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人口 > 亚洲 > 日本 >

日本人口减少是经济衰退的真正魔咒

时间:2015-07-16 13:14 类别:日本 人数:

日本人口再创新低。日本总务省最新统计报告显示,到2015年1月1日为止,日本全国总人口比去年同期减少了27万1058人,为1亿2616万3576人,减少率为0.21%,是历年来最大的减幅。

事实上,日本于1970年即已成为联合国标准下的老龄化社会,并在此后的1997年,成为日本政府标准下的少子化社会。此后,日本人口减少及老龄化趋势日益严峻,并经常与“经济衰退”的字眼出现在一起。

那么,日本的人口减少与经济衰退究竟有着怎样的关系?近日,人文经济学会特约研究员徐骋通过对日本经济与人口发展状况的梳理,徐骋提出了一个被主流学术界甚少发掘的一个结论:人口减少及人口结构老龄化才是日本经济衰退的真正魔咒。
日本人口减少是经济衰退的真正魔咒

现将其邮件回复的主要观点整理摘录如下:

“人口老龄化才是日本经济衰退的真正魔咒”,甚至会最终拖垮日本经济,请问您是否认同这一观点?原因有哪些?

日本总人口的减少以及人口结构的老龄化恐怕是日本经济衰退的主要原因。而这个原因在主流学术界,无论是日本本土还是其他国家,都没有引起足够多的重视。

一些经济学家常把二战后日本经济的腾飞称为“日本奇迹”。而就像“奇迹”这个词本身所含有的一种神秘感和未知力量一样,日本在九十年代所经历的经济大减速(或者被称为“失去的十年”)背后的原因,也同样让经济学家们至今议论不休。

许多深受凯恩斯影响的经济学家坚持认为日本的问题是出在需求不足上。最典型的一种论调便是:日本正遭受通货紧缩的折磨,日本央行需要扩大货币供应,日本政府应该继续增加赤字水平,拉动投资和消费,让日本能够重新回到一种“温和通胀”(例如2%的通货膨胀率)的轨道上。

事实却是,日本央行在二十年前就开始实行长时间的超宽松货币政策,也就是零利率政策(ZIRP),经济非但没有好转,而是更加明显地失去了往日的活力。有意思的是,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克鲁格曼甚至不只一次地公开表示,这是因为日本央行印的钱还不够多,日本政府的负债还不够高。

而在现实中,日本却是一个近乎完美的“凯恩斯式”模型。日本政府实行着全世界最宽松的零利率货币政策,拥有全世界最高的负债率(负债/GDP高达230%,比希腊还要高),而经济状况却依然没有好转。因此我认为我们没有理由再将凯恩斯主义当做一种“药方”,而更应该怀疑其本身也许就是造成这一切的原因。

对于另外一些经济学者来说,日本的问题恐怕不是出在需求,而是出在供给上。也就是说,夺走日本经济发展活力的不是那抽象的“需求不足”,而是实实在在的供给减少。劳动力资源作为经济增长的要素之一,却似乎被许多经济学家忽略了。工作年龄段人口比例的下降,也就是劳动力供给的下降,或许才是日本经济衰退的真凶。

在“失去的十年”期间,日本的实际GDP增长为9.6%,而同期美国为38.7%,欧洲15国为22.7%。表面上看起来,日本的确遭遇了什么经济“魔咒”,从而导致日本的经济增长相比欧美发达国家产生了巨大差距。

而我们不妨再看看另外一组数据,即工作年龄段人口的人均GDP情况。同样在那段时期,日本工作年龄段人口的人均GDP增长为31%,美国为31.8%,欧洲15国为29.6%,可见三者并没有明显的差异。也就是说,日本的青壮年与欧美发达国家的青壮年的经济产出差不了多少。因此能够解释日本总体GDP增速的下滑的原因便只剩下人口结构。

日本在“失去的十年”间不仅经历着金融泡沫破裂后的各种问题,其同样还经历着一段非常快速的人口结构的转变--即人口的老龄化。无法参与工作的老人不仅正逐渐变成强大的“分母”拉低了日本的人均GDP增长,更增加了市场整体的运行负担。我们可以把欧美国家理解为由一对年迈的父母以及3个青壮年孩子组成的家庭,而日本却是由一对年迈的父母以及1个青壮年孩子组成的家庭。日本孩子与欧美孩子之间的生产力差距不大,而日本家庭与欧美家庭的整体财富增长差距就十分明显。

日本2014年的人口约为一亿两千七百万,一些研究表明,根据当下的人口趋势,日本在2040年至2050年期间总人口将少于一亿。也就是说,日本的总人口恐怕在25-45年后将会减少30%。更加令人震惊的是,一些日本北部的小村子里超过65岁的人口比例目前已经超过了50%,甚至还有研究预计日本北部超过80%的市、町、村将在2040年消失。有一份关于房屋空置报告的数据则更加令人触目惊心。在总数为六千万间左右的房屋中,有大约八百二十万间房屋是空置的,而这其中又有百分之四十左右的房屋既没有挂牌出售,也没有对外求租。在一些地方,被抛弃的房屋甚至达到了总房屋数的百分之十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