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人口 > 亚洲 > 泰国 >

泰国人口现状

时间:2016-03-16 17:15 类别:泰国 人数:

世纪90年代以来,泰国社会日趋老龄化。目前,泰国60岁以上人口已超过600万,约占总人口10%。根据联合国设定的标准,达到这一比例,是一个国家进入老龄化社会的标志。而在泰国,该比例在未来20年内还将继续增加。

  泰国人口和社会学者忧心忡忡:政府至今还没建立起一套完备的养老保障体系,对于人口老龄化带来的种种经济和社会负担,又该如何应对?

  泰国步入老龄化

  人口老龄化现象,本来是西、北欧国家和日本等发达工业国家的特别现象。但由于经济发展,以及生活水平和医疗技术的提高,这个现象如今也出现在泰国和其他一些中等收入的发展中国家。

  泰国人口老龄化,直接原因是近年来人口出生率和死亡率均持续下降,同时人均寿命延长。根据泰国国家统计署2006年的统计数据,泰国人口出生率为13.87‰,死亡率为7.04‰,人均寿命为72.25岁。

  泰国人口学家的最新统计结果表明,目前泰国60岁以上人口已超过600万,约占总人口10%左右。

  联合国人口基金会去年的一份调查报告则指出,根据目前人口发展趋势,到2025年,泰国60岁以上人口将达到1320万,预计占总人口17%;到2050年将达到2230万,占总人口比例将上升到27%。

  关于老龄人口的增长速度和规模,泰国人口统计机构的调查数据与上述数据略有不同。但联合国和泰国人口学专家都认同的是:泰国社会已步入老龄化阶段,而这将给国家、社会和家庭带来沉重负担。

  人口老龄化,不仅意味着老年人口在总人口中的比例上升,也意味着必须增加劳动力,以支撑赡养劳动力低下甚至没有劳动力的老龄人口所需要的成本。泰国国家统计署2006年公布的数据显示,目前泰国总人口约为6462万,其中65岁以上人口为518万左右,约占8%;劳动力总数为3550万。也就是说,平均每6.8个劳动力就要赡养1名65岁以上的老人。

  去年7月,泰国玛希敦大学人口和社会研究院教授巴莫·巴萨库和副教授帕塔玛·瓦瓦达那旺公布的一份研究报告建议,为应对人口老龄化危机,泰国政府应未雨绸缪,提前设立相应的社会福利保障机制。一方面,1963年至1983年间出生的泰国人现在就应为自己退休后的生活保障作出安排;另一方面,政府应该借鉴日本和欧洲国家应对老龄化的经验和措施,确保这方面的资金投入。

  报告建议说,政府除针对老年人建设社会福利保障机制外,还应加强宣传,提高国民对这个问题的认识,引导国民对自己的老年生活及早作出安排。私人企业也应协助政府为退休人员建立养老金保障体系。

  养老保障制度缺失

  如今,泰国人的生活方式和观念,以及家庭的基本结构,正随着时代进步和经济发展逐渐变化。过去几代同堂的大家庭,渐渐由两代人组成的“核心家庭”模式所取代,进而又被只有夫妻、没有孩子的“丁克家庭”分化。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在成家后离开父母,单独居住。随着工作压力和经济负担日趋沉重,“子女赡养父母”开始变得不那么理所当然。

  泰国政府向来主张,赡养老人的责任应由家庭、社区和社会承担,而不应仅仅依赖政府机构。然而家庭和社会结构的改变,使这种观念受到挑战。与此同时,当前泰国政府养老福利措施的缺失也日益突显。

  由于秉持传统观念,泰国政府在养老保障方面并没有作好准备。政府直至1992年才出台《国家养老长期行动计划(1992年-2011年)》,拟定了一些保障老年人福利的政策措施,包括培养老年人“自立谋生”的意识和技能、向老年人传播预防疾病和营养保健方面的知识,同时也鼓励社会福利机构为老年人、尤其是低收入或无人赡养的老人提供服务。

