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口问题 >

彼得·克拉索:人口老龄化未必是“定时炸弹”

时间:2016-04-28 18:59 类别:人口问题 人数:

人口老龄化是工业化国家和新兴市场经济体面临的最为紧迫的公共政策问题之一。由于老年人的卫生保健费用大幅上涨,退休基金出现短缺,基础设施也需为适应老年人的要求而调整,为解决社会保障制度收支不平衡的问题,不论是减少老年人福利还是对年轻人增税都会产生激烈的冲突。因此,人口老龄化经常被视为“定时炸弹”,不但在今天乃至延续到2050年,都将会给社会发展带来大的负担。其实,如果从城市发展和城市经济建设角度看,情况可能会截然不同,对人口老龄化采取相应的举措甚至能给城市带来新的活力和收益。

  人口老龄化可能降低经济竞争力

  在一些城市人口老龄化的同时,另一些城市人口可能变得年轻化,而这主要取决于出生率和移民的净流入。衡量人口老龄化的一个重要指标是老年抚养比,16—64岁劳动年龄的人口与65岁或者更年长者之间的比例。到2030年,意大利的这一比率将从4∶1下降到 1∶1,加拿大、日本和欧盟等主要国家和地区在1.5∶1和2∶1之间,澳大利亚、冰岛、挪威和美国是2.5∶1。中国现在的这一比率是8.6∶1,但预计到2050年将下降到1.5∶1。这意味着,那时中国每个劳动人口,除了要承担自身和家庭的负担外,还要承担无医疗和退休金支持的老年人负担的2/3。除非在短期内能有更多的资金支持,或在将来降低老年人的福利,否则年轻人所要承受的财政负担显然是巨大的。

  无论哪个国家的政府作出了何种选择,以上经济后果都将降低该国经济的竞争力。现在增加税收以保障老年人未来几十年的福利,将会在短期内增加生产和服务成本。鉴于人口老龄化国家中老年人投票权的重要性,政府领导人降低他们的福利比较困难。然而,税收负担加重将会增加受过良好教育、具备高技能的年轻人的国际流动性,他们会更倾向于移居到老年抚养比适宜的国家。可见,如果税收的增加不是用于基础设施、创新、教育等方面,而仅仅是为了增加老年人的福利,这一做法将降低经济的国际竞争力,并致使社会中最具价值的劳动力流失。人口老龄化被视为“定时炸弹”,这很容易理解。
彼得·克拉索:人口老龄化未必是“定时炸弹”

  幸运的是,如果采取适当的政策措施,对于城市发展或城市经济而言,老龄化的后果远没有想象的那么严重,甚至还可能产生积极的作用。下面通过分析老年人如何分配时间和金钱来研究其对城市经济的影响,具体分三个方面:住所、时间和收入。当我们退休的时候,将不再维持几十年前的生活方式,不再由于工作而固定在某一特定的住所,我们的孩子会离开家庭,我们有闲暇时间去做想做的事情,并且会花钱去消费而不是存起来。这些决策对于城市发展或城市经济,都将产生巨大的影响。我们走访了美国和欧盟的39个城市,并且采访了政府官员、研究人员,收集了广泛的资料,研究了老年人搬迁,以及在学习、文化活动等方面的时间和金钱分配产生的影响。

  搬迁。当孩子们离开家庭,老年人会考虑搬迁,居住地可以有很多种选择。一些老人会仍然留在原来的住所;或搬进他们一直期待却支付不起的大房子;或搬至气候较温和的退休生活场所;很多人则会选择搬迁至大学城或者文化、娱乐和设施相对便利的地方,而这些都是原住地小镇或者郊区所没有的。这在美国的大学或者大城市中是一种很普遍的现象,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在美国人口流动不存在障碍,而且与美国人的高流动性和更加容易适应新的居住环境有关。虽然在欧洲城市也能找到类似案例,但是并不多见。我们走访的39个城市得出的一些经验,也能说明这种搬迁的重要性。

  遏制中心城市退化。住宅的重新选择,已经遏制了很多美国中心城市的退化。一个例子就是弗吉尼亚州的大学城夏洛茨维尔,该市的西端是弗吉尼亚大学和一英里以东的历史街区,二者都具有很强的吸引力,它们之间的地带却显得相对落后。大学和街区通过合作,能够提供良好的公交服务并且鼓励建设公寓式住宅。在这里,新住宅大部分都是为老年人所有,他们被文化设施及更高层次的商业和餐厅氛围吸引,从弗吉尼亚和格鲁吉亚小城镇或是周边国家的城市搬迁过来。

  我们发现类似或相同的情形在很多城市上演。很多健康、相对富裕、流动性大并且受过良好教育的老年人,都被城市文化或都市氛围吸引。他们从小城镇搬迁至城市中心,给城市带来了“老龄化的复兴”,使一个衰退的城市复兴为健康而有活力的中心。

