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人口 > 亚洲 > 中国 >

二孩政策放开对劳动力市场会产生什么影响

时间:2015-11-30 11:36 类别:中国 人数:

全面二孩时代已经开启。

十八届五中全会宣布,我国将实行普遍二孩政策。这不仅仅将会对中国家庭结构带来影响,更值得关注的是,这一政策调整将影响未来中国经济的发展。人口红利如何延续,成为最近几年经济学家讨论的热点。

近日,北京师范大学劳动力市场研究中心发布《2015中国劳动力市场发展报告》(以下简称《报告》)。

《报告》课题负责人、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院长、北京师范大学劳动力市场研究中心主任赖德胜认为,“放开了生育政策,效果尚需观察。”由于经济减速和人口拐点的到来,我国劳动力市场上出现了“供需双降”的情况。人口红利正在逐渐消失,需要尽快提高劳动力素质,以质量取代数量。

劳动力市场“供需双降”

根据《报告》,今年劳动力市场出现了“供需双降”。

从劳动力供给来看,2015年,我国城镇新增长劳动力有1500万人左右,其中,高校毕业生749万人,另外还有中专、技校和初中高中毕业生。而在总量需求方面,2015年中国的就业目标是城镇新增就业1000万人左右。这就意味着,劳动力市场中的供需差大约500万人。

根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的统计,今年1至3月,全国城镇新增就业324万人,同比减少20万人。一季度末城镇登记失业率为4.05%,同比和环比均小幅下降。

按照惯例,春节之后的3个月是招工高峰,但根据公共就业服务机构上报的数据,一季度进行招聘的企业数以及企业招聘的工人数都出现了下降。

中国人力资源市场信息监测中心对全国主要城市的监测显示,2015年一季度,用人单位通过公共就业服务机构招聘各类人员约525万人,进入市场的求职者约469万人。与去年同期相比,需求人数减少了91.9万人,下降了15.7%;求职人数减少了78.6万人,下降了15.1%。

根据上述《报告》,新增就业同比减少和劳动力市场的“供需双降”为近年来一季度用工旺季少见的情况,显示出经济下行压力正向就业端传导。

“当前劳动力市场总体是好的,企业用人端和就业端都没有出现剧烈波动,但是,自2012年开始到2014年,劳动力人口是逐年减少的。”赖德胜说。

我国劳动力人口自从2012年出现拐点后,总量持续下降。2014年,16周岁以上至60周岁以下(不含60周岁)的劳动年龄人口9.16亿人,比上年末减少371万人,这已是第三年连续下降。

“人口红利指的是一国劳动年龄人口占总人口比重大,为经济发展创造了有利的人口条件,经济呈高储蓄、高投资、高增长的态势。”赖德胜说,但是,随着国民经济的迅速发展,再加上严格的计划生育政策的抑制作用,我国人口增长率快速下降,劳动年龄人口增长在近些年出现了拐点。这表明,维持了多年的推动国民经济增长的“第一次人口红利”逐渐衰减。

衡量人口红利的一个重要指标是社会总抚养比,即非劳动年龄人口和劳动年龄人口的比例。非劳动年龄人口包含了少儿和老人。

社会总抚养比的数值越大,意味着抚养压力越大,劳动力结构越差,人口红利越低。如果社会总抚养比是50%,意味着平均两个劳动者养一个不能劳动的人。如果是100%,则意味着1个劳动者抚养一个不能劳动的人。目前,我国少儿抚养比是22.5%,老年抚养比13.7%,社会总抚养比36.2%。

赖德胜告诉记者,在实行计划生育政策前,我国少儿抚养比高,老年抚养比很低。

据已有的统计数据记载,1982年,中国社会总抚养比是62%,少儿抚养比是54%,老年人口抚养比8%,但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一直到2013年以后,少儿抚养比下降,老人抚养比开始上升。

也不是所有观点都认为中国现在的人口红利消失了。有数据显示,一些发达国家社会总抚养比甚至比中国还高,比如,英国54%,德国52%,法国56%,美国50%,日本61%,韩国37%。这样的对比显示,我国还处在人口红利时期。

全面二孩政策能新增多少劳动力

毫无疑问,人口问题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正在逐渐显现。

一方面,劳动年龄人口下降,另一方面,老龄化加快带来养老问题。

赖德胜说,90后比80后少了几千万人,00后比80后少了1亿人。再过10年,20岁年龄档人口比40岁年龄档人口少了1亿人。“10年少1亿人,很严重。”