  尽管有相关政策出台,但在具体落实方面却进展缓慢。泰国社会保障署直至1998年才出台法定退休金制度,退休职工每月可领取1500泰铢(约合42.9美元)至2000泰铢(约合57.1美元)的养老金。但这在城市里甚至难以糊口,而那些没有被纳入政府福利体系的人员,如农民或没有固定工作的城市老人,连这份福利也无法享受。

  政府每年给贫困老人三四千泰铢(1美元约合35泰铢)的补贴,这笔钱平摊下来,每人每天还不够在城市里买两碟米饭。可事实上,仅有一小部分贫困老人能够领取这份微不足道的补贴。由于种种原因,那些至今未能取得泰国国籍、也没有本国身份证的早期移民,仍然无法享受政府针对国民的各类福利政策;一些居住在偏远地区的老人,由于对政府政策不了解,也无从领取补贴。

  泰国政府试图鼓励散布全国各地的佛教寺庙、清真寺、基督教堂等宗教慈善机构更积极地介入养老福利事业。事实上,这些机构是目前泰国社会福利保障体系的顶梁柱。

  政府出资兴建的福利院全国共有20家左右,仅能容纳几千名老人。大型养老院仅有5家,其中两家为政府赞助,另外3家为私营机构。这些养老院的费用,每人每月在8000泰铢(约合229美元)至9000泰铢(约合257美元)之间,所提供的服务仅限于食宿、水电等基本生活设施。一些小型养老院的服务设施更差,老人在那里并不能得到完善的照顾。因此,一般人家,只要子孙能尽到赡养责任,不到不得已不会把老人送往养老院。

  泰国基督教会1908年创办的“麦基恩康复中心”,是一家历史比较悠久的福利院。这里的“老人村”目前收治130名老年病患,他们大多患有麻风病或相关疾病,无自主生活能力。康复中心为这些老人提供食宿、医疗、休闲等各类服务。

  去年6月在上海召开的照料老年人体系国际研讨会上,该康复中心负责人代拉·通森利介绍说,对于老年麻风病患者,泰国政府福利体系所能提供的保障仅限于食物方面,而慈善机构照顾这些老人的成本颇高,容量也有限。

  在康复中心的疗养费用,部分由老人家庭支付。中心另外必须通过售卖自产商品、对外开放诊所等生意维持日常开支平衡。康复中心建议,政府可以对承担赡养责任的子女给予减税优惠,鼓励家庭赡养老人,减轻政府和社会的负担。

  免费医疗难显效

  老年病患的医疗费用,对一般家庭而言向来较为沉重。

  中年司机塔纳坦·西帕查叻沙坤的母亲已经80多岁,因为身体不好,平时由塔纳坦一个单身姐姐照顾。由于姐姐没有收入,塔纳坦每月从并不丰厚的工资中取出一部分,补贴母亲和姐姐家用。母亲每次进医院治疗,都要花费好几千甚至上万泰铢。这种意外支出,也通常由塔纳坦支付。

  去年“9·19”政变推翻的他信政府,于2001年起实施针对低收入阶层的“30铢医疗计划”——凡泰国公民,在相关部门登记注册后,即可拥有一张类似医疗保障卡的证件,凭此证可在政府指定的医疗机构接受医疗服务,每人每次治疗费一律仅为30泰铢(约合0.9美元)。一些贫困家庭确实因此受益。但是医疗界却抱怨这项政策影响他们的收入,国家财政也必须支出一笔庞大补贴来支持这项福利政策。

  他信政府被推翻后,新总理素拉育领导的政府宣布废除“30铢医疗计划”,认为向每个病人收取30铢,对提高医护人员收入、减轻国家财政负担意义都不大,从而提出实施免费医疗——即连30铢都不必交,全程免费。

  塔纳坦说:“不管是以前的‘30铢医疗计划’,或现在的免费医疗,听起来都不错。可是老人有病,哪有时间排长队,而且这些免费的公立医院水平也不行。”

