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人口 > 湖北 >

湖北:2019年底全省590万贫困人口和地区全面脱贫

时间:2015-12-19 10:45 类别:湖北 人数:

倒排时间表 制定路线图

湖北 群众不脱贫干部不脱钩(打好脱贫攻坚战)

人民日报武汉12月18日电 (记者田豆豆)一张巴东县精准扶贫作战图,一张袁家荒村地图,两张图摆在湖北省巴东县绿葱坡镇袁家荒村党支部书记李启林办公桌上,全村119户贫困户,一个不落地标注在袁家荒村地图上。“这图精准到人、精准到户,就再也不能以平均数、平均水平来代替实际发展水平了。”

“不让一个贫困群众掉队。”湖北省委、省政府推广“挂图作战”法,倒排时间表,制定路线图,层层压实扶贫责任,确保到2019年底,全省590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全部脱贫销号、4821个贫困村全部脱贫出列、国家和省定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及享受片区政策的37个贫困县全部脱贫“摘帽”。省领导带头,每人明确一个贫困县(市、区)为工作联系点,“不脱贫不脱钩”。

“原先对贫困县干部考核,扶贫成绩占60%,这次省里把权重提高到70%,我现在主要精力都放在精准扶贫上。”十堰市竹山县宝丰镇一位镇党委书记感慨,“省领导强调,就算脱贫‘摘帽’了,各项扶持政策也会保持不变,给我们吃了一颗定心丸。”

今年下半年,湖北连续出台精准扶贫考核机制、激励机制等多项新政,“精准施策”精确制导“精准扶贫”。2015年至2020年,对全省37个贫困县的党委、政府领导班子和主要领导进行年度评价考核,主要考核“扶贫政绩”。按年度考核结果,湖北将对贫困县排列出A(优)、B(良)、C(中)、D(差)4个等次。对连续3年考核结果为A的贫困县党委、政府主要领导,予以表彰和提拔重用。连续两年考核结果为D且整改不力的贫困县党委、政府主要领导,将按干部管理权限进行组织调整。

提前脱贫的扶贫对象,2020年前扶贫政策不变,投入力度不减,对口帮扶单位不撤。对2016年、2017年、2018年脱贫的贫困县,分别给予3000万元、2000万元和1000万元脱贫成效奖励。对提前脱贫的贫困县,对其党政主要负责人予以嘉奖,并作为提拔、重用的重要依据;对于未能如期脱贫的贫困县,全省通报批评,取消其经济社会发展实绩考核评先资格。

湖北承诺:到2019年底全省590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和所在地区全面脱贫

脱贫 不让一人掉队(打好脱贫攻坚战)

项目来了,资金来了,工作队来了;

企业来了,银行来了,志愿者来了;

湖北大地,吹响了扶贫攻坚的冲锋号……

湖北向中央郑重承诺,到2019年底,实现全省590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和所在地区“人销号”“村出列”“县摘帽”,全面脱贫。

干部考核

落实责任 施策更准

9月8日,湖北全省推广“挂图作战”法,倒排时间表、制定路线图,层层压实扶贫责任。省领导带头,每人明确一个贫困县(市、区)为工作联系点,“不脱贫不脱钩”。今年起实施的第六轮“三万”活动确定以精准扶贫为主题,从省直机关、事业单位等下派的“三万”工作队继续驻守农村,转战扶贫主战场。贫困县干部考核70%以扶贫成绩论英雄,不完成扶贫任务不得提拔重用。各级干部表示,“压力山大”的同时,干劲也更大了。

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地处武陵山区,是典型的老、少、边、穷地区。截至去年底,该州建档立卡的绝对贫困人口仍有92万,要完成2019年底整体脱贫目标,平均每天需减贫460人左右。今年以来,恩施州把各项指标任务以图表的形式具体化、项目化,层层绘就作战图。对照作战图,该州出台目标责任考评办法,建立正面激励和负面约束机制。

宜昌市正在抓紧制定交通扶贫、水利扶贫、扶贫搬迁、医疗卫生扶贫、教育扶贫、旅游扶贫等14个专项规划。黄冈市建立扶贫、民政、残联、人社、统计等部门统一口径、互联互通的网络信息平台,将贫困村、贫困户的帮扶情况、效果等及时录入系统,有针对性地督促各部门落实精准扶贫帮扶措施,同时实现扶贫对象根据实际情况“有进有出”,将扶贫资金用在真正的贫困人群身上。

孝感市大悟县贫困人口3.4万户,其中因病因学致贫现象较为突出,占贫困人口的81%。大悟县相关领导介绍说,针对这一现象,大悟县重点“扶教扶医”,实施贫困村学校三年达标计划,每年筹措资金4440万元,对学前幼儿至中职、大学等不同学段贫困生给予2000元至5000元的补助,既解燃眉之急,又支持长远脱贫。同时,实现精准扶贫对象的常规患者在县内就医全额报销,建立重特大疾病和意外伤害医疗保障机制,对重症精神病人进行集中封闭式管理,实行医治、生活、居住全保。

