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人口 > 亚洲 > 中国 >

中国劳动力人口绝对量以每年0.3%的速度在下降

时间:2016-04-11 10:42 类别:中国 人数:

“我们的预测是,亚洲经济今年整体增长还会在6%,甚至稍微超过6%左右,这会使亚洲继续保持全球GDP增长最快、财富创造最快的纪录。”6月20日,亚洲开发银行经济研究和区域合作局首席经济学家、总干事魏尚进,在2015青岛·中国财富论坛中作出上述表示。 

魏尚进表示,世界经济在经济的财富创造中,最重要的成分是GDP的创造,在过去的六七年里,世界经济的增长,大概就是在50%左右,而这其中,中国占了将近1/3,是贡献最大的一部分。“按照我们的统计,亚洲贡献了全球超过一半以上的GDP增长,是财富创造最重要的区域。”

魏尚进认为,中国的GDP增长速度的下滑,财富创造速度下降,可能有四大原因,他将其归类为:基本面因素、增长模式的转变,国际性周期的因素,自找的麻烦。

他解释说,最最重要的基本面因素中,中国的人口结构在变化,劳动力人口的绝对量大约以每年0.3%的速度在下降,计算下来,就可以解释大约每年GDP增速下降0.18个百分点。第二方面是劳动力成本上升,这表明大量的劳动人员家庭的收入在提高,但同时也表明中国原来在国际上有竞争力的行业,如今的竞争力在削弱,尤其是与周围邻国相比,他们劳动力比中国便宜很多,第二个造成变化的是经济增长模型的转型。包括更加重视内需,包括更加重视环境保护等等,这些本身都会造成增长速度的调整。

以下为演讲全文:

魏尚进:谢谢。各位大家早上好!端午节好!我首先感谢《财经》邀请我参加今天这样一个讨论,也祝贺山东省包括青岛在金融及相关领域短期内卓越的成就。

今天想跟大家讨论的就是两个问题,开场里面,第一个就是王波明先生提到世界经济格局中财富创造的格局,怎么样往亚洲转移。第二,亚洲之内有很多差异性,这个差异性我们是怎么看的,包括个人对中国的财富创造新常态的一些想法。

世界经济在经济的财富创造中,其中最重要的成分是GDP的创造,在过去的六七年里,整个世界经济的增长,大概就是在50%多一点点。其中中国占了快到1/3,30%左右,最大的一块。亚洲按照我们的统计,大概是占了50%—60%左右,贡献了超过一半以上的GDP增长,财富创造最重要的区域发生在亚洲。一个问题就是接下来还能保持这样的速度增长,这就引发到第二个问题,就是怎么看亚洲的经济增长。

亚洲经济我们的预测是今年整体增长还会在6%甚至稍微超过6%左右,这会使亚洲继续保持全球中GDP增长最快,财富创造最快的纪录。但是亚洲的各地区,东北亚,东南亚、南亚、中西亚等等,就像端午节的粽子一样,有各种口味的粽子,亚洲经济财富创造的格局也不一样,东北亚亚洲GDP比重中最大的一块,相对速度在下降,中西亚相对速度在下降,不同原因,东南亚上升速度比较快。

先看东北亚,最最重要的是中国,所以东北亚速度的下降,最主要因素是中国的速度在下降。当然,蒙古的速度也在下降,蒙古的比重非常低,这就牵扯到中国的速度下降应该怎么看,这个题目已经被反复讨论过的。

