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人口 > 亚洲 > 日本 >

日国民会议将出台人口问题紧急对策

时间:2015-11-03 13:48 类别:日本 人数:

正当中国做出人口政策调整,将全面实施一对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政策之际,日本为了应对少子化老龄化等人口问题,也在苦思对策。10月29日,旨在推动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提出的“新三支箭”经济增长策略的具体化并推动日本“一亿总活跃社会”目标实现的“一亿总活跃国民会议”召开第一次会议。在这次会议上,安倍晋三与参加会议的政府官员、专家学者、民间人士就遏制少子化老龄化这一严重威胁日本社会未来发展的结构性问题(特别是围绕为育儿及老人看护提供政府援助等)进行了讨论。据悉,“一亿总活跃国民会议”将在11月底拿出应对上述问题的紧急对策。

日本目前面临着严重的人口问题,尤其是面临着低生育率和老龄化的双重挑战,人口结构几乎呈现倒金字塔形态。这已经成为悬在日本社会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在日本首相安倍晋三10月提出的经济增长策略的“新三支箭”中,将促进年轻人结婚和生育作为最主要的政策之一。对此,日本民众大多希望相关具体措施的出台能够解决长期困扰日本社会的问题,但同时也有很多声音质疑“新三支箭”是“炒冷饭”,很难取得实际效果。

促生育成国民会议重要议题

10月7日晚,第三届安倍内阁成立后首次召开的内阁会议敲定了作为新的经济振兴策略的“新三支箭”,主要内容包括“孕育希望的强劲经济”、“构筑梦想的育儿支援”及“维持安心的社会保障”。“新三支箭”将力争实现“一亿总活跃社会”作为总体目标,提出要“采取正面措施遏止少子老龄化这一日本社会存在的结构性问题,将50年后的人口规模维持在1亿人”,为此“新三支箭”提出要达成“合计人口出生率1.8”的目标,“创建任何人都能实现结婚与生育愿望的社会”。

为实现“一亿总活跃社会”的目标,安倍在内阁新设了相关担当阁僚,并委任自己的政治密友加藤胜信负责跨省厅政策的统筹工作。10月29日召开的“一亿总活跃国民会议”即在加藤的主导下召集,并由安倍晋三亲自担任议长,加藤胜信担任议长代理,而经济再生相甘利明、地方创生相石破茂等相关的11个日本政府省厅的长官均作为委员参加会议。同时,经团联会长榊原定征、日本商工会议所会长三村明夫、演艺明星菊池桃子、前总务相增田宽也、相模女子大学客座教授白河桃子等15位在日本经济界、学界都有很大影响的人物作为民间委员参与会议。

在29日召开的“一亿总活跃国民会议”上,如何促进生育成为一个重要议题,而在日本拥有很高知名度的妈妈级明星委员菊池桃子就提高社会生育率提出的建议更是在日本社会造成了一定反响。菊池桃子今年46岁,曾是红极一时的偶像歌手,结婚后育有一双儿女。2012年菊池离婚后凭借演艺和电视解说工作独自抚养两个孩子,与此同时她通过到大学深造转型成为户板女子短期大学客座教授。因为这样的经历,菊池在日本被认为是事业与育儿兼顾有成的女性典范。菊池在会议上强调,为解决少子化问题,需要重视因为结婚生子而离职的女性,为她们提高相应的帮助以保证她们再次获得工作机会。因为菊池的第二个孩子婴儿时期因患脑梗塞而留有手脚方面的后遗症,并因此造成其后的入学等困难,菊池在会后面对记者采访时讲到这段经历,并呼吁在育儿方面为单亲家庭和罹患有各种疾病的孩子所在家庭提供更多支援,引起了民众共鸣。

