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口问题 >

印度人口男女比例严重失衡 新娘稀缺使婚嫁成为交易

时间:2016-02-25 17:07 类别:人口问题 人数:

印度人口男女比例严重失衡 新娘稀缺使婚嫁成为交易
    社会偏见导致选择性堕胎和杀害女婴的行为延续至今,使得印度面临半个多世纪以来最严重的男女比例失衡。法新社

  这多出来的4000万男人怎么办?

  在印度,骂人最狠的话是“愿你生个女儿”。新生儿的爸爸如果两手一合再张开,即“两手空空”之意,就表示生了个女儿

  《国际先驱导报》特约撰稿郭少文发自北京 由于滥杀女婴之风盛行,导致许多乡村和城镇里都缺少新娘,印度女孩卡尔基被父亲许配给一户人家的5个儿子当老婆,受尽欺凌,遭遇悲惨……这是一部曾警醒印度的电影——2003年获得威尼斯影评人大奖的《没有女人的国家》,描绘了在21世纪的今日,印度性别歧视带来的恶果。

  如今8年过去了,最新人口普查结果显示,印度男女性别比例失衡之痛犹在。印度总理辛格也为此痛心:社会对女性的偏见导致选择性堕胎和杀害女婴的行为延续至今,这一陋习是印度的“国耻”。

  新娘“稀缺”,婚嫁成为交易

  今年3月印度公布的第15次人口普查的结果中。除了总人口达到12.1亿、预计未来十年内将赶超中国以外,最引人关注的一点就是:男女比例失衡的趋势正极度恶化。报告显示:印度6岁以下男女儿童的比例为1000比914,这是自1947年印度独立以来出现的最严重的男女比例失衡。

  根据统计结果,印度男性已经比女性多了整整4000万人,新生的男童又越来越多于女童,未来的社会隐患可想而知。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为此发出警告:印度除非采取严厉措施解决问题,未来将面临难以意料的严重社会问题!

  事实上,不用等到未来,男女失衡已经波及印度社会的婚姻家庭模式,“童婚”“换婚”“群婚”“租婚”等丑陋现象死灰复燃,性犯罪形势日益严峻。

  亚达夫是个穷人家的孩子,到了结婚的年龄,想娶妻,也找到了目标,但对方要求换婚,他只好在自己的女性亲友间打主意。亚达夫先是承诺将自己的外甥女送给对方,但女孩才15岁,她父亲不同意。亚达夫一家无奈,只好又找自己的堂妹替代,但因为堂妹也才18岁,与对方男士35岁的年龄相距甚远,女孩家人也不同意。婚期在即,迫于各方压力,亚达夫一家只得在亲友间疯狂地四处求女,最终找到一名25岁的女子,总算“配对”成功。

  这个发生在哈利亚那邦的故事仅是印度众多换婚案例中的一个。这样固然有助于缓解两家嫁妆的负担,但年轻人的幸福与否就只有天知道了。

  而在古杰拉特邦等一些地方,“租老婆”的生意则很红火,每月合千把块钱人民币就可以租到,还可以经常换。

  还有些贫困、低种姓的家庭,娶不起老婆,便一家兄弟几个合娶一个,形成事实上的“群婚”。

  《没有女人的国家》正是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女主角卡尔基到了出嫁年龄,她父亲向男方提出10万卢布的聘礼,谁知一家出了50万卢比,让卡尔基做他5个儿子的老婆。卡尔基嫁过去后,每周除了每天和一个丈夫同寝外,余下2天还被他们的父亲占有。卡尔基受尽凌辱,还被戴上铐关在谷仓内。

  此外,近年针对妇女的强奸、骚扰、劫持、诱拐等犯罪活动呈急剧上升之势。性保守、性压抑、性失衡必然导致性犯罪,新德里2010年有报案的强奸案高达402起,平均每天一起以上,被舆论讥称为“强奸之都”。

  “女性尚未出生就遭遇了犯罪”

  统计数据表明,男女比例失衡背后,印度存在着广泛的选择性堕胎和杀婴现象。有人口专家痛心疾首地声称,过去二十年间因此丧生的印度女婴人数高达千万之众,堪比人类历史上最悲惨的屠杀!

  1961年,每1000名男童对应的女童数为976名,还在一般认为的合理标准950以上。以后每十年的统计数字便逐次减少:1971年为964,1981年为962,1991年突破警戒线至945,2001年再度下降至927,直至2011年触目惊心的914。

  数据一出,所有人都把批判的矛头指向了“个别”不良医生和小诊所,正是他们非法滥用B超技术、提前鉴定婴儿性别,从而为堕婴提供可能。

  确实,1996年印度就通过了《禁止性别选择法》,但印度各地诊所自有对策。小诊所的医生接待熟识的病人,如果孕妇希望了解婴儿性别,在B超前私底下塞个红包,医生心里就有了数。完事后,给孕妇发颗糖,是男孩就给颗蓝色的,是女孩就给颗粉色的,一切尽在不言中。因为给病人糖是诊所习惯,执法人员很难找到违法证据。

  4月25日,联合国人口基金会与印度几家非政府组织召集研讨会,重点讨论男女比例失衡问题。与会者的共同看法是:在胎儿性别鉴定问题上,有法不依,执法不严,是当前印度非法堕胎现象日趋恶化的根源。

  如果说在印度相对发达的地区,人们还是通过B超选择婴儿性别,提前堕胎,“女性尚未出生就遭遇了犯罪”;那么在不发达地区,则是更为残忍的杀害女婴现象,溺、毒、掐、闷、弃等等手法,无不令人思之侧目。当然,不管在什么地方、采用什么手段,这些行动背后的思想驱动力是一致的:要男孩,不要女孩!

