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人口 > 亚洲 > 中国 >

中国二孩申请比例超低 人口负增长或提前

时间:2015-01-05 13:28 类别:中国 人数:

根据国家卫计委公布的数字,目前全国符合条件生育二胎的单独家庭有1100万对,但截至5月31日,全国提出再生育申请的单独夫妇仅仅有27.16万对,比例仅仅为2.5%左右。

而卫计委原先预计从现在到第五年,实际单独二孩家庭,应该每年有200万左右的孩子产生。为什么现在实际登记申请生育的只有预计的1/10,这个问题让很多人困惑。

卫计委计划生育基层指导司司长杨文庄认为,可能第一年没有这么多。另外,生育意愿变成生育行为,可能起作用的因素还比较多。

“从目前我们看,也反映出政策对生育行为的影响作用也在下降,影响生育行为的因素包括第一个子女的意愿、妇女的职业发展、住房、就业等等方面的很多考虑。”他在7月11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说。

此前国家统计局2010年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中国妇女总和生育率,即一个妇女一生剩余的孩子数,为1.18,大大低于正常人口更替的2.1的水平。不过,中国人口学会政策委员会委员、北京大学人口研究所专家陆杰华认为,可能下半年登记申请生育的人数会增加一些,不过整体而言,中国人口超低水平生育率的态势已经成立。

即使目前放开二孩政策,低生育率趋势难以改变。目前需要尽快调整已有的政策,比如很多地方还在对一孩进行奖励的政策。而如果按照这样的态势,可能中国人口总量在2025-2030年要负增长了。全面放开二孩的时间预计会提前,可能在十三五中后期,也就是在2020年前。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劳动力总量在快速下降,这对中国经济的长期发展不利。中国需要稳定适当的生育率。”他说。

单独二孩申请再生比例超低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和全国的情况一样,各地符合条件申请单独二孩条件的比例很低。

所谓的单独二孩政策,是指夫妻一方为独生子女,可以实施生育2孩的政策。目前这一政策在全国各地基本普遍实行。但是从实施的效果看,实际申请生育二孩的比例低。

湖北省3月已经放开申请,但是截至5月31日,湖北省统计符合条件的单独两孩家庭62.94万个,申请二孩生育10958人,占符合条件的1.74 %。

湖北省卫生计生委主任杨云彦在7月11日指出,“从单独生育情况来看,实施单独两孩政策对我省2014年人口出生总量影响轻微。”

如果说湖北放开单独二孩政策的时间比较晚的话,别的放开早省的情况,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浙江省是2014年1月17日率先全面实施单独两孩政策的省份。但是五个多月来,全省只完成43147对单独夫妇再生育审批工作。这连全部预期目标的1/10不到。

浙江省原先预计,2014年实施单独两孩政策后,出生数增量头五年分别约8万、10万、11万、11万、10万人,累计50万人;此后近十年基本稳定在8万人左右。综合考虑部分夫妇年龄较大无法生育和目前浙江省30%群众自愿放弃生育二孩等因素,头五年出生数增量约为35万人。

不过,浙江卫生计生委现在判断,2014年全年全省单独夫妇再生育的出生人数约为2万,只有逾期目标的1/4。这包括已再生育2444人,目前在孕年底前出生为1.66万人。

浙江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国敬解释说,从 1月17日正式实施单独两孩政策以来的实际情况看,群众选择再生育行为较为理性,全省实施单独两孩政策未出现出生人口剧增的现象,生育秩序较为平稳。“今年实际出生人口数要比我们预计的少很多。”

此前北京市人口计生委2014 年2月21日提供的调查数据显示,在一方为本市户籍、女方年龄在20-49岁的家庭中,单独家庭数量约为55万,其中已经生育一个孩子的家庭大约为45万(比例3%)。按调查的生育二孩意愿在50%-60%计算,北京市将累计新增加出生人数最高为27.07万人,平均每年将新增加出生人口5.42万人左右。

但是截至6月30日,北京市申请单独两孩夫妇共15669例,只占到符合条件人数的2.8%。其中已批准13790例。

南开大学人口所所长李建民认为,因为今年单独二孩各地政策出台的时间不一致,因此各地申请的情况不一样,可能明年要好一些。

不过,他认为,现在经济上有条件的主要是35岁以上的,但是这部分人不一定愿意生。“最大的问题是,现在都不太想生,即使鼓励生,未必就会生。”他说。

经济发展阶段

导致超低生育率

为什么符合二孩条件的夫妇不愿或者放弃生育二孩,这个问题,引起各界的困惑。

浙江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国敬透露,目前30-34岁的单独夫妇是“再生一个”主要群体,他们期望通过尽早申请再生育审批来获得“早生”的机会。

据悉,浙江已审批再生二孩对象的年龄中,24岁及以下的占3.3%、25-29岁的占33.7%、30-34岁的占46.6%、35-39岁的占15.1%、40岁及以上的占1.3%。

此前卫计委调查发现,目前中国符合单独两孩政策条件的夫妇一共有1100多万对,并将持续增加。2013年,国家卫生计生委在除西藏、新疆之外全国29个省区市组织了大规模的生育意愿调查。结果显示,约有80%的家庭希望生育两个孩子。现有一个孩子的单独家庭,希望生育第二个孩子的数量也在60%左右。

