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人口 >

全球仍有8亿人口生活在极端贫困中

时间:2015-10-18 12:20 类别:世界人口 人数:

10月16日上午,2015减贫与发展高层论坛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克罗地亚总统基塔罗维奇发表致辞。

基塔罗维奇在致辞中表示,我非常高兴全球减贫事业当中都取得了进展,并且极大地改善了超过10亿人口的生活。但是我们必须进一步努力,我们目前正处在历史的转折点,并且必须继续合作来完全消除贫困。

在上个月纽约我们成功地通过了新的可持续发展目标,我们的热情不应该消退,我们应该继续尽我们所能来弘扬这一积极的精神,并且共同推动行动和具体成果。讨论我们在减贫方面的经验和挑战能够极大地推动变革,并且推动我们的工作实现全面进展。为了取得更大的成绩,我们一方面应该看到已经取得的成就,但更重要的是,我们必须认识到我们还需要做出进一步的努力。

我们应该看到,千年发展目标是历史上最为成功的全球减贫的努力。各国政府、国际组织以及各国公民团体共同努力将全球的极端贫困率降低了一半。毫无疑问,我们一定要看到中国在建设小康社会以及减贫方面所取得的重大成就。在过去的30年当中将4亿3900万人口脱贫,这极大地推动了全球千年发展目标的实现,尽管在全球层面,我们取得了重大的成就,但是仍然有8亿人口仍然生活在极端贫困当中。

在减少饥饿方面的成就进一步放缓,而且生活在饥饿当中的人口数量非常高,占全球人口的1/8,而且全球在5岁以下的儿童当中,1/6体重都不达标。儿童人口占全球人口的1/3,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每天生活的费用不到1.25美元的人口当中有47%的人不到18岁。与此同时,在全球最富裕的国家陷入经济衰退之后,有越来越多的儿童陷入贫困,这就表明儿童贫困是一个全球性的挑战,它需要各国共同合作来应对。

另外,我们在实现充分就业,尤其是青年人的就业方面做得还不够,就业人口的比例实际上从1991年的62%降低到了2015年的40%,而且随着全球经济危机的发生,这一比例又进一步明显下滑,在克罗地亚,这一比例是非常低的,达到42%,使得我们的经济复苏非常困难。消除贫困对于克罗地亚来说是一个工作重点,对我们的内政外交来说都是如此。

在克罗地亚,全球经济危机和国内经济衰退使得我们有很多儿童越来越多地依赖社会救济,失业率非常高,而且有很多工人都拿不到工资,我们有50%的养老金人口获得的养老金低于平均水平,年轻人的失业率也是欧盟成员国当中最高的。克罗地亚认为,消除贫困是一个非常复杂的、涉及方方面面的工作,它必须获得源源不断的支持和协调。我们主要的目标应该是实现发展,并且改善个人和家庭的生活水平。

克罗地亚有一个消除贫困和社会包容的战略,它的目的是为了提高基本的生活水平以及性别平等,包括所有脆弱的社会群体的赋权,确保长期社会经济和环境可持续发展,管理降低风险,并且增强社会的韧性。社会保障是一个有力的工具,它能够帮助我们减贫,解决粮食不安全,并且实现人民的赋权,最近的经济危机表明社会保障有一个根本性的作用,那就是能够充当自动的稳定器来保护人民、增强韧性,并且推动经济的复苏。

要实现未来的繁荣和经济增长,我们必须进一步努力,来确保被边缘化的群体能够参加到决策当中。尤其是为女性提供和男性同样的机会。我认为管理和降低风险并且增强社会的韧性对于消除贫困来说非常重要。我们必须进一步增强韧性,增强团结,来确保发展成就不会倒退。

我们必须时刻意识到气候变化以及新出现的全球新问题可能会影响到我们的减贫工作。过去几十年的经验告诉我们,经济增长非常重要,但仅仅是经济增长是不够的,我们必须加大教育投资,只有教育才能带来真正的变化。我们必须有强有力的政治意愿,积极地制定发展方面的政策。

克罗地亚和其他国家一样,包括中国,积累了一些宝贵的经验,我们曾经是发展援助的受援国,现在也为其他的发展中国家提供发展援助。我们必须基于这些经验,继续进行消除贫困的努力,推动各国和全世界的减贫工作。我们必须把关注的焦点放在改善那些最脆弱的人群的生活状况之上。

国际社会有一个新的共识,那就是完全消除极端贫困和饥饿在我们这代人的实践当中是可以实现的,因此,我们必须抓紧时间推动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落实。检验我们真正成功的标准就是一些具体和及时的成果,我们都有责任来确保通过强有力的政治意愿和推动变革的决心来共同实现这一目标。

我们必须实现跨越,这就意味着要通过开放的全球贸易来实现经济增长,这应该受到各国政府的支持,政府们应该确保有效的管理平台,并且为私营企业打造一个良好的经商环境。

中国是经济增长增速最快的国家之一,因此在这方面的经验交流当中中国是必不可少的参与者。我们完全认识到中国的重要性,所以我们期待着继续与中国实现这方面的对话和合作,共同推动这个新的发展议程的落实。

我在纽约联大讲话当中曾经说,在判断一个国家人和问题的时候不应该只看它的大小,我们不应该只看数字,不要受到词汇、法律术语和边界的限制。从规模来看克罗地亚和其他的一些欧盟国家并不是大国,但是我们坚信我们在国际事务当中的参与度和重要性是能够远远超过我们的规模的。

我们都面临着全球性的挑战,我认为我们要发挥领导力就必须共同寻找共识,并且开展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