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口政策 >

人口城镇化要提速更要提质

时间:2016-05-29 11:04 类别:人口政策 人数:

人口城镇化,这些年已经深入人心了。一般是指农村人口不断向城镇转移,第二、第三产业不断向城镇聚集,从而使城镇数量增加、城镇规模扩大、城镇生活有所改善、有所提高的一种历史过程。

  其主要表现是:随着一个国家或地区社会生产力的发展、科学技术的进步以及产业结构的调整,农村人口居住地点向城镇的迁移和农村劳动力从事职业向城镇二、三产业的转移。城镇化的过程,也就是一个国家或地区在实现工业化、现代化过程中,所经历社会变迁的一种反映。这种反映,往往要用城镇化率来表示。

  而城镇化率,又被人们习惯地称之为城市化率、城市化度、城市化水平,或城市化指标,它是一个国家或地区经济发展的重要标志,也是衡量一个国家或地区社会组织程度和管理水平的重要标志。城镇化率,通常用市人口和镇人口占全部人口的百分比来量化,用于反映人口向城市聚集的过程和聚集的程度。目前,我国人口城镇化率的统计方法,依然是以2000年全国第五次人口普查获得的城镇化率为基础,以每年的人口与城镇化抽样调查的结果来进行推算和度量的。

  人口城镇化建设,历来为政府所重视,为群众所期盼。在改革开放,以及加强农业、农村、农民“三农”工作等强大动力的引擎和驱动下,我国人口城镇化速度越来越快,几乎已经或正在驶进快车道,以年均提高1个百分点左右的城镇化率不断加速,形成了新中国特有的城镇化速度。

  中国网对此报道说,由社科文献出版社出版的2010年《城市蓝皮书:中国城市发展报告No.3》于7月29日正式发布。本书以中国城市发展的“十一五”回顾与“十二五”展望为主题,对中国城市发展状况及趋势进行了全面的分析。

  蓝皮书说,“十二五”期间,中国将进入城镇化与城市发展双重转型的新阶段,预计城镇化率年均提高0.8—1.0个百分点,到2015年达到52%左右,到2030年达到65%左右。城市经济发展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变化是城镇化率超过50%,城镇人口将超过农村人口。这一时间大约在“十二五”中期,届时城镇人口与乡村人口都将是6.8亿人。由于城乡人口数量对比的变化,城市经济在国民经济中的主体地位更为强化。

  在即将走完“十一五”发展规划实施路程的收官时刻,也就是在今年年底之前,5年间我国人口城镇化再次得以升温,其发展速度可人。据这份蓝皮书介绍,“十一五”期间,中国城镇化得到快速发展,前4年城镇化率平均每年提高0.9个百分点。截至2009年,中国城镇人口已经达到6.2亿,城镇化率达到46.6%,与2000年相比,城镇人口增加1.63亿,城镇化率提高10.4%,年均提高约1.2个百分点。

  从城镇化规模来看,不论是年净增量,还是城镇人口总量,我国都已经长期处于世界第一的位置。我国的城镇人口为美国人口总数的两倍,比欧盟27国人口总量,还要高出25%。1996年—2005年,10年期间,每年新增的城镇人口数量超过2000万人,2006年—2009年的4年间,每年新增的城镇人口数量多达1500万人。

  如此之快的增速和如此之大的涨幅,让世界刮目相看。但在人口城镇化加速的背后,我们却有着许多的痛楚。一方面是飞速前进的城镇化建设,一方面是质量不高的农村人口迁移和农村劳动力转移,速度与质量不相匹配和协调,弄出了泡沫效应——虚高的人口城镇化,在一些地方凸显。

  比如: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刮起的县改市之风,风来虽然很猛,却不见风后有多大的变化。一些地方完成县改市之后,随之也将乡改为镇。一个几十万人口的县,除了保留一个乡的建制外,其余统统变成了镇。多少年过去,那里的面貌几乎没有什么新变化,除了道路有所平坦,居民的生产、生活水平,以及家庭发展,看不出来有什么明显的改善,人口城镇化“化”在了何处,有何之效,值得质疑。难怪人们不满意地说,变来变去,就是县长当市长了,乡长做镇长了,出门办事显得官大,好听一点,我们老百姓沾了什么光啊?

  比如:养老难题,一直没有很好地破解。每年有成千上万的农村老人走进人口老龄化的行列,可养老机制的建设跟不上去,家庭养老步履维艰,社会养老更是没有他们的份儿,甚至连病也看不起。人口城镇化建设再快,养老没有一定的保障,也是一种虚高,后果可怕,极易引发社会问题。

  还比如:农村劳动力跳出了“农门”,一般都是扮演了城镇乃至城市季节工的角色,并非谋得到一个稳定的职业,有一个稳定的收入,享受一个稳定的医疗保障、住房公积金等待遇。而那些留守在家的妇女,还有老的,小的,同样没有解决“同城同待遇”问题,城乡二元结构的差异同样拉大,成为困难家庭。尤其是那些留守的孩子们,更是面临发育成长不利条件的折磨,问题比较严重。

  正像蓝皮书所指出的那样,我国城镇化质量的提高较为缓慢,城镇化速度与质量严重不协调。目前,中国的城镇化呈现出典型的不完全城镇化特征,城镇化率在统计上有些高估。由于体制和政策不完善,当前城市发展尚存在诸多问题。城市土地扩张与人口增长不匹配,城乡与区域发展严重不平衡,收入差距扩大与居住分异加剧,各种城市社会问题日益凸显,城市空间开发无序现象严重,大城市膨胀问题亟待解决,等等。这些问题,从一定程度上说,告诫我们的是人口城镇化不仅要提速,更要提质。这是我国当前和未来,尤其是2011年—2015年“十二五”发展规划时期必须关注和认真解决的大问题。

  人口城镇化,要速度,更要质量。只有高质量的人口城镇化,才能让农村的老老少少过上全面的小康社会生活,真正地实现“同城同待遇”。而农村人口的转移不仅仅是户籍的改变,更是生存与发展尊严的具体体现;农村劳动力的转移,也不仅仅是就业谋生,更是第二、第三产业发展成果的分享。只有这样,新中国的人口城镇化才是名副其实的历史性推进。

  人口城镇化,不可冒进。速度过快,容易虚高。当然,也不能是蜗牛之速,那样太慢,不合时宜。我们的理想和务实追求是:质量第一,“化”一个,“成”一个,“成”一个,恩惠一方,让百姓得利!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