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人口 > 亚洲 > 中国 >

7年后劳动人口负增长 工资将上涨

时间:2016-05-25 20:23 类别:中国 人数:

核心提示:社科院报告称,2017年中国劳动年龄人口将下降,导致劳动力供求关系逆转,工资快速上升。

  “现在刚招进来的普工,月薪已经达到1500元。工资上涨的趋势还在继续。”中国拉链协会秘书长王智吾告诉记者,随着拉链行业用工成本越来越高,一些企业已经开始逐步进行技术改造,减少用工。

  在近期举行的2010年中国社会科学论坛上,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研究报告认为,预计在2017、2018年,中国总的劳动年龄人口将出现负增长。受此影响,中国的劳动力供求关系将进一步逆转,普通劳动者尤其是农民工的工资将进入快速上升的阶段。

  中国企业家调查系统于11月13日在北京发布了2010中国企业经营者问卷调查结果,“认为目前的人工成本比2009年末上升”的企业经营者占94.2%,“认为下降”的仅占0.4%;前者比后者多93.8个百分点,这一比例明显高于2009年。其中,东部地区企业和中小企业人工成本上升较为显著。

  可转移农民工变少

  根据中国数次人口普查的统计数据,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李培林发现,在2000年时,中国劳动年龄段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最高。自此之后,中国老年人加小孩占总人口的比例开始下降,老年人口比重正大幅提高。

  从不同阶层来分析,干部、管理者,以及企业主,专业技术人员,在整个劳动年龄人口的比重变化不大,但是农民工却出现巨大的分化:第一代农民工变成老年人,而新一代的农民工的加入使群体结构更加年轻化。

  数据显示,在1938年到1956年出生的人口中,农民占比达到57%,工人占比只有25%。而在1977年到1997年出生的人口中,工人占比增加了一倍多,达到55%,而农民占比则减少到25%。越是年轻人,种地的越来越少,进城做工的越来越多。

  这也意味着,农村未来可转移出来的农民工将越来越少。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李剑阁等人曾对中国3000多个村庄进行调研,发现目前已有2.3亿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到城市,约占农村劳动力总数的47.9%,而剩下仅占5.1%的2481万剩余劳动力,则基本上是难以转移出来的老弱病残。

  李培林认为,劳动年龄总人口在“十三五”期间将开始下降,加上农村人口老年化,未来转移出来的劳动人口会越来越少,这将使“招工难”问题更加突出。

  “‘招工难’将从间接性出现,变为常规性现象。”李培林说。

  如何应对“刘易斯拐点”

  中国社科院人口所所长蔡昉判断,随着中国的整个劳动力市场供求关系发生逆转,工资将出现比较快的增长。

  在劳动力供给充裕的情况下,劳动力的价格即工资往往受制于用人企业的意愿。但随着劳动力供给量快速下降,工资将因工人“用脚投票”和谈判实力的增长而出现上升。

  数据显示,2003至2009年间,农民工工资以年均10.2%的速度上涨。今年以来,农民工工资增速更是超过18%。李培林说,目前农民工的月平均工资已接近大学生初职的工资水平。

  尽管工资上涨,但同样快速上涨的城市生活成本依然威胁着农民工的城市化生存。此外,社保、医疗、子女教育等城乡分割的制度壁垒更阻碍着人口的城市化进程。

  数据显示,目前农民工失业保险覆盖比例仅为3.7%,而城镇居民比例为40%以上;农民工的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生育保险、养老保险覆盖率分别仅为13.1%、24.1%、2%、9.8%,而城市居民上述保险覆盖率分别达到52.7%、47.9%、34.9%、57%。同样生活在一座城市,但农民工群体并未享受到市民待遇。

  在破除城市制度壁垒之外,李培林还建议对农民工进行大规模培训。“随着产业结构因工资上涨而被迫升级,很多技术型的工作需要新型农民工来做,目前技术型工种普遍招不到人就是一个很大的矛盾。”

  蔡昉则建议建立完善的工资集体协商制度。他举例,日本和韩国分别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迎来“刘易斯拐点”(劳动力市场从供大于求转为供小于求,人口红利结束)后,两国采取了不同的方式来应对劳动人口下降的问题。

  日本采取建立公平的工资集体协商制度,促进企业和工人共享发展,因而劳资关系总体处于和谐状态;而韩国则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采取压制工会的做法,结果导致劳资关系持续紧张、工人经常罢工抗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