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人口 > 浙江 >

浙江人口红利增商业机遇

时间:2016-03-28 21:53 类别:浙江 人数:

浙江1987年进入老龄社会,比中国整整提前了13年。当作为经济大省的浙江遭遇老龄化社会难题时,“全面两孩”政策的出台更像是“及时雨”的来临。

  政策因时而易。从1980年提倡一对夫妇只生一个孩子,到2013年“单独两孩”政策的通过,再到当下“全面两孩”政策的落地,中国计划生育政策一直处于动态调整的“进行时”。

       数据显示,浙江实施“全面两孩”政策后,预计该省在“十三五”期间目标人群释放生育新增的出生人数为:常住人口年均17万左右、户籍人口年均9万左右。人口的增长带动了消费需求的扩大,对浙江相关产业而言,无疑是个好时机,但同时因人口增长带来的阶段性社会公共配套资源的短缺问题也引发思考。

       新变化:“十三五”浙江常住出生人口年均新增约17万

2015年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在京闭幕,此前关于“全面两孩”的预期落地,五中全会公报指出:促进人口均衡发展,坚持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完善人口发展战略。全面实施一对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政策。

  “文章因时而著,政策因时而易”。从1980年提倡一对夫妇只生一个孩子,到2013年“单独两孩”政策的通过,再到当下“全面两孩”政策的落地,中国计划生育政策一直在处于动态调整的“进行时”。

       实施“全面两孩”政策,于浙江而言,有着更重要的现实意义。

     介绍,“十二五”以来,从浙江情况看,浙江已连续30多年保持低生育水平,人口增长态势明显减缓,人口结构性矛盾更加突出。“调整完善生育政策势在必行,促进人口均衡发展已成为一项紧迫而艰巨的重大任务。”

       “对于一个国家经济发展,人口是最基本的要素,而全面放开两孩的政策就是逐步来恢复国家的人口红利。”浙江大学经济学教授叶航说,因此“全面两孩”政策非常有必要,根本上就是为了国家经济发展。

      浙江,比中国提前13年进入老龄社会,人口红利的需求更加迫切。此前,“单独两孩”政策已让浙江在人口上有了不小变化。

      数据显示,浙江“单独两孩”政策自2014年1月17日生效以来,截至2015年12月底,共有15.2万对单独夫妇提出再生育申请,其中已审批14.9万对,已出生7.4万人;该省各级卫生计生行政机构整合已全面完成,80%妇幼保健与计划生育技术服务机构完成整合。

      “全面两孩”政策出台后,浙江的人口会出现大量增长吗?

        “短期内会明显增加,长期来看不会大幅增长。”浙江省卫生计生委计划生育基层指导处处长潘祖光说,从生育意愿过度到实际生育行为,还受到许多因素制约。

         浙江省卫生计生委调查和预测分析研究的结果显示,实施“全面两孩”政策后,短期内该省出生人口会明显增加,预计在“十三五”期间目标人群释放生育新增的出生人数为:常住人口年均17万左右、户籍人口年均9万左右。

          17万与9万的出生人口年均新增,于浙江而言是什么概念?换句话来说,目前浙江省户籍人口中育龄妇女总和生育率为1.3-1.4(相当于平均每对夫妻生育孩子数量),实施“全面两孩”政策后,预计“十三五”期间平均达到1.9左右。

           但眼下毫无疑问的是,“全面两孩”政策放开后,浙江将迎来的一段生育小高峰。

           在嘉兴市妇幼保健院内,咨询和预约的准妈妈络绎不绝。“1月份以来,早孕建卡门诊的人数有很明显的增长,平均一天在100至110人之间,同比增加了20%以上。”嘉兴市妇幼保健院围产保健科科长、主任医师管宇宏介绍。

