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人口 > 上海 >

去年上海外来常住人口增加3.53万 主要为人口迁移增长

时间:2019-03-06 10:42 类别:上海 人数:

       上海市统计局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末,全市常住人口总数为2423.78万人,较2017年的2418.33万人略有增长。此前,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则显示,目前全国16-59岁劳动年龄人口为89729万人,占64.3%;与2017年末相比,劳动年龄人口减少470万人,比重下降0.6个百分点。

  业内专家表示,从整体看,我国的劳动力资源仍然丰富。对于像上海这样的特大城市而言,劳动力供给同样充足,未来人口总量将在供需变化中实现动态平衡。

  劳动年龄人口7年减少2600余万人

  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数据称,2018年末,全国16-59岁人口为89729万人,占64.3%;60岁及以上人口为24949万人,占17.9%,其中,65岁及以上人口为16658万人,占11.9%。与2017年末相比,16-59岁劳动年龄人口减少470万人,比重下降0.6个百分点;60岁及以上人口增加859万人,比重上升0.6个百分点;65岁及以上人口增加827万人,比重上升0.5个百分点,人口老龄化程度继续加深。

  国家统计局人口和就业统计司司长李希如表示,自2012年起,我国劳动年龄人口的数量和比重连续7年出现双降,7年间减少了2600余万人。受劳动年龄人口持续减少的影响,劳动力供给总量下降,2018年末全国就业人员总量也首次出现下降,预计今后几年还将继续下降。同时,老年人口比重的上升加重了劳动年龄人口负担,给经济发展和社会保障带来挑战。

  全国就业人口仍有7.8亿人

  中国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贺丹告诉记者,劳动适龄人口数量的下降,更应该从多个指标去综合看待。“劳动适龄人口反映的是劳动力资源的情况。其实还应注意到,我国的劳动参与率仍旧处于较高的水平,劳动力的价格提升,也会带动劳动力供给的增加。需求角度,随着我国经济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经济增速的放缓,也会对劳动力需求产生影响。总体来看,预计未来的20年-30年,我国的劳动力供给都不会出现问题。”

  贺丹还强调,发达国家应对劳动力不足,一般采取延长退休时间、鼓励劳动适龄女性参与工作等方式。我国开发老年人力资源,促进女性职业发展方面都还有空间。

  李希如也指出,我国劳动年龄人口总量仍有近9亿人,就业人口总量仍达7.8亿人,劳动力资源仍然丰富。未来,通过提高劳动参与率,扩大和保障就业等方式,发挥好现有劳动年龄人口和就业人口的作用,进而通过优化人口和劳动年龄人口结构,提高人口和劳动年龄人口素质,发挥人力资源、人才资源的作用,潜力很大。
 

  去年沪外来常住人口增长3.53万人

  具体到上海看,业内专家认为,同样不会出现劳动力供应不足的情况。

  上海市统计局公布的2017年统计年报中显示,至年末,全市常住人口总数为2418.33万人。其中,户籍常住人口1445.65万人,外来常住人口972.68万人。2018年的统计年报则显示,至年末,全市常住人口总数为2423.78万人。其中,户籍常住人口1447.57万人,外来常住人口976.21万人。

  从数据上看,外来常住人口增长了近4万人。华东师范大学人口研究所教授高向东表示,2018年比2017年全市常住人口增加了5.45万人,其中户籍常住人口增加了1.92万人,外来常住人口增加了3.53万人。“根据统计,本市常住人口出生人数和户籍常住人口出生人数都在减少,但总量却在增加,说明本市人口增长主要是人口迁移增长。迁移到本市的户籍人口在不断增加,同时本市常住流动人口也在增加。”他进一步分析称,户籍人口的迁移,与人才引进有密切关系。而常住流动人口的增加则与高学历的高校毕业生在上海就业相关。“上海的人口增长主要是迁移增长。如今,上海民营经济蓬勃发展,也创造了大量的就业岗位,吸引了许多外来常住人口。”

  当前我国人口发展处于重大转折期,贺丹指出,上海老龄人口虽然占比较高,但主要集中在户籍常住人口,而接近1000万外来常住人口中,劳动适龄人口占比较高,因此整体来看,上海劳动适龄人口减少并不会很严重,对劳动力供给影响有限。

  劳动者需要提升素质和技能

  《上海市城市总体规划(2017-2035年)》中提到,2020年,将常住人口控制在2500万人以内,并以2500万人左右的规模作为2035年常住人口调控目标。至2050年,常住人口规模保持稳定。这也意味着,未来几年,上海人口总量的增长将会比较有限。

  在贺丹看来,像上海这样的特大城市,对人口调控的需求是根据城市发展的规划而制定的,它是预期性指标。“制定合理的人口调控目标,有助于引导人口合理分布。结合上海五个中心的建设,势必会腾笼换鸟,带来大量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外迁。与此同时,大城市的虹吸效应下,还会继续带动资源、技术、劳动力向上海集聚,同时辐射周边,带动长三角地区和整个长江经济带的发展。从这个层面上讲,人口的总量多少并不直接影响经济的发展。对于上海而言,高素质人才的增加,就有可能会带来更多对不同场景服务人员的需求。因此,在人口总量相对稳定的情况下,具体总量的多少并不是决定因素,在劳动力供需之间实现动态平衡,才更有利于城市的发展。”

  贺丹还提到,在人工智能时代下,随着机器人等各种新兴科技的发展,对劳动者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原来那些繁重的、具有危险性的工作,一些简单机械的工作,都被机器所替代了。如此一来,对劳动者的技能和素质将提出更高的要求。劳动者应该提高自身素质,培养劳动技能,适应新的条件下对岗位的新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