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口政策 >

中国人口政策针对二孩实践生育意愿

时间:2016-03-16 16:55 类别:人口政策 人数:

一、单独二孩实践表明当前生育意愿不高

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后,人口政策迈出了跨时代的一步——实行“单独二孩”政策。这次之所以如此谨慎,根据国家卫计委副主任王培安的解释,“如果‘同放二孩’,在放开后的头几年,妇女总和生育率可能会超过4.4(出生4700万),2027年总人口达到第一个峰值15.15亿,2044年达到15.35亿。如果‘分放二孩’,妇女总和生育率也将回升到3左右,2027年达到第一个峰值15.08亿,2045年达到第二个峰值15.14亿。” 这种预测来自于蔡昉、李建民等20多位人口学家完成的《中国人口发展报告2011/12》。他们判断即便单独二孩,生育率也会反弹到2.4左右,到2050年仍将稳定在1.75左右。

“我国粮食安全以及基本公共服务资源配置规划,均是以2033年前后总人口峰值15亿左右作为基数制定的。” 因此这次采纳了国家卫计委和中国人民大学翟振武教授课题组建议的单独二孩方案:生育率将反弹到1.8以上,累计效应释放后,会波动在1.6-1.7;总人口将在2030年达到峰值14.53亿,到2050年为13.85亿。

在2014年3月的《人口研究》上发表论文解释了为什么不能全面放开二胎:生了1个孩子的15-49岁妇女有1.52亿,60%-70%有生二孩意愿,全面放开二胎的话,将累计多出生9700万人,每年出生人口峰值将达到4995万,生育率将达到4.5。

2014年7月10日,国家卫计委计划生育指导司司长杨文庄在新闻发布会上也采纳翟振武的数据,认为如果全面放开二孩,多生9000万人对经济社会的发展会造成很大影响。

我们认为,国家卫计委以及蔡昉和翟振武课题组的结论值得商榷。首先,以资源、环境为由设置15亿人口控制上限本身缺乏科学依据,易富贤在《大国空巢》第6章以及发表在《国际经济评论》上的论文《资源、环境不构成人口增长的硬约束》中进行了详细的论证,中国的人口承载能力远远超过卫计委的预测。其次,即便中国停止计划生育并千方百计鼓励生育,峰值人口也不可能达到15亿。易富贤在2007年版的《大国空巢》中分析认为“停止计划生育也难防止今后中国人口锐减” ,2008年在北京大学中国与世界研究中心的《研究报告》上发表《停止计划生育,鼓励生育已刻不容缓》,认为“允许独生子女生二胎只是杯水车薪” 。

2012年在《到底能生多少孩子?——中国人政策生育潜力估计》中也分析,如果2015 年放开单独二孩,出生人口堆积与现行生育政策不变相比增加100万左右,超过200万的可能性很小;如果2015年全面放开二孩,补偿生育期间,每年会比政策不变多生600万左右,加上正常出生1500万,出生人口规模在2100万人左右(也远低于翟振武、蔡昉所预测的4995万、4700万人),高峰总人口约为14.39 亿左右。考虑到2014年实行的单独二孩政策已经释放了一些补偿性出生,那么2015年全面二孩的额外新增出生规模将低于原有的估计。

再看看单独二孩实践情况。从2014年1月17日开始,各省陆续实行单独二孩政策;截至9月30日,全国只批准单独二孩申请70多万例,并且申请人数在逐月递减。根据各地的单独二孩申请,我们在《单独二孩实践表明生育政策亟待继续放开》、《从单独二孩实践看补偿性生育》中进行了系列分析,在《停止计划生育后会补偿性出生多少人?》中得出结论:单独二孩政策满一年只能会批准大约120万例申请,减去政策前怀孕的18万例和政策后原本打算超生的30万例,剩下的72万例以75%的出生/申请比(有人会怀不上或活产不了孩子,有人会主动放弃,比如上海的双独二孩出生/申请比只有50%)计算,只会多生54万人。补偿性出生在1-4年内以4:3:2:1的比例释放,那么每年多生54万、40.5万、27.0万、13.5万人,合计只会多生135万人,远低于国家卫计委和翟振武课题组所预测的1000万。

根据预测,单独二孩政策后累计将多出生1000万人,全面二孩政策累计将出生9700万,是前者的9.7倍。那么把上面的数据乘以9.7,全面二孩后1-4年也只多出生524万、393万、262万、131万,合计只多生1309万人。单独家庭主要分布在城市,全面二孩是城乡受益,而农村原本就打算超生的比例高于城市,那么全面二孩多生人数应该会少于1309万。

2014年单独二孩政策出台后,已经释放了一些补偿性出生。2015年全面放开二胎的话,第一年(2016年出生)只会补偿性多生400多万人,正常出生以人口普查2010年的1383万计算,那么合计只出生1800万(总和生育率只有1.70),远低于翟振武、蔡昉课题组所预测的4995万、4700万。

由于目前的生育意愿已经只有1.8,停止计划生育,累计补偿性出生也不会到2000万,峰值生育率能达到1.9、2.0(出生规模为2000万、2200万)就算很不错。即便是最夸张的估计,峰值出生人数达到2500万(事实上不可能),也不过相当于中国1986-1990年、印度近年的出生水平,没有什么可担心的。1962-1965年年均出生2800万,也照样过来了。

单独二孩的实践表明,人口生育政策亟待继续放开。本报告对人口政策调整后中国2015-2080年的人口形势进行了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