够单独抵挡外界的渗透和侵扰?我们几代人通过移民实边的努力变得前功尽弃。

除了维吾尔族外,其他穆斯林民族如回族、哈萨克斯坦等的人口也快速增加。建国后从1953年第一次人口普查到200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全国伊斯兰人口由800.6万增至2031.1万,增长153.8%;而同期全国人口只增长115.0%。也就是说伊斯兰人口要比全国平均人口增长率高出33.7%。象这样47年人口就增长1.5倍多,在全国人口史上也是属高速增长之列。这充分说明我国伊斯兰民族的政治地位和生活水平都是有保障的、并受益于国家的优惠政策。

2008年8月26日,国家计生委副主任王培安在新疆透露,在未来较长的一个时期内,新疆仍将是全国人口自然增长最快的地区。尤其是南疆维吾尔族人口为主的和田、喀什地区及克州人口增加最快。南疆三地州总人口为592.3万人,占全区总人口的31.8%,但出生人口却占全区总出生人口的44%。2008年上半年,三地州三孩出生数占新疆三孩出生数的60%。受区域内自然条件和地理环境影响,新疆97%以上的人口集中分布在仅占全疆土地面积8.22%的绿洲上,人口密度每平方公里高达131人,人口过快增长与资源环境的矛盾比较突出,特别是沙漠、干旱地区面积相当大,生态环境尤其脆弱,处于超载或临界超载状态。这就意味着大量年轻维吾尔族人口将外移到乌鲁木齐等新疆城市和内地一些城市谋生。随着城市化的进程,更是加速了这种人口流动。

而中国刻意实行对少数民族的优惠政策,实行民族自治政策,从入学、从政等都给予少数民族超国民待遇。对少数民族犯罪也实行“两少一宽”(1984年出台的“对少数民族的犯罪分子要坚持\’少捕少杀\’,在处理上一般要从宽”)的绥靖政策。

这种民族的不平等也导致汉族和少数民族难以友好相处。在市场经济下,企业追求的是效益,可不会像政府那样对少数民族实行优惠政策,新疆企业不愿意招收被政府“娇生惯养”的少数民族员工。招收这些员工,将给企业带来额外的风险和代价。加上语言等方面的弱势,这就导致新疆少数民族在就业上处于被“歧视”的地位。经济上的“实低”与政治上的“虚高”极不协调。而近年新疆发展的成果并没有充分为新疆各族人民共享。

而全国又实行独生子女政策,导致年轻消费人口减少,生产者与消费者的比例高达63.5%,远远高于其他国家的50%,内需严重不足,就业压力很大,就业高度依赖国际市场。金融危机使得国际消费减少,减少向中国进口,增加了中国的就业压力。在全国高就业压力下,维吾尔族青年首当其冲。汉族由于孩子少,失业的年轻人口还可以啃老,而维族青年都四五个兄弟姐妹,是没有机会啃老的,失业意味着失去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