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口问题 >

亚洲人口红利将用尽 能否维持快速增长

时间:2015-10-08 15:39 类别:人口问题 人数:

全球新兴市场的人口红利将于未来十年用尽。刚巧美国将由超宽松时代进入加息周期,新兴市场的经济转型问题更被放大。

近年陆续有评论指,全球新兴市场的人口红利将于未来十年用尽,高增长时代因而结束。刚巧美国将由超宽松时代进入加息周期,新兴市场的经济转型问题更被放大。

回顾以往新兴地区之所以能够崛起,都与当期人口变化有重大关系。以亚洲新兴地区为例,出生于1960至1970年婴儿潮的一代人于千禧年前后为区内经济改革付出不少汗水,生于1980至1990年婴儿潮的另一代人则于近年陆续投入劳动市场,坊间都言新兴亚洲地区近十多年来能够强势兴起都与两次婴儿潮有关。但如部分研究指出,若新兴地区的人口红利将于未来十年用尽,其面临的人口老化问题或已不亚于欧美国家,新兴经济体能否维持过往十多年的快速增长?

亚洲人口红利将用尽 能否维持快速增长

或许大家会认为新兴市场只是好像过去的欧美一样,由高增长进入低增长时代而已。没错,这论调暂时或仍讲得过去。以人口结构计算,看看图一,比较亚洲与欧美,现时欧美的老年人口占整体人口(下同)两成至三成,亚洲则一至两成不等,有不少地区更低至半成。

如果集中看亚洲新兴市场中较先进地区如新加坡及泰国等,图中所见,现时其人口结构只与1990年代的欧美相若,而印度及印尼更不足一成,远低于新加坡及泰国之余,亦低于1990年大部分欧洲国家,反映亚洲人口老化问题或不如想像中严重。试想想,1990年至今的欧洲国家经济虽未见天翻地覆的转变,但起码仍优于失落二十年的日本。由是观之,现时亚洲新兴市场的经济前景未必太淡。

1990年欧洲等于现在亚洲就是很夸张吗?未算。看看图二,在其他新兴地区,东欧新兴国的人口结构与现时欧美大致相同,但美洲不然。比起新兴亚洲,现时美洲的人口结构更像1980年代的欧洲,当中墨西哥、巴西及阿根廷等美洲大国的老年人口占比只约一成至一成半,稍低于现时亚洲先进新兴体。以中收入陷阱(middle-incometrap)方法计算,1980年代英国、荷兰及意大利等正由中高收入层转入高收入层,亦即正由第三产业支撑经济发展的黄金时期。以此看,受惠于人口仍然年轻,对比亚洲,南美大国更似是未来的全球经济引擎。

亚洲新兴地区人口红利将于未来十年用尽。人口红利窗口关闭不外乎因为人口老化。根据联合国对全球人口年龄的预测,对比一下2010及2050年欧美与新兴地区的老年人口情况,图三见到,至2050年全球老年人口数目持续上升不在话下,当中绝大部分欧洲国家的老年人口已经占超总人口三成。若以平均数值的三成半作准则,东欧有一半国家都已超过此水平。

新兴国家现时或许仍是全球经济主要的动力来源,但现时已经明显见到东欧新兴国的人口结构与西欧发达国家所差无几。至于亚洲,早年亚洲开发银行已有文章指出,由近年起至2030年,大部分亚洲地区将由人口红利转至人口税务,并以新加坡、中国香港及韩国的影响最为显著(日本早就衰落)。由此可见,以人口结构论计算,一众新兴地区现只有美国后花园的美洲新兴国才有较乐观的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