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类未来 >

中国人未来靠什么来养老?

时间:2015-11-20 10:44 类别:人类未来 人数:

财政部近日发布的《关于2014年全国社会保险基金决算的说明》显示,2014年,基本养老保险费收入为18726亿元;基本养老金支出为19045亿元,收支相抵为负的319亿元。


也就是说,职工养老保险在社会保障制度建立多年后出现年度缴费赤字,仅2013年该项收支差额还为正的912亿元。这意味着,养老保险的可持续性受到极大挑战,2014年,我国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年末滚存结余30376亿元;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年末滚存结余3854亿元,两者共计约3.4万亿。


据人社部部长尹蔚民此前在“‘十二五’系列报告会·就业社保工作成就”上介绍,作为一个急剧快速老龄化国家,抚养比将在不久的将来出现逆转。到2020年,我国60岁以上的人口将达到19.3%,2050年达到38.6%;受此影响,我国目前3.04:1的职工养老保险抚养比,到2020年就要下降到2.94:1,2050年将下降到1.3:1。也就是说,30多年后基本就是用1个在职员工缴费供养1个退休人员。


这对我国养老保险基金支撑能力构成极大风险。据中国社科院“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研究”课题组2013年估测结果,如果继续执行现有养老保险体系,到2023年,全国范围内职工养老保险就会出现资金缺口;然后过6年,也就是到2029年,累计结余将消耗殆尽。


目前世界上普遍推行的基本养老保险制度主要有三种,其一是“现收现付”制,完全以当期在职职工缴费收入支付现有退休人员养老金,不建立个人账户,没有结余。其二是个人积累制,完全以个人的积累储备未来的养老。中国目前采取的制度是二者结合,“统账结合制”。无论采取何种制度,公务员享受特殊超国民待遇的只有中国。


中国政府一直试图通过提高企业职工养老金待遇来缩小双轨制造成的福利差距。自2005年起,连续N多次提高企业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尽管养老金涨了不少,但企业职工与党政机关事业单位之间的差距不仅没有缩小反而越来越大。


中国社会保险缴费在181个国家中排名第一,约为金砖四国其他三国平均水平的2倍,是北欧五国的3倍,是G7国家的2.8倍,是东亚邻国和邻近地区(中国香港和台湾)的4.6倍。中国五项社会保险法定缴费之和相当于工资水平的40%,有的地区甚至达到50%,这一比例超过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


我国企业和个人负担的五险总费率平均在40%以上,其中个人11%,企业年金和补充医疗保险等还不计在内。其中养老保险企业负担20%,个人付8%,是大头。我国养老缴费比例一直处于世界最高水平。数据显示,美国社会保障工薪税率加总为15.3%,雇员雇主各7.65%。英国22%、日本26.6%,德国为34.5%。


美国的养老金替代率为51%、英国47%、法国62%、德国52%、意大利81%、瑞典81%、日本49%,都大大高于中国30%的水平。为什么这些发达国家,企业和职工的基本养老保险缴费较低,参保人却享受到较高的养老金替代率水平?其原因在于政府肯不肯资助养老金支出,国外一般政府资助养老金的比例占了30%~40%,而我国却不到10%。我国目前的财政支出大量用于重复建设形象工程投资等,是典型的建设型财政,国外多为保障型财政,把大量的财收入用于资助全民社保福利体系,而中国只是保障了不到10%的少数特权阶层。


国际上的福利国家社保养老金由税收支出,除了个人的企业年金,基本养老金制度并不建立在储蓄上,而是采用现收现支。就像任何财政收支一样,只要收支平衡就行了。当然,如果全民都像公务员和事业单位那样去享受高福利,我国肯定会出现巨大的养老金缺口,可是我国享受高福利的人并不多,无论是企业职工还是城乡居民,报销医疗费领取养老金的份额都很低,以养老金的替代率来衡量,我国财政负担远远低于正常国家。


现行的社保制度被中国的官员和专家从拉美照搬过来,其实并不适合中国也不利于老百姓。我国的企业员工大多集中在劳动密集型企业和服务行业,这些企业利润最薄,劳动者工资成本也最高。现在企业和个人承担了五险总费率40%以上,相当于半个劳动力的工资成本,这对企业和个人都是一种惩罚。特别是现在劳动力的供求关系已经发生变化,工资是所有硬性成本中增长最快的成本。社保跟着工资增长,不仅加重了企业的成本,也加重了个人的负担。


筹集社保养老资金的渠道很多,现在企业和个人承担了太多太重的税收,要求降税的呼声高涨,既使政府不想降税,也可以把企业和个人多缴的税收计入社保养老费中,把减税的比例变成增加社保的比例,每年央企国企都有巨额的利润为什么不注入社保之中?政府持有的各种资源资产本来都是社保养老的保证,为什么不及时转入养老基金?美国现在的养老金累积余额多达20多万亿美金,而13亿人的中国只有3万多亿人民币,未来中国老人靠谁来养活?政府在财政收入月过万亿的时候,理应考虑贴补养老基金,而不是把钱过多的用于民生之外的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