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人口 > 欧洲 > 挪威 >

挪威的移民问题

时间:2016-06-23 15:40 类别:挪威 人数:

  移民问题近来又成为挪威社会一个关注的焦点,不仅新闻媒体对移民问题的各类报道明显增多,而且挪威社会各界对此问题的看法也出现了许多不同的声音。在挪威430万人口中,移民人口大约占总人口的5.5%,人口总数在24.4万左右。首都奥斯陆是挪威移民最大的集中地,外国移民大约占奥斯陆人口的17%,移民人口总数大约在8.5万人,其中来自西方国家的移民大约有2万人。除此以外,来自巴基斯坦的移民占据第—位,达到了1.6万人(目前共有20.09万名巴基斯坦人在挪威生活)。1998年奥斯陆接受外国移民的数量比1997年增加了36.8%,是近几年移民增加速度最快、增长数量最大的年份。其中820名伊  拉克人和800名巴基斯坦人在这一年来到了挪威。在移民“浪潮”的冲击下,挪威社会出现了许多“前所未有”的社会问题。以笔者之见,最主要的问题有三个方面:一是移民犯罪问题。据有关方面统计,挪威30%以上的刑事犯罪案件与移民有关,特别是移民第二代(挪威出生但父母在外国出生的移民)犯罪率呈上升趋势。二是移民吃社会救济的人口比例越来越大。比如,在挪威人和西方国家移民中,吃社会救济的人口大约占其总人口的5%,而来自其他国家移民吃社会救济的人口占总人口的27%左右。从某种意义上讲,移民越来越成为挪威社会的经济负担。三是移民造成的文化隔阂和“国中之国”的现象越来越严重,很多

    移民定居挪威以后,根本没有进入挪威主流社会,他们仍然保留了自己的语言、自己的文化、自己的行为准则和自己的生活方式。

    挪威在西方发达国家中,一向以犯罪率低、社会安定祥和著称。然而,最近十几年来,挪威社会犯罪率逐年呈上升趋势。在刑事犯罪活动中80%以上的作案者有移民背景,而挪威人仅占20%。公正地讲,挪威社会出现的犯罪“热浪”,与移民的大量拥入确实不无关系。而部分移民的“所作所为”,也确实让挪威人感到“头疼”,甚至到了“谈虎色变”的程度。最近奥斯陆警方抓获了一个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移民帮派团伙的头目。这个组织的成员多是一些14~18岁的未成年人,据说总数由80年代末的十几个人发展到目前的300多人,他们之间互相称兄道弟,经常结伙作案,杀人放火,打架斗殴,残害妇女儿童,扰乱社会治安,手段极其残忍,可以说到了无恶不作的程度。最近挪威警方在审讯这名犯罪团伙的主犯时,在审讯的地方采取了极其严格的防范措施,以防止其同伙伺机采取报复行动。因为这个犯罪团伙的成员已经放出风声,要给警方一个“颜色”看看,可见其到了何等嚣张的程度。当然,挪威的犯罪者并非全部都是外来移民,挪威人本身也分“三教九流”。但是毫不夸张地讲,移民中少数“害群之马”确实损害了移民的整体形象和名声,这就好比一粒老鼠屎搅坏了一锅粥一样。

    “好吃懒做”、“游手好闲”是部分移民自己给自己戴上的又一顶让挪威人瞧不起的大“帽子”。据挪威社会福利部门统计,在挪威政府发放的全部9.45亿克朗的社会救济金当中,挪威人(含其他西方国家移民)使用了4.73亿克朗,外来移民使用了4.69亿克朗,而两者的人口基数差别很大。换言之,外来移民吃社会救济的比例比“纯种”的挪威公民高出几十倍。以奥斯陆为例,居住在这座城市的三分之一左右的外国移民(18岁以上) 领取社会救济。从国家和地区的分布情况来看,来自北部非洲的移民有4270人领取社会救济,占其在挪移民总人口的35.2%;南部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6414人,占53.6%;南斯拉夫和土耳其4108人,占67.7%;东欧各国移民3459人,占10.6%;亚洲各国移民6127人,占13.2%,其中越南移民3335人,占41.6%,巴基斯坦移民15016人,占21.9%。这里我想专门说一点中国移民的情况。整个挪威大约有来自中国的移民4000人左右(含香港特别行政区),据当地华侨组织介绍,中国移民吃政府救济的人不能说“绝无仅有”,但绝对是为数极少、难得一觅的。中国侨民保持了中华民族的许多传统美德,他们勤奋工作,勤俭持家,吃苦耐劳。很多人刚来挪威时几乎身无分文,几年以后,他们买房子置地产开奔驰车,事业兴旺发达。他们所取得的成就在挪威可以说是“有口皆碑”,令许多挪威人羡慕不已。我经常听挪威朋友说,他们很难理解为什么中国人个个都是“龙”,我告诉他们因为我们是“龙”的传人嘛!

