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人口 > 欧洲 > 俄罗斯 >

困扰俄罗斯的人口危机

时间:2015-12-01 10:30 类别:俄罗斯 人数:

众所周知,俄罗斯是全世界最为“地广”的国家,然而,根据2010年10月25日全俄人口普查的初步结果,俄罗斯人口只有1.41亿,是世界上最为“人稀”的国家之一。据俄罗斯国家统计委员会预测,21世纪上半叶,其人口下降的趋势将会持续,国民总数将处于1.32亿到1.38亿之间。联合国人口组织推算的结果更不乐观:到2050年,俄罗斯人口的数量将减少到1.21亿。日益严重的人口危机已经不单是一个普通的社会问题,而是事关国家前途和民族命运的重大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是俄罗斯面临的最严峻挑战之一。

困扰俄罗斯的人口危机

俄罗斯小女孩 (资料图)

 

主要表现

俄罗斯面临的是双倍的剧烈打击:像所有发达国家一样,出生率远远低于维持人口基数的正常水平,而死亡率,尤其是青少年的死亡率却直线上升。从1992年第一次全俄人口普查起,俄罗斯人口的死亡率就开始比出生率高,到2006年,死亡率为出生率的1.6~1.8倍。目前,俄罗斯属于世界上生育率最低的国家之一,不想要孩子的家庭达700多万。有人比喻,俄罗斯人口的缩减幅度相当于“每几天就打一次车臣战争”。过高的死亡率还降低了人均预期寿命,2002年末,总人口平均预期寿命已经降到65.3岁,其中男性平均预期寿命不足59岁,还不到法定的退休年龄,远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仅比非洲国家略好。

此外,俄罗斯人口分布不均匀。大部分人口集中居住于北起圣彼得堡,南至新罗西斯克,东到伊尔库茨克,以这三个城市为顶点的三角地带中。东部的亚洲部分人口稀少,西伯利亚占据了俄罗斯大约3/4的国土,却居住了少于1/4的人口。而西部的欧洲部分,人口十分稠密。俄罗斯是一个发达的工业化国家,城市化水平比较高。将近1/5的全国居民和超过1/3的城市人口聚集在莫斯科、圣彼得堡、新西伯利亚、伏尔加格勒等13座大城市里。

按照国际惯例,当一个国家60岁以上的老年人口占到总人口的10%,或者65岁以上的老年人口达到总人口的7%,就意味着这个国家开始进入老龄化社会。截至2005年1月,俄罗斯60岁以上人口已占总人口的17.33%,65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的13.72%。因此,俄罗斯已经是名副其实的老龄化国家。劳动力资源的匮乏加剧了有劳动能力群体的社会经济负担,使社会福利基金和社会保险基金支出急剧上升,结果必然会对经济发展产生深远影响。

女多男寡、性别结构失衡是俄罗斯人口的又一特点。男女性别比例为1000∶1147,女性比男性整整多1000万。照此趋势发展下去,俄罗斯有可能会演变成性别单一的“女儿国”。

此外,近年来俄罗斯人才流失现象十分严重,迄今已有50多万名科学家离开俄罗斯前往国外寻求发展。人才的流失同时也加剧了俄罗斯人口的负增长,不仅对俄罗斯的国家安全构成了直接威胁,对俄罗斯的整体研发能力、技术进步和产品创新也产生了重要影响,对其国际竞争力和其他领域的发展都产生了极为不利的负面效应。

形成原因

人口危机可以说是俄罗斯挥之不去的阴影,也是长期积累的结果,它有着复杂的社会和文化背景。在社会层面上,经历过两次世界大战,许多男人为国捐躯,在俄人口发展中至今仍留有余患。苏联解体所造成的社会动荡、政局不稳和经济衰退,使俄罗斯人民陷入心理误区和生存困境。原有的价值观念随之崩溃,社会福利体系几乎瘫痪,人民生活水平大幅下降,生活负担明显加重,城乡收入差距拉大也是诱因。

在现实生活中,俄罗斯人离婚率高,性观念较为开放,非婚同居作为一种社会现象司空见惯。有的年轻人对未来缺乏信心,视孩子为累赘,放弃生育的权利和义务,导致结婚率持续下降,离婚率却以每年15%左右的速度增长。即使政府对孕妇给予补贴,但和生养小孩的高昂代价相比不过是杯水车薪。俄罗斯目前共有4100万个家庭,没有孩子的家庭竟达将近50%。

俄罗斯人的健康状况也不容乐观,普通民众患各种疾病的比例较高,卫生保健的经费却得不到保障。据统计,俄罗斯每年因得不到有效医治而死亡的1岁以内儿童达1.5万人以上,另有1000多万名成年人在忍受各种疾病的折磨。

俄罗斯人的膳食结构和生活方式也不如人意,营养水平不断下降,生活中重咸重油的坏习惯对身体健康危害很大,而艾滋病蔓延、堕胎比例增加、环境污染、滥用药物、意外事故多等也是祸根。除此之外,地理和气候因素以及各种天灾人祸都影响了俄罗斯的人口质量。

