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人口 > 亚洲 > 中国 >

中国人口结构扭曲 人口危机现端倪

时间:2015-12-02 10:40 类别:中国 人数:

2015年10月29日,十八届五中全会公布,一对夫妻可以生育两个孩子。这是中国生育政策的一次重大历史性转变,实行了36年的独生子女政策即告终结。

放开全面两孩是不是意味着中国人口面临的问题就会迎刃而解?

就在很多人津津乐道于全面两孩之后可能带来的出生人口增长、劳动力供应增加、老龄化程度减缓和经济潜在增长率提高等“成果”时,多年关注人口发展的人口学者、福建省统计局普查中心副主任姚美雄提出,一定要高度警醒中国已经进入低生育率陷阱这个现实,努力创造再生育的良好环境,避免全面两孩跟单独两孩一样,面临遇冷僵局。

他认为,全面两孩的实施效果事关中国发展大业和中国梦的实现,如果失去目前调整人口结构的最后较佳窗口期,中国人口安全将面临严峻的挑战。

应立即实施全面两孩

第一财经:

全面两孩政策放开之后,根据卫计委的预期,到2050年可增加约3000万劳动力,使老年人口占总人口比重降低2%,未来将使经济潜在增长率提高约0.5个百分点。根据您对中国人口现状的了解,这样的预期实现是否乐观?

姚美雄:

全面两孩政策是一项事关全局的重大战略部署,也是实现中国梦的关键一招。但值得警惕的是,我国人口形势已经异常严峻,人口结构严重扭曲,已危及人口可持续发展和国家人口安全,并可能导致未来难以实现中国梦的重大风险。

中国人口结构扭曲 人口危机现端倪

要想实现全面两孩的预期目标,必须要全力以赴,在全社会形成一个有利于生育二孩的氛围,采取积极的应对措施严防遇冷及可能产生的出生性别比失衡加剧。

单独两孩现状实施快两年了,从统计数据看,的确是遇冷了。截至2015年9月底,全国只有176万对单独夫妇申请再生育,仅占目标人群的16%。这其中还包括山东省的数据掺了较大水分。

单独遇冷,说明百姓生育意愿真的已十分低下。我们一定要吸取教训,立即实施全面两孩,不要再设置任何障碍,防止全面两孩后再出现遇冷,那样的话就会使我们错过调整人口结构的最后的较佳时机。

中国人口结构扭曲 人口危机现端倪

第一财经:您的意思是,不能只是放开全面两孩而已,而是要积极鼓励?在单独两孩放开后,我听说,有的地方如果符合政策的人群放弃生育二孩还可以得到奖励。

姚美雄:

这种现象就说明有关方面还没有真正认识到人口形势的严峻,还在用过去那种传统的控制人口数量的思维在管人口。

现在中国人口的形势已经非常严峻了。首先是人口结构严重扭曲,0-14岁的人口占总人口比例2014年只有16.5%,已经处于严重少子化,大大低于世界27%的平均水平。老龄化在加速,到2050年,我国65岁及以上的老年人口数量将达到4亿,占总人口比重将超过30%。出生性别比失衡严重。2010年,0~19岁人口男孩比女孩多了2210万,男女比例是114.6比100。

其次,中国已经掉入低生育率陷阱。近10多来年全国总和生育率在1.4至1.5间,这远低于2.1的更替水平,大大低于世界2.5的平均水平,甚至比发达国家水平1.7还低。由于我国生育率长时间低于更替水平,人口负增长趋势已不可逆转,预计2026年后就将出现负增长。

现在可以说人口危机已经初露端倪,暴露的问题只不过是冰山一角。2020年之后将全面爆发,出现招工难、娶妻难、养老难等问题,削弱经济发展动力,影响社会稳定。所以现在没有时间再耽搁了,必须立即实施全面两孩。

抓住中国人口结构调整的最后窗口期

第一财经:

您提到目前的全面两孩政策实施是中国人口结构调整的最后较佳时机,为什么有这个判断?

姚美雄:

修复扭曲的人口结构、确保人口安全已进入关键的历史节点。

目前,我国虽然是世界第一人口大国,但由于严重少子化和快速老龄化相叠加,人口结构已严重扭曲,人口安全面临重大挑战,曾经引以为傲的人口优势正逐渐丧失,未来我国人口将大而不强,难以担当支撑实现现代化、实现中国梦的历史重任。

为什么说是最后窗口期?这是因为,一方面80、90年代出生妇女生育意愿远低于70年代出生妇女,另一方面后备育龄妇女急剧减少。20~29岁活跃育龄妇女,到2020年只有8200万人、将比2015年减少25.8%,到2030年只有6600万人,将比2015年减少40%。

因此,确保人口安全的补偿性生育主力军是70年代出生妇女,但是她们中最小的也都已超过35周岁,都属于高龄产妇,怀孕概率相对较低,畸形儿概率相对较高,生育风险相对较高。

随着时间流逝,现在每年都有好几百万育龄妇女丧失生育能力。因而,我国人口发展已进入了关键的历史节点,当前及“十三五”是完善人口发展战略、确保人口安全的关键期。抢救生育机会、修复扭曲的人口结构、缓解人口危机、确保人口安全正与时间赛跑。

第一财经:

全面两孩政策公布之后,各地依然在等待《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的修改。据我调查,很多地方甚至依然在严格对育龄妇女查体,不允许提前怀孕。

