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人口 > 亚洲 > 中国 >

延长二胎产假,你赞成吗?

时间:2015-11-27 10:28 类别:中国 人数:

30多岁的孩子妈刘意(化名)最近有点烦。

自从二孩政策开放后,公公婆婆、父母、老公就全都嚷嚷着要她生二胎,还说如果不愿意生,就是破坏了家庭和谐。出门逛街买菜,遇到不论是熟悉的还是脸生的亲戚长辈,闲聊几句,也总绕不开生二胎这个话题。可问题是,即便抛开生二胎对她事业的影响不谈,就那么丁点产假,她哪敢生啊。

“按国家规定,生二胎产假只有98天,3个月多一点而已。先不说年龄大了产后恢复慢,这点时间连给小宝宝喂奶都不够,还要照顾大的,到头来没准两个孩子都带不好。如果3个月后就必须回去上班,这场景,我真是不敢想。”刘意对记者说,这样的难题不是只有她一个人有,她身边很多准“二胎妈妈”都有这个顾虑。她们时常在微信群里讨论,既然国家现在鼓励生育二孩,为啥不把配套政策也跟上,适当延长二胎产假呢?

硬需求摆在那里

刘意所想并非杞人忧天,她担忧的正是王先生现在面对的情形。

王先生在北京一家事业单位工作,“单独二胎”政策出台后,他和爱人毫不犹豫要了二宝,从此,夫妻俩就变得异常忙累,像陀螺一样转个不停。

按规定,第一胎男方有10天左右的陪产假,但二胎是一天假也没有的。“很多人都不理解,爸爸又不生孩子,要产假干嘛。我们大宝生下来就送回老家带,所以我以前也觉得男方产假可有可无。可是这回自己带二宝,很多问题就有了亲身感受。”王先生告诉记者,由于没有陪产假,老婆除了哺乳、产后休息,还要负责给孩子洗尿布、洗衣做饭、清洁打扫,外加接送上幼儿园的大宝等诸多杂事。

王先生很心疼妻子。“我很想多履行照抚义务,帮老婆分担一些,也想在家多陪陪孩子,可我没有假啊。再说,我们收入不高,两个孩子外加房贷,处处都要花钱,在单位我必须拼命干多赚点,晚上到家其实已经累得不行了。”

如今王太太的产假只剩下20天,今后咋办?“想过请家里老人过来帮忙,但一是家里房子小、住不开,二是老人有些教育方式我们也不太认同,孩子最好还是父母自己带。请保姆吧,太贵,还不放心。如果老婆能在家多休假一段时间,那就好了。”王先生现在是既心急上火,又无可奈何。

高达88.9%的受访者都希望延长二胎产假。其中15.3%的受访者希望延长至4个月,40.7%的受访者希望延长至6个月,26.0%的受访者希望延长至1年,6.8%的受访者希望延长至3年。不希望延长的仅占2.7%。

由此看来,延长二胎产假,已是大众热盼的配套措施,亟需纳入相关部门讨论议程。

谁来出这笔钱?

南开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所所长李建民认为,从世界平均水平来看,中国的产假并不算短。虽然北欧一些国家有三四百天的假,不过这不叫产假,叫育儿假。韩国之前为了刺激生育,也曾延长过育儿假。

“我国也应该提倡育儿假,但带薪育儿假的钱从哪儿出,这是个问题。因为我们没有相关的保险来支持这笔费用,企业肯定不愿意出这笔钱,国家有没有可能出,通过什么机制,这些都需要研究。”李建明说。

抚养一个孩子,不仅是家庭的责任,更是社会的责任。政府有义务为孩子的成长提供良好的环境,包括婴幼儿时期父母的照料和陪伴。而目前,我国的生育政策,还需要更多关怀性的措施。有专家表示,若要延长二胎产假,就需要政府拿出真金白银,以国家福利的形式为“全面二孩”兜底。比如给雇佣女员工的企业适当补偿,提供税费减免等政策支持。

“生育政策的调整如果缺乏相关支持性政策,就很难达到效果。”南京大学社会学院社会工作与政策系教授陈友华也表示,国家要给予更多的财政支持,以减轻两孩的家庭负担。包括给予孕产妇更长的假期、建立更多的托儿所、幼儿园等。甚至要调整幼儿园作息时间,以便跟双职工家庭的工作时间相匹配。

此外,延长产假的一个重要目的是便于女性哺乳,因为新生儿全母乳喂养的时间一般是6个月。因此,政府还需要在公共场所增设哺婴室,并通过政策和资金的鼓励引导企业设立哺婴室,让女性走出家门后,也有一定的私密空间进行哺乳。

需避免职场歧视

不过,延长二胎产假也不是越长越好。《中国青年报》的调查显示,绝大多数不赞成延长二胎产假的受访者皆是担心这不利女性职业发展。对于用人单位而言,在此背景下招收女性职工,意味着更多付出及更少收益。这无疑会加剧现已存在的就业歧视,使女性就业形势更严峻。

许多网友也持同样的观点。在职场上,女性产假长,还要带薪,还有可能要生两个。男性没产假,竞争力一下就上去了。谁还雇姑娘?不雇姑娘,男的那点薪水,供得起全家生活吗?所以到最后,女性更倾向于选择收入高的男性,底层的男性朋友们就越来越找不到老婆了。

问题的关键,还是要找到一个各方利益的最大公约数。

政府也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并在做相应的努力。前段时间,国家卫计委召开新闻发布会,承诺将积极推动调整完善生育产假和配偶陪产假制度,同时要保障女性就业权益。

“生育是社会责任,不能由女性独自承担,更不能使她们因这一无法替代的贡献而堕入弱势群体。”中南大学社会学教授李斌说,政府应该采取配套措施,比如通过减少税收、资金倾斜等手段激励雇主聘用女性,约束、引导用人单位积极承担性别平等方面的社会责任,使女性在劳动力市场中的地位得到保护。

另外,还有专家建议,国家应采取措施,减轻生养二孩的家庭的照料负担,使妈妈有精力兼顾工作和照顾幼儿。比如,一些发达国家的社区,有专门的托儿所、有受过培训的志愿者、有针对稍大一点儿童的图书馆,无论是尚不能自理的幼儿,还是放学后没处可去的小学生,都可以在社区中得到看护、找到玩伴或进行阅读、自习。这就打消了家长的很多顾虑,也不必到处找课外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