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人口 > 亚洲 > 中国 >

中国调整人口政策的阻力已接近零

时间:2016-04-27 16:47 类别:中国 人数:

 中国执行严格的人口控制政策已经超过30年,其间的经济增长更多的是依赖人口、资本、资源投入为主的“库兹涅茨增长”,完全没有摆脱经济增长的人口依赖。中国若不尽快放松人口控制政策,再过20年,会不会遭遇“三阶段突破反向定律”,面临人口控制50年后的“经济增长动力断裂”呢?

  在任何国家和地区,要调整甚至废除一项沿袭多年的政策,都会遭遇各种各样的阻力,而阻力一旦层层传导到决策层那里,往往会变成难以承受的压力,致使改革方案被拖延甚至最终搁浅,从而错过了最好的、也是最后的窗口期。

  既得利益者可以忽略不计

  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已经实行30多年,那么,谁是这项政策的既得利益者?如果说现在已经不存在计划生育政策的既得利益者,或者说即使有也可以忽略不计的话,也就意味着控制人口数量的计划生育政策不仅必须要改,而且完全可以改,在未来十年的窗口期,只要决策层下定决心改,就一定能够成功。

  在特定历史时期,计划生育政策虽非最优选择,但客观上确实缓解了人口和资源紧张的矛盾,让中国走出了很可能会到来的“贫困陷阱”。

  如果说,在人口政策刚开始实施的一段时期,每个人都能从中均摊到一点收益,那么,在人口红利已经丧失,人口老龄化已经成为悬在中国经济和社会头顶的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的今天,每个人从现行人口政策中能够“均摊”到的,早已不是什么收益,而是对未来经济社会变化很可能出现的不确定性的焦虑和担忧。

  先秦思想家杨朱曾说,“拔一毛利天下而不为”,成为数千年来最为人所不齿的人生哲学。如今对于掌管国家未来命运的决策部门,废除一项已经过时,早已弊病缠身,并且已经危及今后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的人口政策,在已经没有阻力的今天,又何乐而不为呢?

  控制人口数量到提高人口质量

  几乎所有成熟经济阶段,人们都会因为更注重生活的质量而减少生育,从而导致生育率逐渐下降,中国的发达城市,比如上海,已经连续多年人口负增长。

  有关研究表明,地球人口将在增长到70亿以后开始逐步回落。那种关于人类社会如果不控制人口就会无限膨胀的简单想法是错误的。事实上,人口政策的调整是成本最低、见效最快、利国利民、福及子孙的改革,也是代价最小、收益最大的改革。

  因此,大部分国家的政府对于人口的生育都是鼓励的。在俄罗斯、加拿大、澳大利亚、美国等都通过积极的生育补贴、儿童养奶金、免费教育等政策鼓励人口的生育。

  中国虽然没必要一步跨越至鼓励生育,但是通过合理的过渡措施逐步放开“一胎化”,尽快过渡到允许生育二胎,并最终从控制人口生育数量逐步过渡到促进人口生育质量提高,是十分必要的。

  出于人口抚养和社会安定的角度,中国已经对农村人口生育采取了适当灵活的措施,很多农村夫妇在符合一定条件或缴纳罚金之后可以突破“一对夫妇只生一个孩子”的限制,而城市和高素质人口的生育却依然受到严格管制。

  2013年3月,根据十八届二中全会精神,国务院机构改革把原计生委并入卫生部,形成新的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并把拟定人口发展战略、规划及人口政策职能划入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这种调整本身已经为人口政策的逐步转型奠定了基础、做好了组织上的准备和过渡安排。相信经过精心论证、统一思想之后,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会有新突破。

  调整现有人口政策,所解决的主要是中短期内绝对的人口数量增长问题,所应对的主要是未来人口老龄化难题,只是治标之策。

  在未来的软财富时代(软财富:是指以人的思维和人类活动为基础的财富形态,软财富的来源超越了客观世界,摆脱了对地球资源的依赖,主要满足人们的精神需求,软财富包括知识财富、信息财富、文化财富、金融财富和其他社会服务形态的财富,详见《软财富》,2013。),财富的源泉并不是简单的劳动投入,甚至也不是对自然资源的深加工,而是源自人们思维的财富创造,因此软财富时代的人口价值,不在于人口的数量,更在于人口的质量。

  所以,中国过去以计划生育为核心的“人口政策”,应该尽快过渡到以优生和提高人口质量为核心的“人口战略”,并进一步改写为以教育和提升创新能力为核心的“人力资本战略”。这才是治本之策,也是中国在未来百年能够持续繁荣,具有前提性质的富民强国之策。

  提高人口的质量和素质,关键是一系列的观念更新以及与之配套的具体制度的改变。这些观念包括人的财富价值、新的财富观念、人才的衡量标准、新的职业观等等;与之配套的制度包括废除人口控制的计划生育政策,改变重生态财富和硬财富,低估软财富的政策抑制;加大职业教育的投入力度等等。

  未来的中国教育应该尽快走出农业社会的“科举思想”和计划经济“干部教育”等已经过时的教育思想,明确让孩子们知道,考上大学并不意味着当官,也不意味着必然有好工作。如果没有适合社会需求的技能和创造力,只会考试并且考上大学,教育投入过程不仅是极大的社会资源浪费,也是对孩子们的摧毁过程。

  中国的新时期人力资本战略要打破“做官取向”、“白领取向”、“轻视蓝领”的职业价值观;尽快改变长期以来“重知识灌输,轻创新创造”,“重排名,重考分,轻实践,轻素质”的传统教育模式;减少奴性化教育,提倡人性化教育;坚决杜绝教育腐败和学术腐败。无论是在未来中国还是全球其他地区,最不受欢迎的就是传统农业社会培养的那种成长并游刃于腐败文化、只擅长背诵各种知识、动手能力差、创新能力差的人。

面向未来的中国人力资本战略,一方面要学习德国式职业教育,加大向高级技工等领域的倾斜,培育并形成中国新的比较优势;另一方面应学习美国式的,以创新为取向的教育,为人类新财富的创造做出应有的贡献。

  总之,历史留给中国的时间并不多,未来十年是调整人口政策的最后窗口期,在此期间调整人口政策,基本上不会损害任何人的利益,是阻力最小,最容易成功的一项改革。因此,客观评估计划生育政策,尽快从控制人口数量的计划生育政策转向“人力资本战略”,迫在眉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