全面二孩政策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出台的。

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培安此前表示,据预测,实施全面二孩政策,到2050年可增加3000多万劳动力,到2050年,老年人口在总人口中所占比重,与不调整政策相比降低2个百分点,将在一定程度上减缓人口老龄化进程。

在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副教授、KAB(Know about Business)创业教育中国研究所副所长刘帆看来,全面二孩政策将对未来劳动力增加起到相当作用,劳动力供给增加,劳动力参与率提高,一定程度上将缓解养老压力。

但刘帆并不认为这一政策将带来人口的迅速增长。

“这一政策对劳动力市场是一种潜在的影响,如果生育欲望和能力不是同步增加,不会造成爆发性的人口增长,劳动力供给量也不一定会大幅增长。” 刘帆说,总体来说劳动供应量会是一种平缓的增长。

在赖德胜看来,当前生育成本提高很快,年轻人也更加追求个人幸福。

从经济学角度看,生多少孩子好,需要看生孩子成本收益的比较,赖德胜说,生孩子是有收益的,第一个是来自养老,但更重要的是把孩子看做人生快乐的源泉。现在生育少了是因为成本增加了。“人们更愿意要高质量的孩子,而不是追求数量”。

据《包头晚报》报道,《内蒙古自治区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出台以来,包头市在全市范围内开始实施“单独二孩”政策。截至2015年4月底,政策实施1年零1个月。包头市符合“单独二孩”政策的家庭共2.8万个,累计申请领取二孩生育指标900个,实际批准900个,符合政策的绝大多数家庭都没有申请,二孩生育比例较低。包头市统计局抽样调查结果显示:仅一成多有配偶育龄妇女表示有“二孩”生育意愿。

人社部社会保障研究所医保研究室副主任董朝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全面二孩政策能在多大程度上提高生育率仍值得担忧。2013年实施“单独二孩”政策后,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4年全国出生婴儿数仅比2012年增加49万人,约增加3%。

要用人才红利弥补人口红利损失

对于全面二孩政策带来的政策效应,目前比较一致的观点是,这一政策将会扩大青年劳动力供给。

人社部劳动科学研究所就业与人力资源市场研究室陈云博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人口政策调整将增加青年人口数量,从而改善整体劳动力供给结构。

值得注意的是,劳动力供给结构会直接影响到就业、失业状况。

陈云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劳动力市场中青年劳动力供给减少,将加剧劳动力供求的结构性矛盾,降低人力资源市场流动性,弱化社会创新能力。

《报告》指出,虽然当前公开失业率不高,但隐性失业现象却广泛存在。

“与传统的隐性失业主要分布在农村地区不同,当前的隐性失业主要集中在城镇地区。”赖德胜说。

目前,我国主要采取城镇登记失业率的统计方法,农村流动劳动力在很大程度上被排除在外。虽然一些调查研究表明,农民工的失业率比城镇失业率要低,但农民工职业不稳定,工作不充足。

此外,城镇失业或无业青年,包括大学毕业生在内,不登记的现象很普遍。

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的相关研究表明,2012年6月,中国城镇失业率为8.05%,外来农村人口总体失业率为6%,均高于官方公布的数据。

赖德胜说,近两年,由于经济下行,为了维护劳动力市场稳定,一些地方政府出台了一系列补贴性政策,对不解雇员工甚至多雇员工的不景气企业进行补贴,导致部分企业冗员增多。

而在失业人群中,结构性失业特征明显。在赖德胜看来,结构性失业就是大学生就业难与农民工招工难同时存在。

《报告》指出,目前,制造业、建筑业、房地产业吸纳了50%以上的投资,但就业人员的平均受教育年限未达到高中以上。这几个获得大量投资的产业吸纳大学生就业的能力十分有限。说明我国经济发展方式依然停留在依靠大量投资拉动的阶段,并且由于劳动力长期处于“无限供给”状态,使得经济发展产生了“劳动力依赖症”。

“劳动力依赖症”对劳动力市场产生的影响是,在投资驱动下,以农民工为代表的低端劳动力有了巨大需求。在农村可转移劳动力逐渐减少,劳动力出现“刘易斯拐点”的情况下,导致了民工荒现象。

“人口红利消失的问题可以通过人才红利弥补。”赖德胜说,因为过去人口红利主要体现在人口数量上,而从人口质量上看,大学生创造的生产力显然更高。未来通过人口素质的提升将能弥补人口红利消失带来的冲击。

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张车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中国经济要提高竞争力、保持劳动力优势,必须要提高劳动力的素质,不断升级劳动者的技术水平,这不仅是今后经济转型升级的一个抓手,也是中国经济保持增长潜力的关键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