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人口 > 浙江 >

浙江各市经济人口变迁(2013-2018)

时间:2019-06-11 17:28 类别:浙江 人数:

  以2013-2018年为时间窗口,我们对浙江省各市经济人口变迁作分析,从中可以看出两个明显的趋势:浙北越来越强;杭州越来越强;浙江经济越来越向杭州湾发展。

 

经济变迁数据

  浙江各市经济人口变迁(2013-2018)

从GDP数据来看,2018年杭州市GDP达到1.35万亿,较2013年增长61.91%,增幅在浙江省11个地市排第1位;宁波市2018年GDP首次超过1万亿,较2013年增长50.74%,增幅比浙江省平均49.59%略高,居中间位次;温州市2018年GDP超过6000亿元,较2013年增幅50%,比全省平均略高;绍兴市2018年GDP 5417亿元,较2013年增幅36.54%,位居浙江省最后1位;嘉兴和台州GDP相差不大,增速位居全省第2、第3位;金华市、衢州市位居增幅倒数第2、3位。在2013年的时候,绍兴接近追上温州,仅差36亿元,但2018年两地差距达到了589亿元;金华与嘉兴的差距2013年不到100亿元,但2018年差距接近800亿元。5年间,杭州的发展越来越快,杭州是唯一超过60%的地区,比第2名的嘉兴要多7个百分点,而绍兴、金华、衢州均不到40%,绍兴更是落后杭州25个百分点多。

从财政总收入来看,杭州市2018年财政总收入3457亿元,较2013年增长接近一倍,比全省平均高30个百分点,比第2名湖州高10个百分点。接下来增速较高的依次是湖州、衢州、嘉兴、丽水,增速超过70%;最后的是温州、金华、舟山,不到60%。

从绝对值来看,杭州超过3000亿元,宁波超过2600亿元,是浙江省的双龙头,温州、嘉兴基本持平在895亿元。衢州、丽水、舟山是浙江省财政实力较弱的地方,仅超200亿元。

从金融机构本外币存款余额来看,杭州接近4万亿,较2013年增长79.53%,超浙江省平均增速21个百分点;接下来增速较高的依次是湖州、嘉兴、台州、衢州;增速最低的是绍兴,仅为30.57%。从绝对值来看,除杭州外,宁波接近2万亿、温州超过1万亿、金华、台州、绍兴、嘉兴均超过8000亿元,衢州、丽水、舟山仅为2000亿元出头。

 

从2013年-2018年,浙江各市经济社会发展的特点可以总结如下:

浙江三市杭嘉湖发展越来越好,杭州市在GDP、财政总收入、存款余额等三个重要指标上均位居第1位,且远远高于全省平均水平,浙江经济向杭州集聚的趋势非常明显;嘉兴GDP增速排全省第2、财政总收入增速排第4、存款余额增速排第5(基本与第3、4持平),嘉兴融沪发展和清华长三角研究院为代表的科创嘉兴战略的实施促进了嘉兴新一轮的快速发展;湖州GDP增速第4、财政总收入增速第2、存款余额增速第2,湖州体量虽小但借助于融杭战略,发展增速较快。

绍兴、金华是这一轮发展中最失落的城市,2013年之前绍兴还在憧憬超温州的理想,但2018年之后绍兴已然要调整战略,部分融杭、部分融宁,绍兴在5年的摸索之后,也明白了新一轮都市圈发展中绍兴的定位。在GDP和存款余额增速两个指标上均位居全省最后1位。金华GDP增速位居全省倒数第2、财政总收入位居倒数第3、存款余额增速位居倒数第3,金华历来以强县域发展为特色,但在新一轮以都市、科创为重点的发展中,金华落后了。

 

人口变迁数据

在经济变迁背后还伴随着人口的流动。我们从常住人口和小学生人数两个指标来加以比较,其中常住人口是抽样统计的结果,有较大误差,小学生人数是一个个数出来的,相对更加准确。

从常住人口来看,2013年温州是浙江省常住人口最大的地区,达到919万人,但2018年杭州跃升为第1位,达到980万人,5年间杭州市增加了近100万人,增长率达到10.87%,全省平均仅4.34%。人口增加最少的是温州市,5年间常住人口增加仅6万人,自2012年温州市遭遇民间借贷危机后,温州人在思考后选择北上杭发展的不在少数,两者间杭州增100万、温州仅增6万的背后,与温州人的这种选择不无关系。宁波人口增加54万,在这轮的人口争夺战中,宁波也是浙江乃至全国的明星城市,当然阿拉宁波人也历来不是很鸟杭州,这点跟温州人有很大区别。

从小学生人数来看,杭州更是优秀,2018年小学生人数达到59.1万人,增速达到22.23%,而全省平均仅为3.15%;或许浙江各地的可以打听下把孩子送杭州上学的有多少。而绍兴、台州、衢州、丽水的小学生人数都是负增长,绍兴地区的小学生人数从2013的29.96万人减少到2018年的25.79万人,减少了4.17万人。

 

变迁背后逻辑

在经济人口变迁的背后实质上是新一轮产业发展的调整,中国开始进入了在区域上以都市圈为中心,在产业上以科创为中心。

杭州有长三角一体化的都市圈优势,尤其是G20之后打造大都市的趋势更趋明显,有阿里巴巴等数字经济的支撑,杭州在GDP、财政、资金、人口等方面的增速都位居全省第1,而且是远超全省平均和第2名,这就是区域和产业发展的体现。

嘉兴和湖州借助于长三角一体化的区位优势,位于都市圈的附近地带,也有清华长三角研究院等科创资源,嘉兴、湖州发展速度也越来越快,长三角一体化试验区就可能落户于嘉善、浙江的太湖新区落地于湖州。

宁波凭借自身在新制造新材料领域的深厚功底和上一轮外资外贸发展中的积累,仍有巨大体量和产业优势,转身发展仍有期待。

绍兴、金华是上一轮发展中比较失落的城市,但绍兴的滨海新区及融杭发展值得期待,绍兴的未来已经不属于绍兴,区位的劣势非常明显,分开融入杭州和宁波都市区是其不得不做出的选择,衢州也选择了融杭战略。

金华、温州、台州只能选择相信自己,金华最大的希望在金义新区,根本上还在于义乌的国际贸易试验区的突破,如无突破,金华未来会非常尴尬。

温州和台州的发展,短期内没有看到大手笔的动作,只能在民营和科创上有所突破,距离没有被拉开就是成功,但温州人、台州人的另外一种选择就是北上,现实中北上发展的人也越来越多,到杭州的高铁越来越短,但对于两地而言却未必是一种福音,温州如果不彻底走出房地产,未来的发展更加堪忧,房地产可以维持短期繁荣,但长期会腐蚀发展的根基,这也是视房产为经济癌症的道理所在。

丽水可以继续保持自身生态优先的发展理念,生态安居就好。

舟山虽有浙江自贸区的政策优势,但要实现国家战略意图,这里还有许多工作要做,甚至可以说是浙江省最需要做也是最难做的工作,浙江和国家都需要舟山,或许再过10年,这份战略价值才能体现现时决策的远见。

浙江的未来,或许看看韩国就知道了,注定是一个环杭的存在,杭州经济体量至少占浙江四成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