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人口 > 亚洲 > 中国 >

中国人口红利 人口红利加速衰退

时间:2014-12-30 08:48 类别:中国 人数:

第6次全国人口普查最新数据,数据显示,中国人口从2000年的12.65亿增至13.39亿。

令人口学家关注的是,中国60岁以上人口占了总人口的13.3%,较2000年上升了近3%;而0-14岁人口占比为16.6%,而这一数据在1990年为27.69%,新生人口增速快速下降。

人口增速下降

提到人口形势,最基本的是对当前人口数量及增长态势的研判。

自然增长率在下降基本上是学界和官方达成的共识。

根据第六次人口普查(以下简称六普)数据,过去十年人口年均增长0.57%,比1990年到2000年的年平均增长率1.07%下降0.5个百分点;十年来我国人口增长处于低生育水平阶段。

社科院人口所研究员郑真真补充道,从1990年代末期,中国的自然增长率就在10%以下,这是一个非常低的增长率。

另一个支撑人口增速下降的证据,来自人口统计数据之间的“矛盾”。

根据2010年的统计公报,根据预计,2010年末全国大陆的总人口134100万人,而本此次六普的数据却显示,2010年11月1日参与人口普查登记的全国总人口为1339724852人,普查数字低于统计公报数字,这还在多年来是第一次。

中国人口新刻度:人口红利加速衰减?

从学理上解释该矛盾可发现,如果通常更认可普查数据,那么,中国的人口总数增速,实际上在快速下降,并没有抽查和预测数据那么快。

过去十年,人口净增长7390万人,年均增长率是5.7‰;这与1990年到2000年的十年间,人口净增长1.3亿,年均增长是10.7‰,不可同日而语。

“后一个十年比前一个十年人口净增长减少了约5600万人,表明我国人口过快增长的势头继续得到有效的控制。”马说。

而这,得益于一直以来我国实行的计划生育政策。马说,中国有效控制了人口的过快增长,“实现了人口再生产类型从‘高、低、高’(高生育率、低死亡率、高增长率)的模式向‘低、低、低’(低生育率、低死亡率、低增长率)的模式转变。”

即便如此,对下一步人口的总体增长态势,主流的观点并不认为需要掉以轻心,反而是谨防反弹。

此前由人口计生委主持的,于学军等多位研究者参与的国家人口发展战略研究报告就认为,由于流动迁移人口规模庞大,增加了计划生育管理和服务的难度,低生育水平面临反弹风险。

该报告的课题组同时认为,现阶段的低生育水平很不稳定,群众生育意愿与现行生育政策的要求有较大差距,多数地区人口增长存在反弹势能,尤其自实施计划生育政策以来,全国累计共有近1亿独生子女,这部分人陆续进入生育年龄,将使生育水平有所提高。

人口红利加速衰减

所谓的“人口红利”,是指一个国家的劳动年龄人口占总人口比重较大,抚养率比较低,为经济发展创造了有利的人口条件。

测算发现,2010年的劳动年龄人口比2000年增加了1.5亿,年均增加1500万。但0-14岁的人口在2000年是2.89亿,目前减少到2.22亿,减少了6000万。

由于新出生人口在快速减少,河北大学人口研究所副所长王金营判断,预计在2015年左右新增劳动年龄人口会变为零,而总的劳动年龄人口,约在2017年到2022年的某一年,进入高峰后开始下降。

“这意味着此时依赖劳动力供给量大,来刺激经济增长的优势条件丧失,中国经济增速可能会开始掉头向下。”他说。

此前国研中心专门报告显示,随着中国劳动力廉价的优势逐步丧失,中国的潜在经济增速可能在“十二五”后的某一年下降2-4个百分点。

中国在20世纪最后20年人均收入增长的四分之一可归因于人口红利,他们认为,在2013年人口抚养比将呈不断下降趋势,而这相应会带来人口红利的转折,蔡昉预计我国的人口红利只剩10年左右,清华-布鲁金斯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王丰更是认为,中国人口红利只剩3年。

据此有人口专家建议,中国需要尽快调整计划生育政策,使得总和生育率水平提升。

所谓的总和生育率,即一个妇女一生中生育孩子的总数。按照人口学的规律,全国总和生育率2.1是人口更替的一个平衡指标。一旦总和生育率超过2.1,人口数量就会增长,而小于2.1,人口数量就会下降,只有保持2.1,人口总数才会保持稳定。

目前的总和生育率预计比学界一般认为的1.8要低,这意味着下一步一胎政策需要调整。

并且,从国外观点看,多个国家为了缓解老龄化问题,往往采取鼓励生育的政策以提高生育率。这也被专家佐证为需要大胆放开“二胎”。

但在翟振武看来,放开二胎政策就可以缓解人口老龄化,是个误解。

“我国从2000年起进入老龄化社会,老年人口正以每年800万的速度递增,目前已达到1.5亿人。预计到2040年前后,老年人口将达到4亿人的峰值,占总人口的31%左右。目前,我国的出生率是1.7至1.8,即一对夫妇平均生1.7至1.8个孩子,即使从现在开始实行普遍的‘二胎’政策,将出生率提高到2,到2040年,也只能将老年人口在峰值时的占比由31%降到29%,意义不大。所以,放开二胎政策对缓解老龄化的作用可谓杯水车薪。” 翟说。

在这个问题上,于学军与翟振武的观点相同。

2007年于在接受某网站采访时就表示,人口老龄化和计划生育有着某种关系,但是人口老龄化问题的产生有着深刻的社会、经济、文化方面复杂的背景和原因,不能完全用人口政策的调整来解决这个问题。

在他看来,多生孩子不一定能解决养老问题,重要的是养老制度的设计。如果真的放开生育政策,可能会在某种程度上缓解老龄化的问题,但是又可能带来另外的负面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