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人口 > 亚洲 > 日本 >

人口超老龄化重压日本社会 65岁以上人口占到1/4

时间:2016-03-29 19:33 类别:日本 人数:

日益严重的老龄化问题正成为日本的经济和社会发展面临的巨大挑战,社会负担加重、经济活力降低都与老龄化问题有着密切的关系。但时至今日,日本政府对如何应对老龄化问题仍一筹莫展,有专家建议日本放宽移民政策,但这一建议目前还很难实施。

  家住东京的增田先生今年66岁,去年刚刚从一家建筑设计公司退休。虽然和曾为教师的太太都有着不菲的退休金,但他仍不时去日本各地出差,做一些技术指导工作。“日本男性的平均寿命是79岁,我要趁着健康为以后的生活多做准备。”

  日本总务省最新的数据显示,2014年度65—69岁的老年劳动者共约374万人,比上一年度增加了10%。65—69岁老年人就业率为40.7%,创39年来的最高纪录。

  增田先生属于日本典型的“团块世代”。所谓“团块世代”是指出生于1947—1949年的“婴儿潮”一代,他们是创造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日本经济奇迹的主力。“团块世代”在2014年全部进入退休年龄,成为日本社会老龄化的又一个拐点。

  社会保障不堪重负

  日本是全世界老龄化程度最高的国家。截至2013年10月,日本65岁以上老年人口占总人口的1/4。2012年,日本成人尿布市场零售额首次超过婴儿尿布。按照联合国定义,当一国或地区65岁以上人口数量占总人口比例超过20%,即进入“超老龄化”。据日本厚生劳动省调查,由一名老人照顾另一位老人的“老老护理”家庭,已经超过了日本家庭总数的一半。

  伴随老龄化的还有人口总数减少。日本总人口数从2008年起连续下降。在刚刚过去的2014年,日本人口自然减少约26.9万人。其中,新生婴儿约100万人,创历史新低,而人口死亡数创下战后新高。据日本国立社会保障和人口问题研究所推算,2030年日本总人口将由2010年的1.28亿人跌至1.17亿人,2050年继续跌至9708万人,老龄化率将分别上升至32%和39%。

  老龄化最直接的后果是社会保障负担越发沉重。日本拥有全球最高的财政赤字率,财政赤字总额是国内生产总值的两倍多。财政支出的三成以上用于社会保障。老年人口赡养比(20—64岁劳动年龄人口与应赡养老年人口之比)是衡量养老负担的重要指标。1965年日本9.1个劳动人口赡养1个老人,2012年变成2.4个劳动人口赡养1个老人,而到2050年将变成1.2个劳动人口赡养1个老人。

  经济创新动力渐失

  由于劳动人口减少,且不断向东京、大阪和名古屋等几个大城市集中,导致日本多数地方经济长年不振。由原总务大臣增田宽也领衔的民间研究机构“日本创生会议”去年发布报告称,到2040年日本全国1800个自治体(市区町村等各级地方政府)中的将近一半或因人口减少而面临消失。

  日本北海道有一座叫夕张的城市,因2007年“城市破产”事件被世人熟知。夕张早年以煤炭开发兴盛,在1960年人口巅峰期,约有12万人。而到了1990年,人口跌落到2.1万人。就在这一年,当地最后一家煤矿厂倒闭,最后一批矿工远走高飞。人口自然死亡以及大规模破产倒闭事件,又让这座城市人口减半,目前该市只剩下不到1万人。

  夕张是日本居民最年迈的城市。2010年它的居民平均年龄为57岁,2020年预计将上升到65岁。在夕张,与每一个婴儿出生相对应的是12个人死亡。从1998年到2012年,夕张的人均税收下降了将近1/3。

  日本丽泽大学清水千弘研究室最近出版研究报告认为,“夕张现象”是日本进入超高龄社会的写照。由于人口减少以及养老负担加重带来的支付能力下降,2040年日本全国地价平均将下降到2010年的1/3左右。日本要维持现有地价水平,必须将劳动年龄标准从现在的64岁提高到74岁。也就是说,到75岁才可以领取退休金。

  超老龄化严重影响了日本经济的活力。日本于1995年前后进入劳动人口数量减少时期,与泡沫经济破裂进入“失去的十年”在时间上高度重合。研究显示,日本社会近年创新动力降低也与日本人口结构老化密切相关。

  “抗老”处方难见成效

  2013年6月,大阪一名70岁的妇女用刀刺伤90岁的丈夫,原因是老伴卧病在床15年之久,她实在撑不住“地狱般”的看护责任。虐待老人、照顾者自身积劳成疾等社会问题频发。

  日本厚生劳动省调查显示,日本护理人员的数量预计在“团块世代”达到75岁以上时的2025年出现30万人缺口。截至2014年3月,约有52万日本老人等待进养老院,其中24%从5年前就已经开始排队。

  “日本创生会议”6月4日发表的一份向中央和地方政府的建议书提出,鉴于今后10年内东京首都圈75岁以上老人剧增,希望将老人们移居到医疗、护理设施及相关人才较为充裕的富山市和鹿儿岛市等26个道府县的41个地区。

  富山市是典型的老龄化人口流出地区。从2005年起,该市根据老龄化时代人口“回归市中心”的趋势,重新规划城市布局和基础设施。通过老人免费乘坐公交、改闲置学校为老人健身房等措施,鼓励人口向市中心集聚。该市市长森雅志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希望打造一个可持续的“宜老城市”。虽然富山市仍面临自然人口减少的现实,但近年来从其它地方迁入的居民正在增加。

  不过,也有地方政府对移居计划表示谨慎。神奈川县知事黑岩祐治认为,“勉强使老人移居到地方令人感到不自然。”

年轻女性被赋予了更多期望,日本政府不仅希望她们更多生育,还在3年前出台计划鼓励她们在生完孩子后继续工作。然而,阻碍日本女性走上工作岗位的不仅是孩子,还有老人。据日本统计局提供的数字,过去5年,为了照顾家中老人,超过48万名日本人不得不辞职或改换工作,其中约八成是妇女。

  一些学者建议日本放宽移民政策,吸引外国年轻人填补劳动力缺口。但在这个长期以单一民族为主的国家,目前还不是件容易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