多种影响

俄罗斯人口危机严重影响了民族的生存能力,制约了经济发展、科技进步和军事潜力的发挥,威胁着国家主权和领土的安全,并不可避免地削弱其国际竞争力,对俄罗斯的社会生产、生活以及民众心理的影响已经开始显现。

首先,劳动力储备面临日益枯竭的境地,劳动力价格高昂,俄罗斯小时工的价格是中国的5~8倍。劳动力的缺口达1000万,特别是远东和西伯利亚地区的石油、天然气和木材等资源开发领域,劳动力短缺近50%,这在一定程度上拖累了俄罗斯的经济增长。由于俄罗斯青壮年劳动力少,以及男女结构不平衡,使得一些条件艰苦或需重体力劳动的工作都由女性甚至年老女性承担。

其次,由于人口的大量减少,广大城乡出现了十分凄凉的社会景象。许多城镇建制被撤销或合并,因人口自然损失或居民外迁形成了大量的无人村落,田地荒芜。城市之间100公里的地区是社会与经济的荒漠地区,被有关专家称为“俄罗斯的黑洞”。现在,俄罗斯欧洲部分的“黑洞”已占到陆地的1/3。

另外,人口危机也导致兵源不足。据悉,俄罗斯军队已不得不改革义务兵役制,像企业招工一样从社会上招募军人。为完成征兵指标,各地兵役部门将不合格的人员送入兵营,从而导致兵源质量严重下降。俄罗斯专家预测,到2050年,全国15岁~24岁年龄段的人口将不会超过600万,这意味着俄罗斯作为军事强国将不复存在,甚至可能没有足够的兵力来保卫自己偌大的国土。

人口减少还将影响俄罗斯这个多民族国家的民族结构和民族关系。目前,俄罗斯族是主体民族,但是,俄罗斯族人的生育意愿和生育能力远远低于少数民族,人口的快速负增长非常明显。人口学家警告说,按照目前的人口递减速度,俄罗斯民族将成为世界上的“少数民族”,结果是个别地区俄罗斯族人口比例大幅下降,而穆斯林居民、车臣等地人口所占比重迅速增加,这种状况使原本尖锐的民族问题更加错综复杂。

解决办法

俄罗斯政府十分重视国内人口形势的发展和人口政策的制定,强调人口问题关乎民族存亡,具有重要性和紧迫性,并制定了一个为期十年的庞大财政补贴计划。俄罗斯新的人口政策核心是改变国民现有的价值观,回归并尊崇传统的价值理念,重视家庭,树立养育子女光荣的观点,强调个人对家庭、对子女,进而对国家和社会的责任感。

解决人口问题的出路在于提高出生率,俄罗斯政府主张用经济补偿方式引导和鼓励青年人多生多育。具体办法是:向孕妇提供饮食营养补助金、医疗服务费用和交通费用,延长带薪产假,从三年延至七年。完善多子女家庭的津贴体制,向单亲子女、服役人员子女按月提供补贴,扩大孤儿和残疾儿童的资助规模,发放幼儿入托补贴和购买住房的补助,并根据通胀率上调补贴数额。此外,还把多生孩子提升到爱国主义的高度。俄罗斯东正教会也积极协助政府从基督教伦理道德的角度加强反堕胎宣传,强调牢固的家庭对于儿童健康成长和社会稳定的重要意义。

俄罗斯还恢复了一些苏联时期的做法,向生育子女多的家庭颁发“光荣父母勋章”。俄国家电视台日前现场直播了总统梅德韦杰夫带领着八个家庭走进金碧辉煌的克里姆林宫大厅,授予他们系着蓝色丝带的银制五星“光荣父母勋章”的场景。

另一个提高人口数量的最根本方法是完善积极有效的医疗机制,增加国民的自我保健意识。政府提出实施国家“健康计划”,要求重振俄罗斯医学的传统学科——疾病预防学,重点放在发现、预防和治疗心血管疾病及其他高死亡疾病上;抑制各类人身伤亡事故的发生率,制定交通安全规划;限制含酒精饮料的进口和销售,号召人们建立健康的生活方式,加强体育锻炼。总统和总理还身体力行,连续两年到索契举行梅普组合滑雪,率先垂范。

俄罗斯政府在发展经济的同时,最大程度地关注国计民生,提升国民的生活水平,改善生存环境,保障就业,提高养老待遇,加强基础设施建设。通过一系列退休金改革措施,让曾经为社会发展做出贡献的老一代安享晚年,提高人均寿命。

俄罗斯政府还制定了新的政策法规以吸引高素质的外国移民。但是,当前的移民政策过于保守,在选择移民的标准上,首先考虑从邻国,特别是独联体其他国家吸纳更多的俄罗斯族人,以确保在未来人口的民族构成中俄罗斯族的比例不至于下降得太快;其次是吸纳“有专业技能的”、“受过良好教育和守法的”其他民族人口。事实上,俄罗斯已陆续吸纳了700多万移民,其中包括两万多名中国人,如今,俄罗斯已成为继美国和德国之后的第三大移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