  在欧洲,同样的现象发生在德国的汉堡和瑞典的马尔默。在汉堡,选择海港城市易北河前一个复合的居住单元,靠近城市中心和新的音乐厅,搬迁使整个地区得以振兴。海港城市对于德国北部及邻国的老年人有很大吸引力。在马尔默,西港由建筑师卡拉特拉瓦设计,是以高楼式扭转大厦为亮点构建的大片居民楼集合体。由于这个区域靠近市中心,并且有方便的火车和通往哥本哈根的厄勒海峡,成为欧洲最具吸引力的城市。对于很多欧洲城市而言,重新选择住宅受当地因素如住房条件、房屋租赁合同等限制。

  学习活动。终身学习在美国和欧洲城市都非常普遍。数据显示,在美国50—54岁的终身学习参与者占据了44%,他们接受各种形式的教育,其中 65岁以上的老年人占23%,大多是因为退休后想维持与原来职业相关的工作或技能。这一例子几乎在所有城市中都能发现。

  文化活动。当观察老年人在文化活动方面投入的时间和金钱时,我们发现越来越多的老年人出席音乐会或者参观艺术博物馆。最近加利福尼亚的一项研究表明,有2/3的老年人在过去一年里参观了博物馆,比20年前上升了50%,同时有54%的老年人参观次数超过两次。在美国,75岁以上的老年人参观次数占比整体下降,但是64—75岁之间的老年人仍然不同比例地观看古典音乐、歌剧和话剧。最活跃的则是45—54岁的中老年人,他们参与的程度明显增加。

  需要指出的是,老年人的这些活动对城市竞争力的提升有积极作用。复兴的城市中心对于游客尤其是那些受过高等教育、拥有技能的人,有较大的吸引力。老年人的积极主动学习能使城市成为“学习型地区”或研发中心和高水平活动的中心。一个学习型城市如果所有人都参与,那么这个城市的形象将被重新塑造,同时能促进进一步的学习和研究。我们的统计研究发现,一个强大的文化产业是决定一个城市竞争力的决定因素之一。如果在业人员的子女不接触“高端文化”活动,那么这个城市也难吸引受过良好教育的人。

  可见,老年人不能简单地被视为社会的负担,相反,通过相应政策的制定,他们完全有可能对经济产生积极的影响。为确保老年人发挥其积极作用,地方政府应帮助他们提高在城市间流动的能力,引导他们将时间和金钱花费在上述有利方面。这意味着要有完善的公共交通确保居民安全通行;要有宜人的公园可以散步,满足与朋友见面交谈的需要;而且文化和终身学习的设施必须“与老年人友好”。这些可能需要一些资金,但是这将会被其带来的好处所抵消。

  在上图中,我们将那些从事体力和智力活动的老年人的影响描述为“对社会的终身净贡献”。从出生到工作前,我们给父母带来欢乐,却对社会构成成本。在劳动就业期间,我们对社会的贡献日益变大,社会成本逐渐减少。退休后,我们的贡献急剧下降,社会成本显著上升。此时,如果老年人能投身于体力和智力活动,那将减少社会成本,在上图中表现为“社会成本”曲线的下降。而我们所强调的搬迁、学习活动、文化活动将产生重要的作用,使得“对社会贡献”的曲线上升,其结果是使老龄化的社会净成本下降。区域“ABC”代表老年人口社会净成本的减少,或者是其对经济的积极贡献。这提示城市领导人,应该采取有利的应对老龄化的政策措施。

  中国城市亟须捕捉老龄化收益

  对中国城市的政府官员来说,他们有充分的机会捕捉人口老龄化带来的效益。虽然在未来几十年内,中国老年人并非都能拥有可观的收入、受到良好的教育,但是中国的人口数量如此庞大,每个城市仍完全有可能吸引大量健康、富裕、受过良好教育的老年人,从而使城市从中受益。中国存在着一个明显的现象,家长会随着子女的就业,从小城镇搬迁到大城市,与子女一起生活。这只是本文所发现的一个对中国城市有利的特征之一,相信还会有更多的发现有待研究。

  健康、富裕、受过良好教育的老年人的流动,对于中国这样拥有多元化城市的国家而言,也许带来的正面影响并不明显,但是对于拥有100万居民或人口更少的城市来说,这一老年人群体非常重要。对那些规模较小,并且正在试图以高技术或以研发为导向的经济活动吸引年轻、有技能和受过良好教育的劳动者的城市而言,这一点尤为明显。很多这样的就业者会建立家庭,为子女寻找更加合适的生活环境。对老年人来说,那些具有文化和娱乐设施、充满活力并且有浓厚学习氛围的城市是他们的首选。

  在未来几年中,老年群体将被视为城市之间人口竞争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因此,城市的领导者应积极采取相应的政策措施,不仅吸引年轻的、受过良好教育、拥有技能的年轻劳动者,也应该去吸引那些健康、富有、流动性大并且受过良好教育的老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