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人口 > 欧洲 > 俄罗斯 >

俄罗斯受人口危机纠缠 国家未来前景黯淡

时间:2016-06-22 20:16 类别:俄罗斯 人数:

普京政府官方选取的初生儿照片。为的是庆祝刺激生育政策的成功,但是研究机构认为,俄罗斯的人口危机其实越发严重,未来10年是关键的窗口期。

  几十年来,逆向人口趋势纠缠着俄罗斯。该国的出生人口远远赶不上死亡人口。俄罗斯人的平均寿命,无论男女都令人失望的低,而社会性问题,从酗酒到不安全堕胎却是非常普遍的现象。从1992年开始,俄罗斯遭遇“人口噩梦”,未来仍会出现年轻人数量剧减的情况。预计俄罗斯将会有剧烈的、无法逆转、无法阻止的人口减少。

  这个过程可能是缓慢的,但持续下去将扼杀整个国家未来的发展动力。

  深不见底的人口危机

  其实人口危机不是第一次在俄罗斯出现。1917年到1923年,俄罗斯首次出现人口剧减,当时是由沙皇时期向苏联时期转型的剧烈动荡期;第二次出现在1933年到1934年间,国内人口锐减200万,相当于2%,原因是国有化政策毁灭众多中上层农民家庭;第三次是在1941年到1946年期间,因二战俄罗斯人口毁灭性减少了1300万,且绝大部分是育龄男性。

  目前这次人口危机从1992年开始,跟历史情况类似。但这次危机跟以往三次又有明显不同:首先是持续时间超过20年,是俄罗斯现代社会中最长的一次。其次,以往的人口剧减都发生在社会和政治秩序天翻地覆的时候,或涉及全面战争,这一次虽然是苏联解体,但局面相对温和,之后的政治和社会秩序也算有序,而且仅限于俄罗斯国内。最后,过去人口剧减虽然狂暴而剧烈,但明显是短期现象,从本质上说是暂时性的,而这次危机是渐进的、持续的,因此难以预测何时才能结束或发生逆转。

  数字对比是惊人的:在1976年到1991年,也就是苏联时期的最后16年,官方记录共有3600万人出生,但从1992年到2007年,也就是苏联解体后的前16年,出生人口只有2230万人,相对减少了40%。在1976年到1991年期间,死亡人口为2460万人。但是从1992年2007年期间,死亡人口居然高达3470万人,增加了40%!对称性数字更加惊人,从1976年到1991年,出生人口比死亡人口多1140万,但之后的16年,死亡人口比出生人口多出1240万。

  当然,俄罗斯并不是最近十几年人口锐减的唯一国家,在19个西欧国家中有11个从冷战开始就出现人口减少,不过情况要么相对轻微,要么持续时间较短。例如曾让意大利社会紧张的人口减少,只持续了一年时间,也就是1986年,且当年净人口减少只有4000人。此外,很多国家的人口问题是因为移民潮流,有时国人移民他国寻找机会,在爱尔兰和葡萄牙都出现过集中移民潮,有时则因国内经济不景气,政府收紧政策限制外来移民。真正出现人口逐年、自然减少的西欧国家只有奥地利、德国、丹麦和英国,其中德国最严重。但是相对俄罗斯的问题,德国的也是小儿科。

  刺激生育政策略见成效

  2000年初,俄罗斯政府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开始推出鼓励生育的政策。例如为孕妇提供饮食营养补助金、医疗服务费用和交通费用,延长带薪产假,生二胎一次性奖励9000美元,每个月还要补贴300美元,有的还有终身的奖金。政府也恢复了一些苏联时期的做法,例如向生育子女多的家庭颁发“光荣父母勋章”,甚至考虑重新开始对无孩子家庭征税—曾经,苏联是世界上唯一对不生孩子征税的国家。在政府大力推行鼓励生育的政策后,俄罗斯的人口远景出现了一些闪光点。

