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人口 > 亚洲 > 孟加拉国 >

孟加拉国为防止吞并只能繁殖人口

时间:2016-03-24 21:14 类别:孟加拉国 人数:

挤着70多亿人的地球上,孟加拉国是一个没有存在感的地方。但如果你现在在孟加拉,有些时候你会觉得地球上一半的人挤在这里。孟加拉人丰富的经验能教会我们怎样在一个拥挤的地球上生存,如何最好地应对不断上升的海平面。对孟加拉人来说,世界的未来就是他们的现在。

  孟加拉国的面积略等于美国路易斯安那州(14万平方公里)。首都达卡非常拥挤,每个公园甚至人行道都被流浪汉所占。若是在起雾的早晨去达卡散步,要艰难地躲避地铺和还在熟睡中的孩子。此外,该城市的公路和小巷也是一片混乱,每天都会有大约1800万人受阻于交通堵塞。一片嘈杂,一片动荡,还有一小支孟加拉乞丐、菜贩子、小商贩和黄包车穿梭其中。在首都附近的农村,大片的平原被洪水淹没。这些断断续续的土地看上去像停车场。满满地铺满了人。在世界上的其他地方,你总能够找到稍稍僻静之地,这里没有。在孟加拉,高速公路上都没法孤单。

  我们不必惊讶,毕竟孟加拉是地球上人口最密集的地方。在这个拥有1.85亿人口的国家,从数学统计上来说,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真正孤独。

  “气候难民”大流亡

  想象一下到2050年的孟加拉国,其人口可能高达2.5亿。而现在的土地到时可能已沉入海底。这样的情景由两个同时进行的事件造成的:人口增长尽管出生率有大幅下降,但在未来的几十年里,仍有几百万孟加拉人出生;气候变化到2100年,海平面会上升数英尺。这样的情景意味着,南部海岸1~3千万人将无地可立。那时的孟加拉比现在更加拥挤,或者,部分人作为“气候难民”流亡到其他国家。预计到本世纪中,全世界将有3亿气候难民,其中大多数来自贫穷、地平线较低的国家。

  已退休的少校基恩?穆尼奴扎曼(音译)现在管理着孟加拉和平与安全研究所,他预测说:“我们说的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移民。到2050年,无地可立的人们不仅会挤满孟加拉有限的土地,还会挤满政府、研究所、边境线。”

  基恩引用了华盛顿国防大学开展的生存游戏,该游戏预测孟加拉的移民很可能造成南亚的地理政治的混乱。在该实验中,几百万难民逃到了邻国印度,造成疾病、宗教冲突、长期食物和淡水短缺,并让印度和巴基斯坦关系紧张。

  这样的灾难,即使是想象,也极其符合孟加拉国饱受危机的故事走向。1971年,孟加拉独立后,战争、饥饿、暴力屠杀、洪水、军事行动、政治暗杀、贫穷一似乎集中了全世界所有的苦难。如果绝望顺次而来,那么大多数孟加拉人并不清楚神的脚本。事实上,过去经历过的一项灾难带来的是全人类的希望。

  部分孟加拉人已在国外工作,在欧洲或在沙特阿拉伯、印度等地。他们在1971年对抗巴基斯坦的独立战争后,逃到国外,再也没回去过。还有数百万人在近几十年里,从边境线上偷越国境,造成了社会动荡与冲突。印度已决定关闭边境并巩固军事,防止偷入境。但如果大量气候难民涌入印度边境,印军的子弹不够用。少校穆尼奴扎曼建议,发达国家应制定自由化的移民政策,以预防未来爆发的移民潮。

  不甘坐以待毙

  孟加拉是一个能适应气候变化的地方。在这里,所有能想到的低科技的适应方法都实验过。由工业国家的政府支柱(事实上也正是这些工业国家释放的温室气体很大程度上造成了海平面上升),由很多非政府组织成员施行。这些创新办法见效了,也多亏孟加拉人极好的适应能力。在本世纪结束之前,整个世界都应抓紧时间学习孟加拉这一成功案例。