低生育率严重制约社会发展

2005年,日本死亡人口数量首次超过出生人口数量,总人口数量开始步入下降通道,也就是在当年日本的合计人口出生率降到历史最低的1.26,尽管这一数字在最近几年出现上涨,但日本总人口数量减少的趋势没有发生任何变化。造成日本人口出生率低的原因主要有:一是国民中不婚和晚婚的比率不断上升。据日本总务省2010年举行的“国势调查”结果显示,日本35岁至39岁的男性中有近四成处于未婚状态,而该年龄段未婚女性的比例尽管低于男性,但仍有两成多未婚。此外,女性的初婚年龄不断增高,2012年日本全国女性的初婚年龄为29.2岁;二是夫妻平均生育子女数量的减少。据日本厚生劳动省编制的2013版《厚生劳动白皮书》显示,2010年日本夫妻平均生育1.96个孩子,低于2002年的2.23和2005年的2.09,创历史最低。

如果日本政府任由人口数量自由发展,日本的总人口将会持续减少,人口结构的倒金字塔形态将越加明显,最终发展成为严重的社会问题。据日本国立社会保障和人口问题研究所2013年的推算,以当前的日本人口出生率和死亡率计,日本人口在2060年将减少到8700万(2013年为1亿2730万),到2110年将大幅减少到4286万。与此同时,日本的劳动人口也将大幅减少,由2014年6587万减少到2030年的5584万,并在2030年后迅速减少,到2050年减少到4228万。

对于日本社会年轻人中普遍存在的不婚或晚婚问题,据调查最主要的原因是“很难遇到合适的对象”,其次男性中则有相当一部分人认为“感觉没有结婚的必要”、“结婚需要花费的大量金钱个人难以承担”,而多数女性则表示“一旦结婚将不能自由自在的生活”、“感觉没有结婚的必要”。此外,对于夫妻不愿生育孩子的问题,调查显示多数家庭主要考虑到家庭经济负担的问题。在日本社会,女性一旦怀孕绝大多数会选择辞职当全职家庭主妇,如此家庭的经济负担将大幅增加,尤其是有两个或两个以上孩子的家庭,孩子的抚养教育费用将成为一项很沉重的负担。

日新生育政策被指“炒冷饭”

日本政府提出的“新三支箭”将遏止人口减少作为一项重要政策,并将提升社会人口出生率达到1.8作为目标,制定了育儿援助计划和充实教育计划。关于育儿支援计划,日本政府提出对女性结婚、怀孕、生产和子女抚养的所有阶段提供全方位的、持续不断的援助措施,如在怀孕后为女性提供营养费,在生产后提供一次性经济补贴,在孩子出生后保证所有3个月以上5岁以下婴幼儿都可进入保育园等;在教育方面,通过向贫困家庭、单亲家庭的孩子提供奖学金、补助等,使所有适龄孩子均有平等接受教育的机会。此外,为解决年轻人晚婚、不婚的问题,日本政府提出要采取措施为年轻人提供稳定就业,并营造女性生育后仍能回归工作的社会环境。

据日本国立社会保障和人口问题研究所推算,如果日本政府提出的人口增长目标能够顺利实现,使合计人口出生率在2030年达到1.8,并在2040年达到2.07,日本总人口将在2060年达到1亿2000万,而之后则稳定在9000万。

但对于安倍提出的宏大目标,日本国内有很多专家质疑是“炒冷饭”,指出目标的实现不具现实性。原因是安倍的“新三支箭”中提出的“构筑梦想的育儿支援”政策,几乎是对此前日本历届政府提出的育儿支援措施的综合,而这些措施几乎已经被证实对提高社会生育率没有多大作用。

1990年日本时任政府受上年度人口出生率降至1.57的震动,开始关注少子化问题,1994年和1999年日本政府分别制订了强化幼儿教育的“天使计划”和“新天使计划”,2003年制订了应对少子化问题的《少子化社会对策基本法》和保障幼儿教育的《下一代教育支援对策推进法》,2004年则进一步制订了《少子化社会对策大纲》和《育儿援助计划》,但就在相关措施不断出台的情况下,2005年日本人口出生率降至历史最低的1.26。此后日本政府连年出台促进生育的政策,支援政策也从育儿和幼儿教育扩大到女性就业、社会保障等各个方面,但从实施情况看效果均不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