  2012年,年度出生人口终于超过死亡人数,这是苏联解体以来的第一次。不仅是统计数据上出现了这个边际正值,其他社会问题也得到轻微改善。在2013年的时候,俄罗斯的人均寿命统计是71岁,这是历史最高水平,此外婴儿出生率也基本达到欧洲的平均水平。虽然变化依旧是很微小,已经足够让克里姆林宫庆祝“十年来阻击人口曲线下降的政策取得胜利”。去年12月,在对政府高官发布的一次公开讲话上,普京说:“我们的人口政策已经收效,向下抛物线逆转了。”

  只可惜,普京的结论远非成熟,这不是其他国家的判断,而是俄罗斯国家经济和公共管理学院的研究。该管理学院在一份研究报告中承认,俄罗斯近年来在提高出生率上取得了进步,从2006年平均每个妇女生育1.3个孩子上升到2012年的1.7个,但是报告也警告,从长期来看俄罗斯的人口局面还是非常负面,甚至是悲观的。报告中写道:“尽管近期取得一些进步,但是人口危机的威胁远远没有过去,反而更急切了。”

  人口增长窗口期正迅速关闭

  实际情况是,俄罗斯未来人口增长的窗口期正在迅速关闭。根据公共管理学院的预测,在未来十年俄国内20岁到29岁之间的人口数量会快速减少50%,与此伴随的是生育率快速下降,再配合高死亡率(全球第22位高),未来人口总量还是会不断减少。

  现有趋势下如果没有任何政策措施,到2050年的时候俄罗斯人口很有可能缩减至只有1.13亿,跟今天1.44亿的水平相比下降20%。而这还不是最坏的情况,公共管理学院认为,如果各种不利因素撞上形成最坏的情况,那么35年之后俄罗斯人口有可能比现在减少1/3,只有1亿,在世界人口大国的排序上将跌出前12名,甚至跌出前15名。

  二战之后到苏联时期,政府长期要求达到“全生育率”超过2,也就是每个妇女在生育年龄段内至少生育2个孩子,这亦是一个社会保持人口正增长的最低限值。在戈尔巴乔夫时期,俄罗斯的全生育率平均达到2.2,只是从1989年之后就一直不能超过2,2005年甚至达到最低的1.17。80年代期间没有几个欧洲国家的生育率能超过俄罗斯,现在俄罗斯已接近垫底。

  婚姻家庭模式发生巨变

  在以往,恐怖和战争是减少人口的引擎,但这次不是。追究这次人口危机出现的原因,不是战争也非剧烈的社会运动,而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人的生育模式和生活方式出现渗透性深入改变,这种改变被学者们归纳为“家庭凋零”。当然,全民健康状况恶化也是一个原因,世界卫生组织在2005年公布的一项研究表明,俄罗斯妇女生产死亡率是德国和瑞士的6倍,20多岁女性死亡率近20年来逐年上升。但是没有什么比“家庭凋零”带来的打击更具有毁灭性。俄罗斯妇女强烈趋向“不超过一个孩子”或者“一个就足够了”的想法,这个潮流致使家庭规模萎缩。

  婚姻状态影响着生育方式,在80年代,不到1/10的孩子是非婚生,但2005年已经超过30%。不仅选择结婚的男女少了,婚姻稳定性也在下降。跟80年代相比,2005年举行传统婚礼的男女减少了1/4,同时离婚率翻倍。1990年在戈尔巴乔夫时代终结之际,60%的女性虽然可能离过一次婚,但到50岁的时候还在婚姻状态内,但仅6年之后,只有34%的女性能在50岁的时候还保持在结婚状态。与此同时是年轻男女更倾向于选择同居生活,80年代只有15%的女性在25岁之前有同居生活经历的,20年之后这个比例已经快速上升到45%。20年前同居的女性有超过2/3的比例会于之后进入婚姻,如今这个比例已经下降到不足33%。

