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人口 > 亚洲 > 中国 >

即使推行了“允许生二胎政策”中国人口也将负增长

时间:2015-01-05 13:22 类别:中国 人数:

中国“只允许生一个孩子”计划生育政策实施30年后,已受到越来越多地质疑。虽然独生子女政策遏制了人口过快增长,使中国少生了3亿人,推动了经济发展,但也带来了诸多问题:人口正在加速老龄化;“重男轻女”观念导致中国新生儿性别比例严重失衡;独生子女政策执行起来存在很多不平等。

2007年曾有全国人大代表建议,将只允许一对夫妇只生一个孩子放宽到允许生两个孩子,以解决独生子女政策给中国社会带来的问题。大家原来把解决问题的关键都放在各级政府计生部门,其实计生部门在媒体、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呼吁下,已经考虑放宽一点,比如有一方是独生子女的新婚夫妇可以生两个孩子,但最后还是被卡住了。

当前,我们面对的严峻现实是,如果计划生育不松绑,中国的年轻人口将逐渐减少,“世界工厂”的廉价劳动力就会出现短缺。而工资的上涨将导致国内和国外市场中手工业产品价格大幅攀升。成本的增加可能使中国经济发展所依赖的外国投资流向其他劳动力更加廉价的国家,进而导致就业机会减少,使失业率上升。

进一步分析,中国真正的国情不再是人口众多,而是人口加速老龄化、应对老龄社会的基本社会设施还远不具备。由于计划生育政策的实施,中国开始面临的问题比历史上任何其他国家都更复杂。中国人口问题其实是一个巨大的危机,虽然它是缓缓而来的,像海啸一样,缓慢但是力量巨大。

坦率地说,即使现在政府决策层就松绑计划生育政策,允许一对夫妇生两个孩子,但仍没有多少人愿意生第二胎,其结果是,中国人口将从整体上出现负增长。

得出这个结论的依是,上海市16年来人口出现负增长。根据上海市统计局《2008年上海人口概况》的统计数据显示:上海户籍人口自然增长率从1992起开始出现负增长,其户籍人口年均出生为9万零670人,出生率为6.99%;死亡10万7000人,死亡率为7.73%;自然增长率为负0.74%。

除了上海外,6个中部省份的户籍人口也出现了“负增长”。按负增长的幅度排序分别是:重庆(-6.6%)、湖北(-5.0%)、 四川(-3.4%)、贵州(-1.4%)、安徽(-0.6%)和甘肃(-0.2%)。这六个省份,无一例外都在中西部地区,而且相连成片。如此规模的省域人口负增长,是中国人口发展和变化的新现象。

值得一提是,上个世纪80年代,甘肃省酒泉市、山西省翼城市、河北省承德市、湖北市恩施市等城市经中央政府批准,推行了“允许生二胎政策”。2005至2008年,有关专家对这些地区的人口态势进行了实地调研发现,30年来这四个城市人口增长率一直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男女比例也比较平衡。

这说明,不管是上海、重庆、湖北、四川、安徽、甘肃人口负增长也好,还是酒泉、翼城、承德、恩施人口平衡也好,其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一是受计划生育政策的影响,其二是人们生活方式的转变,不再有“养儿防老”的考虑,但最重要的是,城市居民的生活成本日益高企。而且城市规模越大,居民的生活成本越高。

生活成本当中最影响生育意愿的就是养育成本。现在的城市小孩子,讲究一出生就开始竞争,加上幼儿园没有进入义务教育体系,导致小孩子上幼儿园的学费比大学生的学费还高。中小学好像义务教育了,可是各种各样的收费项目层出不穷。这些养育孩子的成本都让新一代年轻人对生育儿女望而却步。

中国过去十多年,每年出生人口能够稳定在1480万左右,但是总育龄妇女和黄金生育期妇女都在2011年达到顶峰,然后会快速下降,这是导致人口出现负增长的根本原因。这个不需要看数据,看看我们身边就知道了,近几年各地小学、中学撤并越来越多,一些学校甚至用来办养老院。还有一些地方,希望小学建起来了,却都荒废了。

实际上,低生育率已成为国际社会新的主要担心之一。除了非洲或少数发展中国家外,许多国家都已经积极制定或修改社会政策以阻止生育率进一步下滑,但至今几乎无一奏效。在可预见的未来,中国各级政府很可能说服、帮助甚至强迫国民减少生育,多生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