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口政策 >

人口形势严峻 改变生育政策迫在眉睫

时间:2016-04-11 10:42 类别:人口政策 人数:

近来,专家学者对我国人口现状和趋势做了深入研究,新闻媒体对这方面进行了大量报道,全面二孩放开的呼声越来越高,背后反映的是公众对人口现状担忧和提倡生育政策调整的诉求。经过30多年计划生育政策,我国的人口状况出现了新的变化,在生育率逐渐下降下,出现少子化、人口红利消失、人口老龄化、人口结构失衡等现象,表明我国人口优势已经不在,人口劣势却在逐渐增加。

据有关部门发布的数据,我国已经进入少子化社会,0-14岁人口的比重已经低于18%。从1982年开始至今,我国0-14岁人口比重已经从33.59%下滑到2013年16.4%,其中2010年第一次低于18%,正式进入少子化社会;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推算未来10年中国23-28岁的生育旺盛期女性的数量将萎缩44.3%,如果生育率没有提升,0-14岁人口比例将低于10%,比“超少子化”11%的水平还要低。日本是最早进入超少子化的国家,之后是近20年的经济调整,与超少子化不无关系。少子化使得后继无人,对经济、社会发展产生重大影响。

我国劳动力占比已经出现拐点,人口红利正在消失。2011年15-64岁劳动人口比重为74.4%,相对2010年占比减少0.1个百分点,从国家统计局数据看2011至2014年劳动力人口比重一直是下滑的,加上少子化现象的出现,未来劳动力人口无论比重还是数量都会继续下降;这种现象的出现已经对我国经济发展产生了负面影响且在继续加重, 较为明显的是2011年开始在我国沿海制造业发达地区出现用工荒、以及大量制造业海外转移。

很明显,我国已经进入老龄化社会,且形势越来越严峻,未来可能进入老龄社会。2001年我国65岁以上老人比重为7.1%,超过7%老龄化警戒线正式进入老龄化社会;2013年我国65岁以上的老人比重已经达到9.7%,因为出生人口比例的下降,将会使得我国老龄化更加严重。我国老龄人口增加快于世界水平,出现未富先衰;如此快速的老龄化,将会给我经济社会带来巨大负担,养老、医疗、生活等问题将会接踵而至。

我国人口结构严重畸形,男女比例失衡、家庭结构失衡、城内城外失衡。从2012年我国0-14岁人口男女比例来看已经接近120:100,意味等这些人成年,中国将会至少20%男性打光棍。不少媒体和专家指出,我国未来将会出现2000万男性光棍,甚至有3000万的提法,将超过整个澳大利亚人口,这是计划生育政策、中国传统观念下的生育结果,形势是相当严峻的,如此多的光棍将会对社会稳定产生影响;尤其农村地区,数据比全国平均数据约120:100要严重的多,据对个别村的观察,0-14岁男女比例接近200:100,一个村庄50%的光棍,让人不寒而栗。计划生育和经济发展后的生育率水平下降,导致我国出现大量的4:2:1或者4:2:2家庭,家庭金字塔的稳定性让人堪忧。随着进城务工人员的增加,农村出现以留守儿童、妇女、老人为主的人口特点,导致出现不少民生问题,最严重莫过毕节七星关区4名留守儿童喝农药自杀;另一面是城市的繁华,吸纳了大量人劳动力人口,灯红酒绿,城内城外两重天。

无论是人口老龄化、人口结构失衡,还是少子化、人口红利消失现状,背后原因是我国生育率水平的下降,以及计划生育政策、传统观念下出生性别选择结果。目前,我国总生育率水平处于低位,且已经低于正常人口更替水平;我国已经接近人口下滑的日本和俄罗斯生育率水平,我国2006年综合生育率为1.4,已经低于更低水平2.1,意味若干年后人口的出生无法弥补死亡的下降,导致人口下降。形成我国人口现状的原因很多,主要有:计划生育政策,限制生育;婚姻观念的改变,晚婚晚育,甚至丁克;为了保证自身舒适的生活,大家已经不愿意多生小孩;育儿机会成本提高,工作与育儿难以两全;避孕技术提高,怀孕得到有效控制;堕胎技术的提高,可以帮助减少生育等等,其实已经从政策降低生育水平到了大家主动不愿意生,背后的深层次原因就是经济发展后,生育率的下降,世界上发达国家概莫如此,美国、欧洲、日本、澳大利亚等发展国家生育率都较低。计划生育政策和经济发展叠加是导致我国生育率下降的根本原因。

面对如此严峻的人口形势,以及形成的原因,我们当务之急能做的就是全面放开二孩,缓解生育率下降,因为不放开,未来的人口压力将会使得国家难以重负,即使放开也不会改变低生育率的趋势,同时计划生育政策外的其它原因很难去去除。虽然有些人担心全面放开二孩会出现人口爆发,从我们了解的数据看,爆发可能性极小,即使有也是小规模和短暂的,因为挤压的生育意愿会在3-5年内释放形成短暂的小高峰,之后会恢复平静。全面放开二孩不会出现人口爆发的原因有:第一、单独二孩放开作用有限, 2013年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放开单独二孩以来,截止今年5月份,申请单独二孩仅有145万,占具备资格人群的13%,相当于我国每年出生1600万人口的基础上增加了10%不到,影响极其有限,也无法弥补老龄化带来的缺口;即使有些没有立即申请,但是累计的二孩生育意愿也不会很高。第二、 如果全面放开二孩,并不会长期改善我国生育较低的水平;北京大学人口所学者乔晓春认为,全面二孩并不会像此前有关部门担心的那样会带来每年数千万的人口增量,每年增加的出生人口估计最高只有600万~700万,加上目前1600万左右的年出生人口,年出生人口峰值在2200万左右,峰值总和生育率也只有2.2~2.3。而且值得关注的是,如此水平的总和生育率预计只会持续短短几年,很快就会一路走低,一直低到目前1.5左右的水平;有些人认为放开后农村会出现大量的生育,事实上农村观念已经转变,据对农村的观察,基本没有生育三孩,以二孩为主、一孩为辅,有些拥有二孩指标的已经不愿意生育二孩,这些都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必然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