  专家把这场婚姻态度和家庭结构上的巨变喻为“沉默革命”,虽然这些问题在欧洲社会都普遍出现,但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个国家像俄罗斯如此严重,俄罗斯的问题在于同居广泛、结婚率低、延迟结婚年龄、延迟生育年龄等数种现象同时出现。人口结构的变化对经济的影响是超乎想象之剧烈,就业年龄段的人口将减少2600万或者更多,直接导致国家经济衰退、国际竞争力下降、繁荣程度锐减。

  面对困境,普京政府没有理由自信,必须采取紧急措施降低死亡率并提高出生率,公共管理学院的报告也给出一些希望,假设在最有利条件结合的情况下,到2040年俄罗斯人口有望轻微增加达到1.55亿。换句话说,俄罗斯的未来人口结构完全取决于现在的政策选择,只有这样才能避免下一代社会和经济灾难。但矛盾的是,莫斯科在走进这危险的未知地域的同时,却还打出充满野心的目标。例如在2007年年末,克里姆林宫提出之后10年的发展目标是年经济增长率维持在7%以上,在之后20年GDP总量翻四倍,俄罗斯经济总量在2020年的时候成为全球第五大。

  社会福利严重滞后

  但是历史已证明,在任何一个文明社会,如果人口持续减少是绝对不可能创造长期物质繁荣的。人口减少、劳动力人口减少、社会福利就难以保障,俄罗斯的社会福利长期明显落后于法国、奥地利、英国、爱尔兰、德国、比利时、荷兰等欧洲国家,从2007年开始更是快速恶化。一般来说在家庭规模萎缩的时候,从家庭到社会,都会把更多资源投入到唯一或者少数孩子身上,但这种现象不曾出现在俄罗斯,这亦与最近几年社会福利、尤其是针对儿童的福利水平恶化有关。

  一些统计数字能说明问题:9岁以下儿童的入学率,在1991年的时候是99%以上,但是2004年只有91%。此外弃婴的数量从1991年开始逐年增加,到最近数年仅官方公布的弃婴数字就高得惊人,更不要说还有未被统计的。2004年的数字显示当年有40万儿童在各类福利机构中成长,比例是1/70,这代表着很快俄罗斯也会成为街头儿童占比例相当高的国家,因为从孤儿院、福利院和政府寄宿学校出来的孩子,在17岁之后很大比例只能流落街头,参与犯罪否则难以谋生。根据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的报告,从1996年开始每年有10万个婴幼儿被抛弃,如果这个数字是准确的,再配合1996到2007年的出生率,可以计算出大约超过7%的儿童在16岁之前被父母抛弃了。

  公共健康令政府蒙羞

  除了儿童福利之外,公共健康的问题也非常严重,苏联时代结束之后俄罗斯成年人的“过度死亡”每年就有数千人,“过度死亡”指的是俄罗斯成年人的死亡率比相同发展水平国家的指标高得多。在1980年俄罗斯成年人的死亡率比西欧国家高出34%,到2006年则飙高到惊人的135%,而成年男性的死亡率更高。原因是多样化的,首先从俄罗斯到周边苏联加盟共和国,艾滋病毒的传播非常严重,根据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在2008年提供的数据,俄罗斯约有100万H IV携带者,这跟毒品和卖淫有直接联系。此外肺结核的发病率也极高。世界卫生组织2008年的数据显示每年新增的肺结核患者有15万,过去10年接受治疗的病人已经产生高耐药性,同时还是潜在的结核杆菌的传播者。最糟糕的是心血管疾病的发病率和致死率是全球第一。在如今的俄罗斯每年“过度死亡”损失的成年人相当于这里每天都在进行着一场中等规模冲突。婴儿出生的预期寿命也是衡量公共健康水平的重要指标,在全球226个国家的预期寿命排行中,俄罗斯仅排在164位,低于南美洲最贫穷的国家玻利维亚,甚至低于伊拉克和印度。