我自己看法是中国的GDP增长速度的下滑,财富创造速度下降,可能有四大类原因,我把它分别叫成是基本面因素、增长模式的转变,国际性周期的因素,自找的麻烦。我一一来解释一下:最最重要的当然是基本面的因素,其中最重要的是两个,一个是中国的人口结构在变化,劳动力人口的绝对量大约以每年0.3%的速度在下降,计算下来,就可以解释大约每年GDP的增加要下降0.18个百分点。这是很难避免的基本面,即使现在大步的放松计划生育政策,在短期之内,在接下来十几年之内,可能会恶化所谓的非工作人员和劳动力人口比例。过了十几年之后可能会有改善,这是一个基本面要素造成GDP下滑。第二是劳动力成本上升,不一定是坏事,表明大量的劳动人员家庭的收入在提高,但同时也表明很多中国原来在国际上有竞争力的行业,到今天竞争力就有削弱,尤其是周围很多邻居国家,他们劳动力比中国便宜很多,而且政府也采取改革开放措施,这会对中国增加增长模型转型的必要。第二个造成变化的是经济增长模型的转型,这是有市场基本面支持的,也有政府主导的,是很有必要的。包括更加重视内需,包括更加重视环境保护等等,这些本身都会造成增长速度会有调整。

第三是国际经济周期的因素。尽管现在美国经济在复苏,而且复苏得还是比较好,但是整个世界经济,欧洲的疲软,日本经济也是相对的不理想,这些都是中国最最主要的出口市场。所以这个因素可以归结为周期性因素,对中国有些影响。

第四,为什么我说有些因素也可能在改革中,政策变化中可能步伐过快一点,我想举个例子就是劳动力市场的改革。中国过去30多年里,经济增长中提得相对少的,但是重要的优势是劳动力市场相对灵活,来个危机可以调整得很快,我想这是中国在亚洲金融危机和全球金融危机里面几乎没有受什么大的影响的重要因素之一,不是唯一的因素,但是是比较重要的因素。

东南亚,现在整个经济形势相对他们自己来说是在往上走,其中一个例子是新加坡,当然一直在想走创新的路。除此之外,东南亚最大的国家印尼,印尼传统上有很多的问题,改革又很难,但是现在的总统有很大的改革决心,改革有很多方面,不光是对外开放,也包括印尼有一万七千个岛屿,岛与岛之间的交通运输很差,所以新政府在加大力量要加强国内的经济整合一体化。这也给中国很多企业原则上创造很多机会,我们国内多半的省,每个省、每个市都有自己的路桥公司,在高速发展的时候,有这么多的路桥公司,建筑公司,有很多事情可以做,但是经济进入转型期,是不是每个建筑公司、路桥公司在国内一定能把能力消化掉,是一个问题。现在东南亚的发展,尤其是印尼想要大幅度投资基础建设,可能给国内企业提供这样一个机会。

南亚,当然是最最重要、最最大的经济体是印度,印度传统也是改革很不容易,有很多政治制约,很多改革方案在国会很难通过,但是现在的首相默迪决心很大,虽然这个说改革慢,那个说改革慢,但是方向正确。印度现在在重复中国当时的那些情况,所以有希望,印度今年的增长率的判断是在7.8%左右,估计明年可以超过8%,接下来只要没有出大问题,可以保持8%或8%以上的增长率。如果印度能够做一些经济开放的改革,也可以给国内企业创造机会。

中西亚的国家比较复杂,虽然我们国内现在比较火热的讨论,“一带一路”,其中一带是经过中国,经过中西亚到欧洲,我去欧洲好几个国家,发现那边做生意不是很容易的,有很多各种各样的风险,政治风险、违约风险,金融管制、汇率管制的风险,可能不是很容易。那边的主要国家主要以石油、天然气丰富作为经济增长的支撑,现在由于全球油气价格相对低迷,相对一年前、两年前低很多,所以这些国家的经济遇到了很多的困难。所以整个亚洲之内,经济的增长速度很不平衡,财富创造水平也很不平衡,假设在中国企业在全球布局,在亚洲作为一个整体是在全球中,在财富创造中是领先的,但是亚洲内各个机会也不一样,包括一带和一路之间的,这两个国家群中的相对风险收益比也很不一样。我先讲到这里。谢谢。

王波明:谢谢。魏教授有关中国劳动力保护学说,前一段时间,我们的财长娄部长也讲了这个观点,但是在国内引起很大的争议,我希望你注意这个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