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人口 > 亚洲 > 韩国 >

韩国人口出生率低必须改变企业文化

时间:2016-03-15 13:24 类别:韩国 人数:

据韩媒报道,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通过统计34个会员国家以及40个主要国家2013年的出生率,得出报告显示,韩国的出生率最低。其中,2013年韩国的出生率为1.19,去年增至1.21。

    据报道,2012年,韩国的出生率与波兰相同,为1.30,比葡萄牙稍高。然而以2013年数据来看,葡萄牙(1.21)和波兰(1.26)都比韩国高。出生率指的是一名女性一生中平均生育的子女数量。

    OECD中负责家庭、社会政策的社会政策局首席经济学家威廉•安德玛提议称:“韩国为了从低出生率的泥潭中脱身,必须要从那种以放弃家庭在工作中获得认可的企业文化开始改变”。

    据报道,“首要原因是难以维持工作和家庭的均衡。年轻人在找工作及稳定下来需要投入大量时间和努力,表现全身心投于工作的面貌。这样就没心思去操持家庭,生孩子也变得很难。据统计显示,结婚后很久才会生一个孩子”。

    他表示,“在过去的5至10年间推行了多种政策,如扩充保育设施,增加产假制等。如今需要将贯通现有的各种政策的理论和系统结合。从生育到产假,子女的托儿所、小学入学问题等,都应该简明流畅。也就是要提高制度的实际利用率。要让他们相信这种制度不会消失,并相信工作和家庭中任何一个都不能放弃。”

    称:“瑞典的产假有480天,给孩子的父母分开使用。其中的两个月,如果爸爸们不利用也会流逝,所以一般情况下爸爸们也参与育婴休假。若父母回到工作岗位,孩子就会被送到托儿所。从孩子18个月开始直到上小学前,每天可以利用6个小时。经常是早晨爸爸送,下午妈妈接。这就是工作和家庭维持均衡的事例。”

    表示,考虑到韩国有着世界最长的工作时间以及上下班需要花费2至3个小时,孩子要在幼儿园待10个小时以上。该情况下,不管怎样扩充托儿所设施,还是解决不了养育孩子的问题。必须制定政策,使幼儿园的系统与孩子父母的工作条件相符合。

    据悉,法国集中于提供津贴,但韩国却不同。其他OECD会员国家没有私人教育费用,而这对韩国出生率的影响却非常大。法国、瑞典等学校教育非常强大,所以在子女的养育费用中教育费用所占比重很小,但韩国却不同。

    指出,必须探索劳动市场的变化。企业经营团队的认识和作用很重要。有必要活化男性的育婴休假。如果育婴休假只给女性使用的话,可能会产生不想向女性人才投资,给她们贴上这种有色的标签。如果男性也参与育婴休假,可以减少雇佣时对女性人才的歧视,从而使工作家庭文化并存。

    “不管是男性还是女性职员,难道公司不应该首先营造出让职工能够很好工作的氛围,然后才能够吸引更多的人才吗? 欧洲企业正在改变。首先让男高层领导申请育婴休假的制度起到了表率,从而改变企业文化。”
 

韩国的人口出生率在经济合作与开发组织(OECD)各成员国中长期维持超低水平,曾一度有所上升的出生率去年起再度开始下降,各方开始忧虑,韩国是否已经深陷“低生育陷阱”?韩国保健社会研究院18日发布《人口政策现况与课题》报告显示,OECD各成员国中,合计出生率(每名育龄女性在15至49岁的预计生育数量)曾经低于1.3人的国家包括韩国在内共有12个。其中,韩国从2001年(1.297人)起至2012年(1.297人)连续12年人口出生率低于1.3人,在OECD中成为低出生率维持时间最长的国家。

  按照国际规定,合计出生率在2.08人以下为低出生率,1.5人以下为超低出生率,低于1.3人被称为“超超低出生率”。保健福利部预计,2013年韩国的人口出生率在1.18人左右,将连续13年保持“超超低出生率”。

  除了韩国外,意大利(1993年至2003年)和斯洛文尼亚(1995年至2005年)分别连续11年,捷克(1996年至2005年)和西班牙(1993年至2002年)分别连续10年人口出生率低于1.3人,目前已经恢复至正常水平,以2011年的标准来看,仅有韩国和匈牙利的人口出生率在1.3人以下。

  从2006年起,韩国正式出台政策应对低出生率,但收效甚微。相对于其他OECD国家投入2.3%的国内生产总值以解决低出生率问题,韩国的投入仅占GDP的0.4%,用于鼓励生育。各方开始忧虑,韩国是否已经陷入“低生育陷阱”?

  “低生育陷阱”是奥地利人口学家沃尔夫冈?鲁兹针对许多国家的生育率在降到更替水平之下后还继续下滑提出的一个人口学假说。这个假说认为,生育率一旦下降到临界水平以后,受人口、社会、经济、政治各方面因素的作用,生育率会继续持续走低,其趋势很难逆转,容易形成一个“低生育陷阱”。研究发现,一个国家或地区的生育率一旦低于1.5的临界水平,再想把总和生育率提到1.6以上是非常困难的。

  报告中指出,从出生率以及女性就业率均较高的成功国家来看,不仅要保障收入,还应从社会文化角度出发,制定可以兼顾家庭和工作的相关福利政策,同时改变对同居和未婚生育的偏见,营造包容开放的社会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