但是2%左右的实际申请人数比例,与生育意愿60%左右的差距也太大了,多名专家认为这与目前的经济发展阶段有关,也涉及到多重复杂因素。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湖北刚刚完成的调研结果显示,湖北符合二孩生育要求的明确表示要二孩的只有23%左右的人,明确表示不要二孩的有55%的人。

湖北人口学会副秘书长石智雷对此指出,明确表示不要二孩的人当中有50%以上的人是因为经济压力大,有一个原因是工作压力大,导致没时间看孩子,再一个原因就是没人看孩子。所以这其实很符合预期:大家都不是很想要二孩。

“所以发展到现在,不是我们计划生育的政策导致的低生育状态,而是经济发展到现在自然而然的一种状态。”他说。

他认为,现在更应该担心的是我们人口的生育状态已经进入了一种超低生育状态。即使全面放开也不会有大的反弹。

湖北一位农民认同这个看法。他告诉记者,单独二孩政策可能是个笑话。因为湖北农村并不管夫妻双方是不是独生子女,只要头胎是女的,都允许生育第二胎,但是即便如此,现在农村头胎是女的,生育二胎的很少。

经济条件不允许只是一方面,现在生男生女都已经一样,女的也可以上大学,养老也不必须要女儿,国家给农村老人养老金,所以只生一胎。此外,农村家长也希望孩子有高质量的生活,比如农村小孩子吃奶粉、用尿布,与城市没区别。而且子女一定要有良好的教育。

而为了良好的教育,农村从小学到高中,家长陪读的情况大量出现,即农村学生在乡村没有小学,需要到镇里上学,家长一般会租房子陪小孩上学。

至于到了县城读高中,即使家长在县城买了房子,但是为了小孩就近读书,也会在学校附近租房让小孩住。“这个风气已经出现十多年了,农民不是要生两个孩子,而是生一个,也要让其接受良好的教育。”他说。

生育政策调整或加快

受单独家庭生育二孩申请比例超低的影响,中国人口负增长的时间将大大提前,而人口老龄化将加快,劳动力总量将迅猛下降,人口红利将快速消失。也正因为此,生育政策调整可能会进一步加快。

卫计委计划生育基层指导司司长杨文庄指出,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了四句话,即要坚持计划生育基本国策,启动实施单独两孩政策,逐步调整完善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

下一步随着中国人口、经济社会、资源环境方面的发展变化,中央会对人口发展、生育政策作出调整的。“但是具体什么时候,我这儿也没有时间表。”

中国人口学会政策委员会委员陆杰华指出,从现在来看,即便是全面放开二孩政策,总和生育率超低的态势也无法改变了。

受超低生育率的影响,中国人口负增长的时代将迅速到来。预计可能在2025年-2030年的某年,中国人口总量会下降。

此前2008年国家人口计生委的人口报告预计,到2033年,中国人口将增加到15亿左右,达到历史高峰。

陆杰华认为,全面二孩(任何夫妻可生育2个孩子)的政策,可能在2020年前,即“十三五”时期实现。因为明年是“十二五”末期,暂时还不会调整。“但是很多省还在奖励一孩政策,可能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21世纪经济报记者获悉,远远不只是奖励一孩政策需要调整,目前对单独二孩是否征收抚养费,还无结论。

此前,卫计委的一份调查显示,目前中国独生子女家庭有1.4亿-1.5亿左右,如果放开二孩,假定有60%-70%实际要生二孩的话,大概接近一亿的孩子在四五年出生。这样这样就会形成一个更大的出生婴儿的高潮,预计每年大概平均多出生2000多万人。

对于这种担忧,一些专家感到可笑。以辽宁为例,辽宁总和生育率只有0.74(2010年),辽宁的人口已经连续3年下降,2013年减少了1万人左右。

该省从今年3月末至5月31日,全省共受理单独夫妇生育二孩申请5176例,批准5050例,相比2013年出生小孩26万多,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辽宁大学人口研究所研究员罗元文指出,调研中发现,认为生二胎的成本太高,尽管生二胎在衣服、玩具等成本上下降了,但是学费、培训费等成本的增加,整体成本还是上升了。许多35岁以上的夫妇,对生二孩极其迫切,但是都说“我们考虑了,但养不起”。

他建议,应该减少居民养孩子的费用,比如可以利用空屋子来用于教学。

湖北人口学会副秘书长石智雷指出,2012年湖北省的劳动力人口开始在下降,从2013年开始湖北省的育龄妇女数量在下降。“我们放开单独二孩政策,对我们整个劳动力结构来说也是杯水车薪的事情。”

一些政府部门和研究机构权威专家认为,人口红利加速消失的态势已经形成。这意味着劳动力过剩转向短缺的转折点——刘易斯拐点,实实在在地来了,农村富余劳动力向非农产业的转移逐渐减少,最终枯竭。

“人口红利”,是指一个国家的劳动年龄人口占总人口比重较大,抚养率比较低,为经济发展创造了有利的人口条件,整个国家的经济呈高储蓄、高投资和高增长的局面。

2012、2013年中国劳动力总量分别下降了345万、244万,考虑到过去计划生育政策的影响,未来中国劳动力总量会持续,10年时间可能使得中国劳动力总量减少数千万。

而整个中国经济在2012、2013年分别只增长了7.7%,2014年一季度只有7.4%,这是改革开放以来首次出现连续低于8%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