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人口 > 亚洲 > 中国 >

更多家长愿“养女防老”

时间:2015-11-23 10:31 类别:中国 人数:

二孩政策全面放开后,“生不生”一直是不少育龄人群热议的话题。昨天,第15届中国经济学年会在华东师范大学开幕,一项对上海9个区1489对新婚夫妻的调研显示,仅有25.02%的夫妻一致有生育二孩的意愿。昨天在现场,全国60余所大学经济学院负责人、高校及相关机构的专家学者和特邀嘉宾等600余人深入探讨中国经济新常态、回应当前经济社会热点。

 

3成夫妻生育意愿不一致

 

调研显示,其中12.51%的家庭中,妻子生育意愿高于丈夫;17.85%的家庭中,妻子生育意愿低于丈夫

 

生育决策是夫妻双方共同决定的事,但一直以来网络上大多数的生育意愿投票往往反映的是个人意愿,有些调查通常由夫妻任意一方回答或仅限育龄女性回答,但其实只有夫妻一致的生育意愿才对实际的生育行为有较好的预测作用。为此,华东师大社会发展学院人口研究所卿石松副教授进行了一项《生育意愿中的独生属性与夫妻错位差异》研究,对徐汇、黄浦、长宁、普陀、浦东、闵行、宝山、嘉定、奉贤等上海9个区的1489对新婚夫妻进行了双方生育意愿的调查,受调查者的平均年龄为28.03岁,且都处于20-40岁的育龄期。其中,有63%的夫妻为“双独”,大部分为初婚。

 

昨天,卿石松在大会上公布了这一调研结果。调研显示,当丈夫是独生子时,有意愿生育二胎的比例为57.14%,而妻子是独生女时,这一比例则降到42%,不过总体而言,夫妻双方是否独生子女,在平均生育意愿上的差异并不大。而影响较大的则是收入情况,丈夫的经济收入水平显著影响妻子的生育意愿,在丈夫收入高、妻子收入低的家庭,生育二孩的意愿相对较高,反之,妻子的收入水平对丈夫生育意愿的影响则很小。此外,夫妻双方均为高收入或是均为低收入,生育二孩的意愿都较高。

 

虽然二孩政策全面放开,但并不意味着夫妻双方在生育意愿上就会达成高度一致。调查显示,有30.36%的夫妻生育意愿不一致,其中,在12.51%的家庭中,妻子的生育意愿高于丈夫,而17.85%的家庭中,妻子的生育意愿低于丈夫。在所有受访者中,仅25.02%的夫妻双方一致有生育二孩的意愿。

 

卿石松副教授表示,夫妻单方面的生育意愿往往高于实际的家庭生育意愿。比如,在这次调查中,妻子和丈夫分别打算生育两个孩子的比例分别为37.05%和39.76%,但夫妻双方一致打算生育二孩的比例仅有25.02%。当夫妻双方生育意愿不一致时,实际的生育行为远低于任意一方的生育意愿。

 

更多家长愿“养女防老”

 

专家表示,养女防老观念逐渐深化有望在未来一定程度上缓解性别比失衡问题,对人口结构的挑战发挥重要作用

 

二孩政策全面放开后,“生不生”一直是不少育龄人群热议的话题。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博士后杨小军在年会上发布的《城市青年生育意愿及其影响因素分析》选取了桂林、无锡、兰州这三个代表中国中等收入水平的城市为例,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越来越多人倾向于“养女防老”。

 

此次调查选取了三个城市1976年-1986年出生的近千名青年。其中,72%的受调查者本人为独生子女,八成已婚,79%的人已生育有一个孩子。调查发现,在没有任何政策限制的理想状态下,有74.28%的人表示最理想的孩子数是2个,仅18%的人认为理想孩子数是1个。

 

那么,哪些因素会对这些青年的生育意愿产生比较重要的影响呢?调查发现,受教育水平越高、一般收入水平也越高,希望生二胎的比例也越高。根据受访者的主观回答,97%的受访者认为经济条件是影响他们多生孩子的主要因素。

 

双独家庭的理想孩子数(1.93个)略高于单独家庭(1.84个),其中,独生子女理想孩子数为2个的比例(72.91%)低于非独生子女(77.78%),双独家庭理想孩子数为2个的比例(71.95%)低于单独家庭(74.4%),换句话说,非独生子女受访者更希望自己的孩子有一个弟弟或妹妹。

 

此外,男性的理想孩子数略高于女性,已婚人士的理想孩子数高于未婚人士。换句话说,男性的生育意愿高于女性,已婚人士的生育意愿高于未婚人士。

 

值得关注的是,虽说“生男生女都一样”,而且传统观念认为“养儿防老”,但调查显示,越是觉得“靠孩子养老重要”的人,越倾向于生育二胎,而且特别希望生女儿,特别是对于育龄女性来说,更愿意“养女防老”,这与传统的“养儿防老”观念已有了明显区别。

 

此外,祖辈对小夫妻是不是生孩子、生几个孩子的影响也比较明显,尤其如果祖辈对生育方面施加的压力大,使男方会更想生育二胎,且更希望生儿子。

 

杨小军表示,随着养女防老观念的逐渐深化,有望在未来一定程度上缓解性别比失衡的问题,从而对中国人口结构的挑战发挥重要作用。而从另一方面来说,我国未来的人口发展,不仅要关注对现有生育政策的调整,更要加强新的养老观念的宣传和社会保障制度的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