  为了获得更有效率、更高水平的治疗,大部分人还是选择到大的私立医院接受治疗,虽然诊疗费大多高昂,但服务较好。收入不高的孤寡老人,则常常选择社区医院或小型私立诊所。

  今年年底大选后产生的新政府,是否仍将坚持免费医疗政策,仍不得而知。

  政府福利保障制度的缺失,却给一些企业带来商机。今年3月,一家泰国与马来西亚投资商合作创立的克罗努斯移动看护公司宣布成立,首次在泰国推出专为老年人设计的家庭保健疗养业务。

  克罗努斯移动看护公司的执行总裁彼得·郭(音译)介绍说,明年,该公司准备投入1500万美元,在曼谷建成一个提供全日制医疗保健服务、运动和休闲娱乐设施完备的老年人疗养社区。

  郭说,当今泰国社会出现越来越多的“核心家庭”,夫妻双方都有工作,年迈父母不得不独自在家,或者依靠保姆照看。而“移动看护”可以针对每个老人的特点,提供专业的医疗护理、食品保健和心理健康等全方位咨询和服务。这些服务的特点是,可以通过“出租”专业医护人员,使一切服务在老人熟悉的家中完成,有别于一般养老院。

  不过,这种服务价格可不便宜。1个小时至1个半小时的上门服务需要1500泰铢(约合42.9美元)左右,让低收入家庭“望尘莫及”。

  疾病“老年化”

  人口老龄化,常见疾病也发生了“老年化”。

  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以及医疗卫生技术手段日趋先进,传染性疾病对泰国社会的危害性大大降低,婴儿与成人死亡率均随之下降。与此同时,精神疾病和意外伤害病例的发生频率逐渐上升。这些疾病均可归类为“老人病”。最常见的“老人病”包括心脏病、中风、恶性肿瘤以及事故性创伤等。

  老年痴呆症也成为越来越常见的“老人杀手”。2006年,泰国人口和医疗专家运用一项泰文版国际标准测试,对4万名69岁以上老年志愿者的记忆力和智力进行测验,类似一种儿童IQ指数测试。这是泰国第一次针对老年痴呆症做如此大规模的测试。结果显示,泰国人口中痴呆症的发病率为10%左右,近似于西方发达国家的水平,后者通常在5%至10%之间。

  泰国玛希敦大学社会和人口研究院医疗服务部主任差他利·班春说,这项调查发现,在泰国目前600万超过60岁的老人中,有一成已出现不同程度的脑力退化或痴呆症迹象。其中有16%将发展为阿尔茨海默氏症,另外17%将患有血管痴呆症,其他人则因为酒精中毒、脑部受损和脑部肿瘤等因素出现痴呆症迹象。

  治疗老年痴呆症的费用,每人每年大概为30万泰铢(约合8571美元)。除了需要高额医疗费,这一疾病还使患者及其看护者生活质量下降,使社会生产力遭受损失,使国家承受巨大成本。

  “照顾一个晚期癌症病人,远比不上照顾老年痴呆症患者辛苦。”暖诗·阿南德腊坤有个患阿尔茨海默氏症的姐姐,两段不同的看护体验让她感慨,“我和另一个亲戚为照顾她(姐姐)已心力俱疲。这种照顾是全天候的,你必须时时刻刻看着病人,不让她脱离你的视线。”

  泰国学者和专家普遍认为,根据泰国社会传统和老年人现实需要,大多数情况下,赡养老人的主要责任仍应由家庭成员来负担,因为来自于亲人的关爱照看有益于老年人身心健康;但与此同时,也应扩大政府或私人福利机构的建设和覆盖范围,为那些无人赡养的老人提供蔽护;政府也应通过立法,加强对老年人权益的保障。

  塔纳坦有一子一女,都已顺利完成大学学业,有了收入不错的工作。女儿刚结婚,贷款在曼谷市郊买了一套越层式房屋,还有一辆汽车。儿子目前和塔纳坦夫妻同住。子女所在的公司都替他们买了社会医疗保险,退休后有基本保障。塔纳坦很放心他们,而对于自己今后的生活,他并不怎么指望子女。因为他意识到,时代不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