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口问题 >

东三省人口红利变迁样本

时间:2016-03-30 17:37 类别:人口问题 人数:

继2013年经济明显减速后,2014年东三省这种颓势有增无减:去年经济增速位列倒数第三的黑龙江,今年前三季度,以5.2%的增速成为倒数第一,辽宁增速也收窄为6.2%。

  这样的增速不仅低于两省年初定下的发展目标,也低于全国平均值。仅有吉林状况稍好,保证了与年度目标相符的8%增长速度。

  应该说,这股寒意直接来自于全国钢铁、煤炭以及重工业的不景气和产能过剩,是东三省长久以来形成的产业结构不够优化所致。

  但对东三省而言,还有一个隐蔽但更为棘手的问题——人口危机。多年的人口净流出以及明显的老龄化,让东三省面临“后继无人”的尴尬。

  在计划生育政策没有对东三省局部调整的情况下,新一轮东北振兴计划能否创造更多就业机会,推动产业升级、工资增长,从而阻止人口流出,甚至是吸引人口回流成为观察东北未来经济走向的关键。

  东北经济失速

  在振兴战略支持下,2007-2010年,东北经济增速一直高于东部地区。然而从去年开始,外界注意到,“十一五”期间增速靠前的东北,开始陷落。

  2013年,辽、吉、黑三省在全国31个省份的GDP增速排行中全都位于后10名,其中黑龙江位列倒数第三。

  2014年前三季度,这种情况继续恶化,黑龙江以5.2%的经济增速垫底,辽宁经济增速也继续收窄为6.2%,而这两省年初定下的目标分别是8.5%和9%。只有吉林情况稍好,保证了8%的增长,与2014年的年度目标相符。

  吉林大学东北亚研究院教授衣保中分析认为,东北地区结构转型尽管推进很多年,但目前仍以重化工业、大型国企为主,今年以来重化工业下行,石油产量的放缓、煤炭价格的大跌,因此经济受到的冲击也就比较大。

  今年8月,《国务院关于近期支持东北振兴若干重大政策举措的意见》印发,其中也指出,东北地区2013年以来经济增速持续回落,部分行业生产经营困难,一些深层次体制机制和结构性矛盾凸显。

  从工业增速上看,根据黑龙江省统计数据,1-10月,黑龙江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增加值3673.2亿元,仅比上年同期增长2.4%,低于全国平均水平6.0个百分点。

  辽宁的情况也很不乐观。2014年8月辽宁工业增加值月度增速同比大幅下跌,由7月的8.2%骤降至2.8%。9月、10月更呈现出负增长,分别为-1.6%和-2%。9月份,辽宁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124.38亿元,同比下降40.6%。

  吉林的状况稍好。前三季度,吉林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达到4886.39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6.5%,高于黑、辽二省,这主要归功于吉林的汽车等产业尚好。数据显示,前三季度吉林汽车制造业实现增加值1208.48亿元,同比增长8.4%,对全省规上工业增长的贡献率达到31.1%。

  从投资上分析,受能源价格下行,部分重工业产能过剩影响,东北三省在固定资产投资方面都不同程度萎缩。

  此外,与全国大多数省区类似,三省房地产投资也呈下降趋势。以黑龙江为例,该省房地产投资与2013年相比明显呈现负增长。截至2014年10月,黑龙江完成房地产投资1092亿元,同比下降12.9%。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会长、原国务院振兴东北办副主任宋晓梧此前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也指出,东北作为装备制造业和能源原材料基地,整个中国工业发展快,对其需求大时它就增长快;现在产能过剩问题比较突出,对以装备制造业为特色的东北的影响就更大。

  人口危机

  应该说,各方对此已有清醒认识。

  2014年8月出台的新一轮东北振兴规划中,提出要通过简政放权,向市场要活力,同时支持东北在国有企业改革方面先行先试,增强国企竞争力。

  然而,目前看来,还没有引起足够重视的是东北的人口问题。

  按照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东三省每年净流出的人口约200万人。东北三省中,黑龙江和吉林都是人口净流出,虽然辽宁每年还有大约20万的净流入,但是远比不上一个北京市。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通过对数十位在深圳工作的东北人的调查发现(以受过高等教育人群为主),他们选择南下的主要原因是东北的工资收入较低。

  数据显示,2007年,黑龙江社平工资为1615元,而当年广东的社平工资为3349元;2012年,前者的社评工资才达到2843元,但广东已经是5313元。

  除了人口净流出外,东北的总和生育率超低。按照六普数据,黑龙江总和生育率1.03,吉林1.03,辽宁1.0,远低于全国1.5%,比江苏、浙江等经济更发达地区都低,仅高于北京、上海等极少城市。甚至比基本同纬度的韩国和日本要低,2013年韩国女性的总和生育率为1.19,日本为1.34。

  吉林省长期生育率处在全国低位。今年3月,该省实施“单独二孩”政策。吉林省卫生计生委计划生育基层指导处处长姜国民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在政策实施之初,该省预计一年有12000余对夫妇生育,而实际只有6255对申请,申请的还不一定生育,想生育二胎的估计只有5000对,占不到预测的1/2。据了解,吉林一共有87000余对夫妇符合政策。

  中国社科院副院长、著名人口学家蔡昉年初在瑞士达沃斯说,“你想让人家不生是可以做到的,你想让人家生,你有什么办法?”

还有一个是老龄化问题。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离开东北,出生率又极低,整个人口结构自然也更快老龄化。比如,2013年辽宁65岁以上的老年人口占比10.3%,比全国平均水平高出1.43个百分点。

  今年以来,蔡昉在多个场合呼吁尽快放开普遍二胎。他认为,未来人口数量少,人口结构失调,才是中国发展的大障碍。“要担心说你放了人家不生了,你想调整人口结构的意愿达不到。”

  经他测算,如果中国总和生育率能够达到1.8到1.9,20年以后,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可以在原来的基础上提高20%。“但这一点很难,我觉得非常难。”

  短期来看,放开普遍二胎尚无时间表,而快速扭转东北地区的生育意愿也不太现实,老龄化问题更是在加速加剧,新一轮振兴计划在着力结构调整的同时,也需要着力留住更多的年轻东北人。

  黑龙江10月底召开省政府常务会议指出,大庆油田明年将下调产量,这导致“量价齐跌”将继续对黑龙江省工业增速下降带来挑战。

  富饶黑土地,还要准备再过一段紧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