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人口 > 亚洲 > 日本 >

日本人口“保增长”或增预算鼓励生育

时间:2016-03-30 18:41 类别:日本 人数:

5月5日,是日本的“儿童节”,也是构成日本5月“黄金周”长假的重要节日,这个本意是祈求儿童健康成长的节日,现在看来更像是提醒日本社会,人口减少和老龄的危机正越发严峻的纪念日。

日本总务省4日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4月1日,日本15岁以下人口的总数为1633万人左右,相比前一年减少16万人,这是该数字连续第33年减少,也是自1950年有统计以来的最低纪录。而15岁以下人口在总人口的占比也同比减少0.1%,为12.8%,连续第40年下降。

目前,日本总人口约为1.3亿人,然而根据日本厚生劳动省下属的国立人口问题研究所所做的推测,到2048年,日本人口将跌破1亿,而到了2060年,届时日本总人口将只有8000多万人。

人口危机迫在眉睫。《日本经济新闻》报道称,日本政府计划宣布一份中长期国家目标,将通过各种政策,使得日本的人口在2060年时,还能维持在1亿人左右的水平。

“团块世代”全面老去

日本作家堺屋太一1976年发表了一本名为《团块的时代》的小说,其中,将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的“婴儿潮”中出生的一代人称为“团块世代”,这引发了日本社会的热议,进而成为固有名词,用以指代1947年至1949年出生的人。

所谓“团块”,是指“人口金字塔”中,膨胀最为显著的部分,这部分人口较其他世代更为集中,且规模巨大。

据统计,1947年至1949年3年间,日本的新生人口超过800万,平均每年都有265万以上的婴儿诞生。而到了2013年,这一数字刚过百万。

“团块世代”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为日本的经济腾飞作出了卓越贡献,然而,随着1949年出生的人口也进入了老龄人口的行列,日本的“团块世代”全面老去。

据总务省此前发布的数据,2013年,日本65岁以上的老龄人口超过3000万人,而老龄人口占总人口比例达到25.1%,达到史上最高水平。

此外,根据国立人口问题研究所的推测,到了2060年,全日本老龄人口占比将达到39.9%,也就是说,每2.5个日本人里面就有一位老年人。

将钱花在未来世代

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日本政府的“经济财政咨问会议”下属的委员会将于5月中旬向政府提交一份“建议”,其中对于日本的人口问题首次提出了具体的数字目标,比如,建议提出在2060年,将日本女性的“总和生育率”从2012年的1.41提升至2.01。

“总和生育率”是指每个妇女在育龄期间平均的生育子女数,一般而言,总和生育率低于2.1,则人口处于减少趋势,数值越低,少子化程度越严重。根据中国官方数据,现在中国的总和生育率保持在1.5~1.6。

上述日本官方“建议”将向政府明确提出,“将资源分配大胆地从高龄者向儿童转移”,且不让未来出生的人为现在养老“埋单”。这份建议提出,日本政府应大幅度增加与支援生育相关的预算,修正日本目前依靠发行国债来填补社会保障预算不足的不良财政现状。

2014年度日本政府预算案已于3月20日获得国会通过,这份预算案支出总额高达95.9万亿日元,其中用于养老金等社会保障支出就超过了30万亿日元。

女性就业问题成关键

老龄化严重的日本正面临劳动力逐年减少的困境,为了解决这个难题,除了上述提高总和生育率外,另一个关键就是让日本女性回归职场。

该份建议还就一系列和日本就业环境有关的议题向政府提出建言,建立“不分性别和年龄的广泛就业制度”。其中,就包括首相安倍晋三多次提及的女性就业问题。

在今年初的“达沃斯”论坛上,安倍明确表明,日本将争取在2020年时,让社会中具有领导地位的女性比例达到三成。所谓具有领导地位包括上市公司董事以上的高层,和地方及国会议员等。

安倍说,女性是在日本社会中依然没有得到良好运用的最佳资源,他还引用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的话,称如果女性的就业率达到男性的水准,那日本的GDP增速将达到16%左右。

日本女性中,家庭主妇的占比依然很高,一旦生育之后,育儿的重压及面临严重的“入托难”等问题,让日本女性对回归社会感到望而却步。如何在鼓励生育的同时,促进女性就业,这是“安倍经济学”的第三支箭——“经济结构改革”之箭的一项重要内容。

据日本总务省不久前发表的人口统计数据,截至2013年10月1日,留日外国人总数为159万人,时隔5年首现增长,增幅为2%,这在一定程度上减缓了日本国内人口减少的速度。

早稻田大学金融综合研究所顾问野口悠纪雄曾经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对日本来说,推出移民自由化的政策,才是最重要的制度改革。

野口认为,日本在引进外国劳动人口问题上基本处于“锁国状态”,外国劳动人口占日本所有劳动人口的比例仅为0.1%,而同样的数字在欧洲大约为10%,日本完全不能与之相提并论。

野口表示,很多日本人内心不喜欢外国人,不愿意跟外国人居住在一起,具有很深的岛国性,但日本未来将陷于严重的劳动人口短缺,早日向其他国家,特别是中国的年轻人打开大门,对日本来说至关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