姚美雄:

立即修复扭曲的人口结构,维护人口安全,促进人口可持续发展,确保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是当前人口发展的重大历史任务,也是当代人的重大历史使命。

如果错过了当前修复扭曲的人口结构最后较佳时机,即使以后鼓励生育,提高了生育率水平,由于育龄妇女急剧减少,也将于事无补,难以修复扭曲的人口结构,难以促进人口结构回升到正常水平。这将导致存在难以实现现代化的重大战略风险,不仅危及当代,也将给子孙后代带来难以估量、无法弥补的损失。

我国的人口发展战略及工作思路应立即由数量控制转向改善优化结构,在全面两孩政策实施时,同步推出鼓励二胎的政策措施。

为避免单独“遇冷”现象重演,要同步建立健全生育与养育成本的社会补偿机制,加大财政支持,在税收、就业、教育、医疗等方面切实减轻养育家庭的负担,让老百姓愿意生孩子,养得起孩子。一是在“十三五”规划中,把义务教育扩至幼儿教育,提高对城乡幼儿园的投入力度,并逐步把高中教育纳入义务教育。二是给予孕产妇更长的假期,把产假统一扩至6个月,对于用人企业增加的负担给以相应减税。

少儿人口比例18%应成为人口安全的一条红线

第一财经:

现在总体感觉大家对人口安全的危机感并不强,很多人还是觉得中国人口太多,能少生就是好事。尽管生育限制在逐步放开,这种根深蒂固的看法似乎并没有改变。

姚美雄:

是的,这种危机意识不足是非常有害的。当前我国经济下行压力较大,根本原因是人口进入新常态。由于人口红利衰减导致经济增长放缓,由于人口的剧变造成劳动力供求发生了逆转,低成本劳动力优势基本丧失并成为历史。特别是2030年后,由于后备劳动力急剧大幅度减少,我国将遇到极其严重的人口危机,将深刻影响我国由中等发达国家向发达国家迈进步伐。

人口问题是影响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关键因素。旧常态发展动力是人口红利,实现经济新常态的根本动力是创新。而青年是创新的主体,青年人口减少无疑将削弱经济新常态发展动力。

至今世界上还没有一个国家或地区在人口结构处于少子化,即0-14岁人口占总人口比重在20%以下情形下能由中等收入演变成发达经济体。当前我国发展水平离现代化目标距离还甚远,人口就已进入少子化,并且有由严重少子化向超少子化演变趋势。如果我国不能促进人口结构向正常水平回升,即使成功跨越了中等收入陷阱,还将出现跨越之后经济发展停滞不前的局面。

作为刚步入中等收入国家行列的发展中大国,合理的人口结构水平应该是0~14岁人口占总人口比重处于20%~23%的正常水平。要实现0~14岁人口所占比重由现在的16.5%向20%以上的正常水平回升,需要新增6000万人以上少儿。从当前情况看,即使全面放开并鼓励,也难以实现这一目标。

为确保实现经济新常态、实现十八大提出的第二个一百年奋斗目标,我国人口结构改善目标的底限应是0~14岁人口所占比重由现在的16.5%调到18%,这是一条人口安全红线,这至少需要新增2500多万人少儿。

第一财经:

全面放开两孩是不是可以达到18%这条红线?

姚美雄:

我们来算笔账。此次放开二孩目标人群约9000万对,其中60%育龄妇女在35岁以上,40岁以上占了50%。由于45~49岁育龄妇女怀孕概率不到10%,并且生育意愿极低,基本可以剔除,则有效目标人群只有6700万对左右。

此外,据调查,目前我国不孕不育的平均发病率为12.5%-15%。按照33%、28%、23%的生育意愿测算补偿性生育量分别为1900万人、1600万人和1300万人,这远低于修复人口结构、确保人口安全所需的2500多万人的底限数量。

当前推进全面放开二孩不是早了,而是已经严重滞后了。由于生育观念转变及育儿成本提升,全面放开二胎甚至立即鼓励生育,除了头几年有所反弹外,年平均总和生育率也难以由现在的1.4至1.5升到1.8以上,2020年人口总量也难以突破14.5亿人,人口峰值也难以突破14.8亿人。

放开“二胎”不会造成出生率的猛增和人口数量的剧烈反弹,是因为社会转型对生育起较大制约影响,从农业社会进入工业社会,生育率下降是个必然趋势。

第一财经:

从目前的形势看,您认为下一步生育政策调整应该怎样?

姚美雄:

下一步应该争取用3年时间消化释放二孩生育堆积,并随后立即转向全面鼓励生育。要修改《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为《人口发展法》。社会抚养费是抑制生育的手段,人口新常态是要鼓励生育,并且社会抚养费征收主体是二孩,三孩及以上不到5%,缺乏存在的必要性,应该尽快废止社会抚养费征收。

同时,要把0~14岁人口所占比重由现在的16.5%的严重少子化水平提升到18%以上纳入“十三五”规划目标,并成为“十三五”规划核心战略目标、硬约束目标。完成不了,要层层问责。

如果不能在“十三五”期内修复扭曲人口结构,则“十三五”之后由于育龄妇女急剧减少,修复的难度就更大了,这将导致存在难以实现现代化的重大战略风险。同时,也把新生儿性别比向103比107的正常值回归纳入“十三五”规划目标。

人口结构扭曲对民族前途和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造成冲击比人口过多影响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