结对帮扶

面广力大 进村入户

9月上旬,十堰市竹山县擂鼓镇种植的1500亩烟叶全部收获入库,进入烤烟房。68岁的金岭村农民施玉清终于闲了下来,喂喂猪、喝喝自酿的包谷酒,老伴则进城去看看外孙。“儿女都进城了,我们老两口一共五六亩地,4亩地流转出去种烟叶,平时我们帮烟地‘打工’,一年能挣1万多。剩下的地种点粮食、蔬菜,口粮都不用出去买。”施玉清满足地笑了。而在过去,因老两口精力有限,种地只够自己吃,一年到头几乎没有现金收入。

十堰属于秦巴山集中连片特困地区,所辖五县一市均为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贫困县。竹山县是国家烟草局的对口帮扶县,2013年以来连续派干部到县里任挂职副县长。镇领导说:“烟叶产业带动了山区农民致富,‘国烟扶贫项目’更是在短短两年内带来300多万元的扶贫资金。”300万元,是全镇年财政收入的4—5倍。这笔钱修缮了农民房屋,改善了山村学校的面貌,修通了一条条村间小路。

从国家部委到省级领导,从省直机关到市、县干部,各级干部纷纷下乡“结穷亲”,贫困地区迎来了强大“外援”。

9月15日,湖北省决定在原有新农村建设工作队等基础上组建248个省直驻村工作队,进驻全省扶贫开发建档立卡贫困村,今年起连续5年开展精准扶贫工作。每个工作队驻一个贫困村,5年不变,工作队员脱产驻村,与原单位日常工作脱钩。“省卫计委对口帮扶我们4个村,下属的计生协会给农民创业者提供3年无息贷款支持,带动了贫困农民就业。”竹山县宝丰镇镇委负责人说。

上级工作队来了,本市工作队也来了。全省各地派遣工作队、驻村“第一书记”,“富帮穷,拉一把”。荆州市全面落实将扶贫工作任务分解到各部门各单位,确保全市每个贫困村有驻村帮扶工作队、联系单位,每个贫困户有帮扶责任人,市直单位和县(市区)直单位驻村帮扶工作队每年投入帮扶资金分别不得少于10万元和5万元;同时把扶贫开发工作成效与单位和干部年度考核紧密挂钩。

产业带动

生态优先 金融发力

武陵山区、大别山区、秦巴山区、幕阜山区,湖北的贫困人口,绝大多数集中在这四大片区。山高路远是劣势,但青山绿水却是优势,是资源。

“发展是解决一切问题的关键。离开发展抓扶贫,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表示,“只有将扶贫开发与保护生态环境、推进绿色转型发展紧密结合起来,才能实现长久脱贫、根本脱贫、可持续脱贫。”

高山峡谷美不胜收的恩施主打“旅游扶贫”,坚持将旅游项目和发展资金向具备条件的贫困村倾斜,形成景区带动型、乡村旅游型、养生度假型、创业就业型、产业融合型等模式。2014年全州实现旅游综合收入200亿元,增长35.6%,直接承载10万农民就业创业,拉动城乡居民收入年均增长超过10%,直接减贫人口20%以上。

“最缺的是资金。”国家级贫困县、宜昌市长阳土家族自治县风景秀美,资源丰富,郑家榜村贫困户刘怀金搞起了土鸡养殖。针对贫困农民贷款难问题,2010年起,郑家榜村组建扶贫互助社,农户只用缴纳200元至500元不等的互助金,在产业发展急需用钱时,就可以在村委会借到5000元以内的互助款。2011年第一笔借款成为刘怀金的启动资金。几年时间,刘怀金的养鸡场从几百只发展到如今的年出售1万只左右,资金需求量也日益增大。长阳县联合邮储银行长阳支行在郑家榜村进行扶贫贷款试点,农户获得村委会推荐后,可向村内的邮储银行网点申请总额10万元以内的贴息贷款。目前全县已发放贷款200多万元。

今年8月,十堰市竹溪县水坪镇沙坝村村民孙友来也从邮储银行借到7万元贷款,发展养猪场。孙友来一没抵押物二没授信评级,能贷到款全得益于十堰市建立的“政府引导、银行参与、农户贷款、政府贴息”的金融扶贫新机制,已有农商银行、建设银行、农业银行、邮储银行4家银行参与,创新开发扶贫贷、助农贷、互惠贷等9个金融扶贫产品,2014年共计发放扶贫企业信贷4.58亿元,发放小额贴息贷款1亿多元。

小额贷款是一方面,大项目、大资金更不可少。今年7月,中国农业发展银行湖北省分行与省扶贫办签订了扶贫攻坚战略协议,明确提出在4年内,农发行湖北省分行向31个贫困县提供易地迁移扶贫、产业扶贫贷款300亿元。截至8月中旬,农发行湖北省分行在33个贫困县的各项贷款余额已达到160多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