    外来移民形成的“小社会”和挪威这个大社会“格格不入”,可以说是挪威人对某些国家移民抱有“成见”和“偏见”的又一个重要原因之一。以巴基斯坦移民为例,他们近亲繁殖关系相当“根深蒂固”,比如,一家巴国移民来到挪威以后,往往亲戚邻居引来一大串。而且巴基斯坦移民的女性后代有不嫁外人的传统,姑娘只嫁给同族同种的小伙子。通过婚姻关系,巴基斯坦移民就像“滚雪球”一样在挪威膨胀。许多移民不会讲挪威话,不会写挪威字,听不懂挪威广播,看不明白挪威电视。他们仅仅在自己一家一族的小圈子里生活。久而久之,移民和当地挪威人之间就会爆发文化方面的冲突,造成民族之间的隔阂,引发许多社会不安定的因素。这种移民形成的“小社会”现象,已经影响到下一代,在挪威的一些中小学,移民的孩子往往形成了自己的团伙,他们仇视甚至经常给其他孩子找“麻烦”。

    尽管各种各样的移民问题在挪威有“愈演愈烈”的趋势。但是.挪威人对移民的态度也并非“铁板一块”,也不是所有的挪威人都带着有色眼镜来看待外来移民的。比如,我就经常听到挪威人赞赏中国移民。他们说,没有中国老一代的移民,就没有遍及挪威城乡各个角落的大约400家中国餐馆,挪威人就不能像今天这样享受“多彩多姿”的中国饮食文化。没有新一代的中国移民,就没有今天两国关系发展的良好势头。特别是最近几年成百上千名中国留学人员来到挪威,带来了新的文化、新的科学、新的知识,增加了挪威人对现代中国的了解,扩大了两国在各个领域的交往。在挪威的大专院校、科研院所和公司企业有越来越多的中国移民担任了大学教授、研究人员和专业技术骨干。他们为华人在异国树立厂良好的形象。总体上讲,挪威人在移民问题上变得越来越“开明”和“开放”了。根据有关资料显示,1998年大约92%的挪威人同意移民在劳工市场和挪威人有同等的机会,这个比例比1997年增加丁6个百分点,而比1993年增加了整整17个百分点。最近,挪威有关方面进行了一项问卷调查,当问到挪威应当给于要求庇护的人和难民同今天一样的,或者更多还是更少的待遇时,13%的人希望给予更多的待遇,更少的有31%,保留目前水平的占55%。当然,对外来移民犯罪问题挪威人一直持比较“谨慎”的看法,认为外来移民比挪威人更不守法的人,自1993年以来,其比例没有任何改变。看来移民要改变挪威人在此问题上的看法,首先要“严于律己”纠正好自己的社会行为,做到“洁身自好”遵纪守法。俗话说:“身正不怕影子斜”。当然,一些挪威人也不应该总带着“老子天下第一”的态度看待外来移民,需要设身处地地考虑移民的处境,帮助他们解决在“异国”生活面临的许多实际困难,多一点“理解”和“同情”,少一点“抱怨”和“指责”。尽管挪威社会强调“人权”,强调“平等”,但是口号和现实毕竟还有很大的距离。比如,从1993年到1997年,挪威人(含西方国家移民)失业人数下降了30%,而其他国家移民的失业人数却上升了21%。挪威人总抱怨移民没有文化,人口素质低,有些挪威人因此提议:府该改变现行移民政策,采取更加严厉的措施,将那些文化素质不高,专业技术技能不强,语言交流能力不够的人排斥在挪威的大门之外。也有人提议,应该在挪威开展一场学习挪威语的“革命”,采取强制性措施,甚至利用罚款等经济手段要求移民必须学习挪威语。挪威进步党甚至提议,即使是那些符合移民条件的外国人,要想加入挪威国籍,成为挪威公民,也必须交10000克朗申请费,不能白白地将挪威公民权“拱手相让”。这项建议喇刚“出笼”,反对声就“此伏彼起”,有人说:本来移民就处境艰难,挪威人还要动脑筋“横征暴敛”,从这些“穷光蛋”身上揩油,这无疑是“雪上加霜”、“落井下石”。还有人说,挪威人口口声声高喊“尊重人权”,可是实际上他们把别人的“人权”看得很淡,挪威人自高自大,眼睛里根本看不起移民。

    在“喋喋不休”的争论中,移民问题仍然“层出不穷”地出现。不少挪威人感到“心灰意冷”,因为他们看到:移民这扇大门关也关不严,开也不敢开,堵也堵不住。好像嗓子眼里噎了一块热红薯,上不去,下不来。还有些挪威人“挖空心思”地想找到解决这个问题的“锦囊妙计”,可是这又谈何容易呢!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