  现实和数字是残忍的,无论俄罗斯今天的政府是多么强势,无论俄罗斯人对国家未来的预期是多么宏伟,人口危机像幽灵一样死缠着这个社会,吞噬着繁荣和机会。普京政府必须马上采取促进公共健康,促进生育率、保障儿童福利、控制恶性疾病的公共政策。而且这些政策都是十万火急的,也就是说在近期必须要执行。无论是改善全民医疗水平,还是给有孩子的家庭更多社会福利和税务优惠,又或者政府采取政策留住人,抵御对外移民潮流,所有这些政策的机会期只有10年时间,如果错过未来10年的关键性的窗口期再没有动作,那将成为严重的政府施政错误,给社会和经济带来灾难性后果,同时再没有挽回机会。

  克里姆林宫强国不强民

  那么看看克里姆林宫的态度和可能选择。很遗憾,在10年的预期内政府能抓住机会实施反转性人口政策的机会并不大。

  过去数年来克里姆林宫最关心的不是国内经济和人口结构,而是如何在世界舞台上施展影响力,塑造大国形象。对普京政府来说这是一场豪赌,把赌运压在石油、天然气和其他自然资源上,把资源和政策重点放在外交和宣传上,相反,对于在未来十年乃至数十年,国家资源会面临怎样的各种匮乏—当然其中包括人口资源匮乏—克里姆林宫一向轻描淡写。在1998年到2007年俄罗斯经济发展最迅速的几年中,人均国民收入翻倍,但是死亡率根本不曾下降。因为政府把资源优先投入到强化现在的大国、强国形象。就算在2013年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前,政府已有计划在2020年之前,共花费6000亿美元于提高军力,这些资金显然要通过压缩其他预算项目来实现。此外政府还计划成立新的洲际弹道导弹项目,增强海军和空军的长距离作战打击能力,同时在加强电磁脉冲类先进武器的研究上也慷慨投入。

  过去一年半,俄罗斯和西方的关系快速恶化,刺激政府进一步增加国防军事开销。但这一次与西方世界的对抗伴随着因为全球油价下跌和西方制裁导致国内经济陷入困境,俄罗斯的财力明显不足。

  根据布鲁克林研究中心最近提交的一份报告,俄罗斯正处在巨大的军事开支膨胀期,但是很多军事的开支来自于“黑暗预算”,所谓的“黑暗预算”指的是被普京允许、却不会对公众公开的开支,主要集中在不能透明、涉及国家安全的开支。而过去五年来“黑暗预算”这一块已经翻倍,到了600亿美元的水平,未来预期还会继续增加。

  总结来说,从15年前普京在俄罗斯掌握实权以来,国防开支已经增加了20%,今天在公开的政府预算中国防和安全开支的比例占34%,此比例几乎相当于美国的一倍。

  结果注定是没有多少钱能给国家最需要的社会服务投资,无法满足人民健康基本保障。相对军事和安全开支,这个国家的社会保障是非常弱的,从2009年开始在政府预算比例中,跟全民健康医疗相关的开支一直下降。此外公共教育、公共健康和科研投入也长期不被重视。2012年9月,当时的代理经济发展部部长安德烈(A ndreiK lepach)承认,莫斯科的预算政策从不会优先考虑公共健康和教育改革。如今,在乌克兰危机和西方制裁之后,这个国家的命运更加难以预测,在以上领域展开改革的可能性也更小了。

  这种政策错误会给国家和民族带来什么打击?专家认为将是悲剧性的,现在出生率的轻微上升来自数年前政策刺激的结果,当时由于石油收入丰厚,俄罗斯的财政状况尚且不错。但这只会是暂时的现象,不会形成趋势,作为现象也会快速消失。未来10年之后,锐减的人口结构将对普京政府不负责任的政策展开全面报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