  世界上超过1/3的人生活在海岸线往上62英里内。在未来的数十年内,随着海平面上升,气候专家预计,世界上很多大城市,包括迈阿密和纽约,会遭到来自海水泛滥越来越大的威胁。

  最新一项对136个港口城市研究报告表明,发展中国家的人民受到的威胁最大,尤其是亚洲的发展中国家。到2070年,人口比例增长最快且遭受气候变化带来危险最大的两个城市,均在孟加拉:达卡和吉大港。孟加拉的库尔纳紧排其后。多亏江河中的沉淀物建起的海岸土地,这一三角洲地区某些港口会抵抗部分海平面上升的威胁,但其他地区会沉入海底。

  孟加拉人不会坐以待毙,等着海平面改变未来。在孟加拉湾,如何在人口膨胀、气候变化的世界生活,已是他们正经历的生活。孟加拉人看着海平面上升,海盐污染了海岸的地下蓄水,河流洪水破坏性加剧,飓风不断袭击海岸这些都是全球气候系统崩溃带来的改变。

  达卡已经接受了数千上万移民了,基础服务设施都难以维持,已没有更多的地方容纳更多的人。

  因为孟加拉的灾难,长期以来,成为发展中国家的创新实验室。达卡是BRAC(发展中国家最大的非盈利机构)的基地,实验如何为现场调查员提供最基本的医疗设施和其他基础服务。孟加拉也为穆罕默德?尤努斯和他的格莱珉银行赢得了诺贝尔和平奖。

  天天都在抗灾

  正是因为孟加拉的地形很容易遭到洪水和台风的影响,孟加拉成为全世界最早为气候变化做准备的国家。几十年来,孟加拉已在开发抗盐大米,并修建排水沟保证低洼地区的农田免受海洋洪水的伤害。

  目前取得的成效是,孟加拉在20世纪70年代成功地实现大米生产翻番。同样,频繁的台风促使该国建设了不少台风庇护所,并开发了自然灾害预警系统。最近,多个非政府组织建立了流动学校、医院和图书馆,保证在季风季节各项设施的运作。

  “让我给你说说孟加拉,”37岁的扎克尔?科波拉是一名政治科学家,在一个名叫Uttaran的非政府组织做政治分析家。Uttaran致力于公平对待环境和消除贫困。“我们可能穷,看起来也乱七八糟的,但我们并不是受害者。当遇到困难时,这儿的人会采取一贯措施找到一条路,然后生存下去。我们是抵抗气候变化的强者。”

  但有时候,应对措施也有事得其反的时候。在孟加拉南部,村庄和农田都被排水网保护着,不受河水泛滥的威胁。这个排水网是在荷兰工程师的帮助下,政府于20世纪60年代修建的。在洪水时期,有时河水会漫过排水沟,浸满田地。洪水退去后,水却被留了下来。这些地区变成水涝地,不能使用。每过几年就会有一次这样的情况发生。

  几十年过去了,萨德基拉区惨不忍睹很多地区都是水涝地,很多农民因此而失业。当地社区用铁锨、铁铲,在岸堤上非法凿出20码的空隙。一块已被水浸泡3年之久的大农田终于排了水。他们做的一切跟早期的孟加拉农民一样,那时,他们定期在岸堤上凿口子,让水进入农田,沉淀物提升了地平面。有趣的事发生了。这一地区,因为获得了大量的沉淀物,地平面提升了5~6英尺。河道相对变深,渔民开始捕鱼。最后,政府研究小组实地考察,被告知所有其他地区也是用这种方法管理的。村民们免受责罚,被冠以“英雄”称号。现在,这片地区长满稻谷。

  “河水是这个地区的生命线,我们的祖先早就直到了,将土地与外界敞开。能将地平线提高,用来抵消海平面的上升。同时,也保障了我们的生活,丰富了商业领域。也留住了几千名农民和渔民,他们并没有挤向达卡。”科波拉解释道。

  但任何适应措施,无论多精巧,都只是暂时的。尽管人口出生率已在下降,但现在孟加拉的人口仍在增加。他们将在哪里生存?他们靠什么生活?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