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人口 > 人口普查 >

2015年9月人口简报

时间:2016-03-29 19:02 类别:人口普查 人数:

云南省下月起放宽“二孩”政策

云南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次会议表决通过的新版《云南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明确:10月1日开始,自2002年起执行了13年的老条例就此废止,新版条例正式实施。取消4年生育间隔、放宽二婚家庭再生育条件等内容成为《条例》的最大亮点。

 河北:“再婚前各有一个子女”的再婚家庭可再生育

9月29日,河北省卫计委召开发布会,宣布对再婚家庭生育政策进行调整,允许“再婚前各有一个子女”的再婚家庭进行再生育。在此之前,再婚家庭一方无子女、另一方有两个以下子女的才可以再生育。从调查测算看,这次政策调整涉及3万户家庭。

 我国重复流产率高达55.9%

9月26日是世界避孕日,非意愿妊娠是全球日益严重的社会性问题。每年全球范围内有2亿8百万人次怀孕,超过41%是非计划性的,近半数选择流产。而在中国,每年有1300万次的流产,重复流产率高达55.9%。

 北京市“单独两孩”申请人数破5万

自2014年2月21日北京市人大常委会通过《北京市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修正案》正式实施“单独两孩”政策至2015年8月31日止,北京市“单独两孩”申请数和办证数分别为50406例和46186例。

 第一财经日报:少子化拉响人口负增长警报

根据统计数据,中国0~14岁人口比重从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到现在一路下滑:1964年为40.7%,1982年为33.6%,1990年为27.7%,2000年为22.9%,到2010年已经降为16.6%。

从绝对数量看,1980年后出生人口为2.28亿,1990年后出生人口为1.75亿,而2000年后人口只有1.46亿。20年时间内,出生人口减少了36%。

除了人口普查和抽查的数据之外,还有一些数据同样可以提供中国孩子在减少的证据。从教育部的在校生统计数据看,从1998年开始,小学在校生开始减少。从2004年,初中生人数逐年减少。减少幅度从数十万到四五百万不等。

 《世界知识》杂志:人口问题上,我们跌入了多少个误区

宏观上看待人口议题有两个视角。一是人口与资源、环境、生产能力之间的关系;二是不同国家、民族、文明之间人口相对变化的影响。对于第一个问题,早在1798年,马尔萨斯就认为,人口按几何级数增长,而生活资源只能按算术级数增长,由于食物供应跟不上人口增长的速度,饥荒、战争和疾病将不可避免。当时,全球只有10亿人左右,他警告地球将无法承载更多人口,但现在世界人口已突破70亿,人们却普遍生活得更好。

 穆光宗:生育政策改革的方向

关于生育政策改革,我想到的几个关键词是:敬畏规律,尊重民意,爱惜生命,保护权利,约束权力。人口变化具有渐变性、过程性、周期性、相对性、滞后性、适应性和强惯性等特点,从不同角度反映了人口发展规律。不同分人口的增长具有不同的社会经济涵义。人口发展的基本规律就是要保持分人口之间的平衡性和总人口增长的持续性,为此要保持适度生育水平。宏观看,在更替水平附近浮动的“近更替水平生育率”(1.8-2.5)就是适度生育水平。微观看,生育、养育、教育孩子的基本单位是家庭,而每个家庭的情况很不相同,生育天然存在着多样性,但主体家庭应该平均生育2-3个孩子,成为“合适之家”。

 周天勇:人口生育和流动管制已带来严重的经济后果

本文分析了人口数量变动和流动格局与经济增长的关系。由于中国对人口生育的集中计划,形成了政府管制和市场机制两种力量调节人口增长,导致其快速下降。在经济发展尚未达到工业化完成之前,有活力人口减少和人口老化,致使经济增长失去了动力,速度也提前10到15年从高速向中低速下降,结果是未富先老,未强先衰。文中从人口增长与经济增长二者之间的数理关系和2007年以来的二者关系的实践方面,论证和描述了人口增长上行和下行,人口城市化进程的扭曲等,对经济增长的上行推力和下行的压力。本文认为,计划生育的一个重大缺陷是,只能对人口数量进行调减,但不能对各年龄人口按比例进行调节。其后果是,造成了人口结构老化失衡,巨额养老金缺口,中青年劳动力减少,老年延长退休而工作效率下降,养老成本上升使国民经济全球竞争力受到影响。

 梁建章/黄文政:独生子女政策之弊远大于利

学术界并没有明确的证据表明,只生育一个孩子会提升孩子的教育水平。更没有证据说明,只生育一个孩子对人力资本的贡献要大于生育多个孩子。在多孩家庭中,只要每个孩子都不是太差,父母往往以最优秀的那个孩子为骄傲。独生子女的成绩,即便要好于来自多孩家庭的孩子的平均成绩,却更可能低于多个孩子中成绩最好的那个。

严厉的计划生育导致中国少生了上亿孩子,这些孩子很多本来可以出生在中国条件较好的家庭,接受良好的教育和熏陶。谁知道这些少生的孩子里本来有多少可能成为国家和民族的栋梁之才?由于严格的生育限制及生育观念的改变,北京上海等城市的生育率只有0.8左右,处于全球最低之列。这些城市集中了中国各行各业许多最出色的人才,但在0.8的生育率下,他们的后代则每一代人减少60%以上。换言之,中华民族数千年积累和沉淀下来的最优秀的基因只要两三代人就会消减得只剩下原来的十分之一。

 黄文政/何亚福:限制生育不合时宜 大月份引产错上加错

2015年9月7日澎湃新闻网报道:因计划外怀孕二孩,云南楚雄市陈女士腹中8个月大的胎儿正面临引产。 41岁的陈女士已有一个11岁的孩子,夫妻双方都不是独生子女,其丈夫系楚雄州公安局在编民警。陈女士称,9月5日,楚雄州公安局分管计生的领导和几位医护人员再到他家表示,如果现在将孩子流掉,今后丈夫的工作不会受到影响,但如果生下来,丈夫一定会被开除公职。

未来10年,中国24至29岁的生育旺盛期女性数量将从7300多万降至4100多万。这意味着,即使全面放开并大力鼓励生育能成功地将生育率提升30%,那也难以避免年出生人口的崩塌。在这种情况下,仍然如此限制生育更是荒谬至极,大月份引产更是错上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