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人口 > 各国人口 >

男女人口比例失衡将破坏社会稳定

时间:2014-12-16 10:20 类别:各国人口 人数:

重男轻女导致人口比例失衡:

中国人的思维传统、坚定不移的计划生育政策和先进的现代医学技术:三个因素作用在一起使中国社会不得不面对一场人口比例失衡的噩梦,如果无法成功解决的话,这场噩梦足以威胁到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国家的社会稳定。

在未来的20年里,中国大约会有4千万男青年因为找不到妻子而没有办法结婚成家。有专家说越来越多的单身男子充斥在城市的郊区和偏远的农村里,这给中国的社会秩序带来了危险的信号。“人们在研究中国社会时,很容易忽视性别比例的影响。” 杨百翰大学的政治学家瓦莱丽·哈德逊说。

中国政府实施了近20年的计划生育政策,控制了人口却导致了一定的负面效应。2000年,男婴和女婴的出生比例为116.9比100;而1990年,这一比例仅为111.3比100。无论哪一年的数字都超过了世界公认的105至107比100的正常值。在美国,平均每出生100个女婴仅有104.8个男婴出生。

顺理成章,等到2020年时就会有2900万到3300万年龄在15到34岁的单身男性找不到配偶。甚至有人预计到2020年,中国的“光棍”(单身男性)总数会达到4000万。这甚至超过了台湾和韩国两地女子人口的总和。

哈德逊教授还指出,那时候,大多数的单身男性都是“社会竞争中的失败者”。那些收入不高的青年男子经常抱怨,现在的女性都太挑剔了。“以前从来都是男性挑选女性,”21岁的民工刘喜成(音)说,“现在正好相反,女性挑选男性。而且一些女性的要求还非常地高。想娶她们实在是太难了。”

中国政府已经开始为单身汉人数越来越多的问题担忧了。“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男女比例,”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代表任玉玲(音)说,“这样的比例意味着有些人永远也没有机会结婚生育,他们很可能会因此走上歧途。”早在1997年,一家名为《北京论坛》的杂志便预测“一些性犯罪的发案率——比如强迫婚姻、买卖婚姻、重婚、嫖娼、强奸、通奸等等——将不可避免地升高。”实际上,城市中的卖淫嫖娼、农村中的买卖婚姻已经成为了令中国社会十分头痛的问题。

出现男女比率失衡的根本原因之一便是中国社会“重男轻女”的传统观念。这种想法认为:只有儿子才能为家庭传宗接代,并且照顾父母;女儿早晚要嫁到别的人家去,并且要照顾丈夫的父母。

中国政府的“计划生育”政策令男女人口比例的问题更加复杂。由于担心不断增长的庞大人口会吞噬掉中国有限的食物和水资源,中国政府自1979年起开始规定一个家庭只能有一个孩子。该政策有效地降低了中国社会的人口出生率。

超声波识男女

由于计划生育政策的限制,大多数家庭只有一个合法机会享受“喜得贵子”的快乐。所以,很多家庭在胎儿时期便用超声波机器来确定婴儿的性别,以便他们可以将女婴流产。当轻便式超声波测试机器在80年代末期被农村地区广泛应用之后,中国社会男女比例就开始严重倾斜。以湖北中部地区为例,男女的出生比例由1982年的107比100上升到1989年的109.5比100。1995年更是达到了130.3比100,是当年中国国内比率最高的省份。

中国目前已经通过立法禁止产前性别检查,但是类似的行为仍然屡禁不止。一项调查指出,农村地区36%的人工流产都是为了抛弃女婴。中国专家楚君宏(音)曾在美国刊物《人口与发展季刊》上撰文指出,“产前性别挑选即使不是导致中国男女出生比例过高的唯一原因,也是最主要的原因。”楚先生还发现,一般做超声波检查的医生并不直接告诉病人是男是女,而是“以微笑和皱眉来暗示检查结果”。

中科院的人口统计学专家张毅(音)指出,有关出生率的官方统计数字对男女出生比例的实际情况有所夸大,因为一些家庭为了获得生育儿子的机会,经常隐瞒自己已经出生的女儿。即使如此,张先生仍然承认中国男女婴的出生比例已经相当地不正常。

严重失衡的出生比率还不是青年男性所要面对的唯一问题,整个社会的发展趋势也令他们越来越难以结婚。中国政府自80年代开始实施改革开放政策之后,数千万中国人离开家乡贫瘠的土地而四处寻找工作。问题恰恰在于男性和女性在去向问题上通常分道扬镳:女性大多去了东海岸地区的工厂工作,而男性则流向中部地区的政府投资工程。

这样的移民模式在中国造成了一种奇怪的社会现象,也导致大量的男性找不到配偶。张先生发现,在广东省的一个工业城镇里有20万名移民女工,但只有4000名本地男性。毫无疑问,“当地的女性对那些移民女工充满敌意。”他说。

与此同时,中国的女性确实越来越挑剔。在中国,尤其是城市里,传统的包办婚姻时代早就一去不复返了。随着中国社会上的贫富差距逐渐拉大,很多年轻女性都决心嫁一个有钱人,而把那些一无所有的穷光蛋留在农村。“女孩们变得越来越现实。”20岁的武汉售货员李芍娃(音)说。她的一位20岁的同事也随声附和:“‘他’需要有一个稳定的工作,还要有比较高的学历。”她们都表示在找丈夫的事情上需要不紧不慢、精挑细选。

这样便使得中国社会上最穷、受教育最少的男性,处境雪上加霜。举例来说,在农村地区的未婚男性中,有97%的人未达到高中学历,甚至有40%的人是文盲。

很多单身汉住在没有女性的民工宿舍里。在武汉的建筑工地上几乎是清一色的男性。22岁的工人杨玉栋(音)承认,他的结婚日遥遥无期。“如果你想要结婚的话,你必须得有钱,”他说,“而我现在的收入(每月70美元左右)远远不够。”

在首都北京的大道旁,一些民工住在某按摩院后面的小房子里,他们在这里做招待或是门卫。这些来自农村的男青年们三三两两地睡在床垫上,屋子里唯一的家具是一个木制的碗橱。即使如此,他们对60美元的月薪还是相当满意。他们平时很少出门,因为他们害怕警察会检查他们的留京许可证件,而他们恰恰没有那些证件。同时,他们也没钱去做太多的事情。所以工作之余,他们只能待在宿舍里,睡觉或是吸烟。

逐渐增加的犯罪率

有时候,一些暴力事件会在民工之间发生。上个月,东部某省的一名江苏民工殴打了自己的老板。专家指出,一旦男性群居在一起、远离家乡且没有女性陪伴的话,他们便会产生好斗倾向。

由于不断牵扯进犯罪事件,民工在城市中的声誉很差。而且随着数量的不断增加,他们也给社会秩序带来了越来越大的威胁。哈德逊教授指出:“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大量的未婚男子已经开始动摇中国社会的传统基础。在研究了中国南方地区的“单身汉亚文化”之后,哈佛大学的人文学家詹姆士·沃森指出,中国的单身汉在过去经常在社会中扮演保镖、恶棍、打手等角色。“我认为,如果处理不善的话,这样的可能性还会增加。”他说。

中国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正在逐步了解并且解决上述难题。该委员会已经禁止产前性别检查,并且试图准确统计被隐瞒了的出生女婴的数量。同时该组织还致力于建立一个社会保障体系,以实现老有所养,消除青年父母的忧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