  都是重男轻女思想惹的祸

  正如总理辛格指出,选择性堕胎和杀害女婴源自社会对女性的偏见。为什么重男轻女的思想如此普遍存在、根深蒂固,以致于不惜违法,也要对亲生骨肉痛下杀手?

  一个因素是“嫁妆”这个老大难问题。印度的婚姻习俗,是由女方向男方提供嫁妆,嫁妆的多少决定了新娘在夫家的地位。

  开国总理尼赫鲁曾深恶痛绝地说:“嫁妆是邪恶的,是文明进步的障碍。”他在1961年力主通过了《反嫁妆法》,但屡禁不止,甚至愈演愈烈。随着近年印度经济的快速发展,嫁妆的价码水涨船高,婚礼的奢华程度与日俱增,普通印度家庭十几万、几十万人民币的花销很平常,已经成为“不可承受之重”。

  所以,不仅是穷人家,一般人家也都怕养女儿。在印度,骂人最狠的话是“愿你生个女儿”。新生儿的爸爸如果两手一合再张开,即“两手空空”之意,就表示生了个女儿。更有甚者,在拉贾斯坦邦,生女儿的仪式之一就是要砸个瓦罐,表示倒霉、损失,有点像中国古代所谓的“弄瓦之喜”。

  嫁妆引发的印度社会问题很多。报纸上几乎每天都会有报道,妇女因为嫁妆少、不能满足夫家不断追要的胃口,而被虐待甚至烧死。2007年一年因嫁妆争议死亡的女性达8093人,伤残的更高达75930人。这类新闻因为常见,常常只能登在社会版的小角落里。

  为了避免因女致贫,或者不愿女儿受罪,不少人便干脆选择不要女儿来到世间。

  养儿防老,养女儿干什么?

  而社会学家认为,大家族的财产分割制度、靠儿子养老的习俗也是印度重男轻女思想的重要根源。

  印度至今仍普遍流行大家族聚居生活,尤其在农村。财产一般是土地、房产、家族企业等,都掌握在老人手里,不死不分家,主要分给儿子、孙子。当然,很多人就愿意多生儿子,少生女儿,以便分享家族财产。

  库马尔已经是4个孩子的父亲。因为笃信宗教,他不堕胎,但前三胎是女儿,直到第4个才等到儿子。生活压力与未来嫁女的思想压力,已经让这位27岁的年轻人早衰得像三四十岁的中年人,他多次向笔者诉苦:“这一辈子算是完了”。他才27岁呀。

  传统上,印度老人的养老保障也主要靠儿子。谁家没有儿子,财产归了女婿,不仅意味着家族的彻底消亡,也意味着本人老年生活无着,晚景凄凉。所以,库马尔一定要等到儿子。

  拯救女童,趋势并非不可扭转

  数十年来男女失衡的局势每况愈下,印度政府难辞其咎,国际和国内舆论对其多有批评,认为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对这个问题在政治上不重视、政策上不健全、执行上不认真,形势的恶化有很大的人为因素。《印度时代报》认为,这一问题表明“印度一面是现代化的崛起,一面是中世纪的落后思想。”

  然而,黑暗之中有亮色。这次普查表明:经过持之以恒的努力,男女比例失衡的趋势并非不可扭转,有一些地方政府就做出了突出的榜样。

  克拉拉是印度南方一个由左派长期执政的邦。多年来,地方政府成功地推行扫盲、男女平等教育,识字率长期位于印度各邦首位。笔者多次到访克拉拉,深切感受到妇女就业之普遍、受教育程度和社会地位之高,很多出租车司机是女性,温文尔雅、知书达礼,非常有自豪感和社会尊严。2011年普查表明,克拉拉邦每千名男童对应的女童数量达959,位于印度各邦前列。

  古吉拉特曾经是形势非常严重的邦,2001年的统计每千名男童对应女童仅883名,列印度倒数第五位。稍后,当地政府发起了“拯救女童”运动,取得了“缓慢但有效”的成果。老百姓不再那么仇视女婴,甚至开始庆祝女儿的诞生。这次统计表明,每千名男童对应女童数没有继续下降,略升为884名,处于中游水平。

  而在孟买所在的马哈拉施特拉邦,富裕的地方政府出台了现金激励的政策:女婴一出生,就能在自己名下的帐户里收到5000卢比(约合1000元人民币)的奖励。如果她能顺利完成学业、在18岁之后结婚的话,就可以拿到这笔钱。当然,这笔钱数额不多,社会问题是否能够通过经济手段来解决也是个疑问,但政策本身毕竟表明了政府解决问题的决心。

  辛格总理的“国耻说”振聋发聩,显示了彻底解决男女失衡问题的强烈政治意愿。地方政府相机而动,措施纷纷出台。尽管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铲除根深蒂固的社会偏见尚需时日,但正如克拉拉、吉吉拉特等邦所做的那样,只要行动起来改变,希望还是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