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人口 > 亚洲 > 中国 >

人口状况与国力发展

时间:2015-10-28 10:39 类别:中国 人数:

人口既是基本国情,也是基础国力。截至2014年末,全国大陆总人口为136782万人,其中0-15岁(含不满16周岁)人口23957万人,占总人口比重为17.5%;16-59岁(含不满60周岁)人口91583万人,占比为67.0%;60周岁及以上人口21242万人,占比为15.5%。我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也是第一人口大国。探索影响国力的人口因素,对于提升我国国力具有重要价值。

  人口总量与国家国力密切相关

  1.衡量一个国家人口适量与否要考虑三个因素

  一是人口与资源和环境的可持续发展,既满足当代人的需要,又不损害后代人满足需要的能力的发展;二是国家目前及今后一个较长时期经济社会发展所需要的人力资源;三是世界整体特别是周边国家人口数量的增减及其对人口输出和输入的需求。

  2.维持适量人口是一个国家的国力基础

  放眼世界,经济发展较快的国家,大多人口数量较多,特别是年轻劳动人口比重较大,如亚洲的中国、印度、印尼等,非洲的尼日利亚等。相反,经济衰退且难以振兴的国家,多数表现为人口总量锐减,老龄化严重且无法逆转,这在日本表现得最为典型。从总和生育率看,日本1950年为3.65,1989年下降到1.57,到2005年再创历史最低的1.26,步入人口锐减不可逆的进程。日本人口锐减从经济价值、国际影响力、可持续发展、国家安全与国内政局、国民生活水平、国家发展模式等多方面影响了国力。因此人口数量要逐步降低,不可大起大落。

  3.把未来人口惯性负增长的长期和严重影响纳入决策视野

  如果我国生育水平维持在现行政策生育率,即1.47水平上不变,未来人口惯性负增长将是长期和严重的,即便在30年后将总和生育率提高到更替水平并维持下去,我国在本世纪的后几十年内仍无法逆转人口持续下降的趋势。因此,制定人口决策必须将未来人口负增长纳入视野。

  人口流动是人力资源转化为人力资本的社会平台

  无论是国内人口流动还是海外移民,都是个人或家庭寻找新的发展机会和生活方式的途径,也是提升人力资本的途径。

  1.不断提升把人力资源转化为人力资本的能力

  从一定意义上说,刚毕业的学生,有知识和潜在能力,但只能说有人力资源,没有形成人力资本。正如资本是带来价值增值的货币一样,人力资本是带来价值增值的人力资源。同样,在原籍缺乏创业、就业资源的人口,即便有体力、技术等,也只是人力资源,是潜在的人力资本,只有通过流动,寻找到可以创业和就业的环境,其人力资源才转化为人力资本,潜在的人口红利才转化为现实的人口红利。政府的职能是尽可能减少人口流动中出现的制度和政策性障碍,给每一个国民打造公平、畅通的流动平台,不断提升人力资源转化为人力资本的能力。

  2.我国海外移民的规模和迁移率都不算高,人员国际交流尚待加强

  按照联合国的统计口径,我国海外移民总量1990年有409万人,2000年有549万人,2010年有876万人,2013年有934万人。我国是世界第一人口大国,但海外移民的总量并非最多。从世界排名来看,我国2013年海外移民总量居世界第四位,低于印度(1420万)、墨西哥(1320万)、俄罗斯(1080万)。从海外移民占总人口的比例来看,2013年世界平均水平为3.3%;发达国家人口外迁率较低,大多为2%-5%;发展中国家人口外迁率通常较高,一些国家高达20%以上;而我国,这一比例只有0.7%。因此,我国的人口外迁规模和迁移率都不算高,人员国际交流尚待加强。

  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发展趋势

  截至2014年末,我国60周岁及以上老龄人口达21242万人,其中65周岁及以上人口达13755万人,21世纪的中国将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老龄社会,并呈现出六大特征:老年人口规模巨大,老龄化发展迅速,地区发展不平衡,城乡倒置显著,女性老年人口数量多于男性和老龄化超前于现代化。

  1.我国老龄化面临的现实困境

  一是未富先老,表现在我国大多数老年家庭的房产、存款、股票等财产存量低,难以通过变现家庭财产来应对长期患病治疗、卧床护理等风险。二是老年人口整体素质不高、患病率高,生活不能完全自理人口数量大、比例高。三是独生子女父母家庭和空巢家庭众多,生病或长期卧床的老人难以得到家人的日常照料护理,家庭养老面临诸多困境。四是社会养老资源短缺,特别是社区和社会组织的养老资源十分有限,导致以居家养老为主、社区助老为辅的养老方案难以落实。五是以社会保障为核心的各种缓解老龄社会风险的制度尚不健全,国家和社会应对老龄社会风险的各种资源严重短缺。

  2.提升老年人口自理和家庭养老能力

一是把延长老年人健康、劳动和生活自理能力设计为一项社会建设工程。二是发掘家庭的资源和养老、助老功能。三是发掘社区助老帮扶的资源和功能。四是建立并壮大老年人自助助人的社会组织。

  人口领域的科学、人文与国力建设

  探索人口与国力的根本关系,是人与人口、人文与科学的关系。人口与科学是硬实力,人与人文是软实力。人口学是科学,科学是可以精确计量、指明因果或逻辑关系的。人口在根本性质上是人文,人文是神圣且难以计量的价值判断和选择。

  人的发展是衡量一切发展的根本。中国人常说,“人是万物之灵”。古希腊哲学家普洛泰戈拉提出的著名命题,即“人是万物的尺度”,都意味着只有人才有价值尺度,没有人,世界万物就没有价值和意义可言。西方倡导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优胜劣汰,这些是科学。科学作为工具理性永远要受人文价值的统领。中国文化在世界民族之林中存在的价值,是具有浓厚的爱家、亲情、友谊和乡愁,是“厚德载物”、“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道法自然”……,是人文,这是中国文化永恒的魅力,也是中国最坚实的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