            “来咨询的打算生二胎的产妇里面,有一半是刚刚符合‘全面两孩’政策,很明显能感受到她们生二孩的热情。”在浙江省妇保,再生育咨询门诊主诊专家徐冬说。

           这几天,在杭州临安妇幼保健所,前来问诊的孕妇排起了数年难见的长龙。临安市妇幼保健所副所长谢爱君介绍,在这些孕妇中有不少为二孩孕妇。“猴年本来就是生育高峰,加上‘全面两孩’政策的放开,今年的孕妇比往年增加了不少。”

        新问题:妇幼健康成心患 忧教育资源短缺

        从独生子女到“单独两孩”再到如今的“全面两孩”,有人称“一个时代要变了”,而新时代带来的新问题,尤其是阶段性社会公共服务配套资源出现的“捉襟见肘”现象,无疑给政府带来了新挑战。

      实施“全面两孩”政策后,浙江短期内出生人口会明显增加,会对妇幼卫生、学前(幼托)教育、生育保险等公共服务产生较大压力。“对浙江来说,新的形势已经表明,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实施‘全面两孩’政策、完善计划生育服务管理的任务还相当艰巨。”

        “‘全面两孩’政策的落实,将使浙江妇幼健康工作面临巨大挑战。”浙江省人民医院人事科科长梁素花也如此认为。

           政策放开后,原来受政策限制的育龄妇女将加入到孕产妇队伍中,但由于大多数人都已成为高龄妇女,由此造成的妇幼健康高危因素将从孕期开始一直延续至新生儿期。
       “今天做了检查,医生说血压还是高了,心脏也有早搏。我这身体不知道还能不能顺利生下来第二胎?”36岁的张兰(化名)在2015年12月,得知自己成功怀上第二个宝宝后,既有喜得贵子的欢愉,又有对身体状况的忧虑。

         另一份忧心的统计是,2015年中国平均每千名儿童只有0.43名儿科医生。实行“全面两孩”政策后,无疑儿科医疗保健提出更为迫切的需求。
    一面是儿科医生荒,一面是出生的孩子增多,医疗卫生行业该如何应对?“在需求侧和供给侧两端发力。”浙江卫生计生委妇幼健康服务处处长胡崇高介绍,一是在需求侧发力,通过开设再生育门诊,巩固新生儿疾病筛查,减少出生缺陷患儿,同时加强保健服务,让母婴少生病或不生病,从而减少妇幼保健需求;二是在供给侧发力,增加妇幼健康资源供给,即增加产科床位、增加助产设备等。

       与此同时,浙江省财政厅在未来三年每年将安排3000万元专项资金,分阶段、有针对性地支持妇幼保健机构加强产科、儿科设备配置,加强孕产妇与新生儿危急重症救治能力建设。

      对于上述社会担心问题,王国敬表示,浙江卫生计生委在实施“全面两孩”政策中,重点加强浙江妇幼健康服务体系和能力建设,浙江要做到每个县有一所政府举办、标准化的妇幼健康服务机构,并且优化整合妇幼健康和计划生育服务资源。

      尽管多方证据表明,“全面两孩”后,浙江并不会出现孩子数量骤增的“婴儿潮”,但新生儿出生率会明显增长却是可以预见的。不容忽视的是,浙江计划在“十三五”期间提供更全面的优质教育,政府能否保证学前教育质量成为民众心患。

       在2016浙江省教育系统工作会议上,浙江省教育厅厅长刘希平就表示,预计到2020年,浙江省需接受学前教育的孩子,会比2014年多47万人,按照目前浙江幼儿园的规模数量,等于要再多建1400多所幼儿园才能满足群众的需求,所以教育部门必须早作打算。

       各地教育部门要提前制订相关对策,包括研究探索依托相关社会机构、组织持有教师资格证的人员进行派遣制试点,还可以尝试建立教师短期聘用周转补充机制,用来缓解短时间内“缺老师”的情况。

     新商机:房产藏机遇 母婴行业“添金”

       最近,各大媒体充斥着对购房潮的报道。同样,“全面两孩”政策落地后,对浙江楼市而言,无疑增加了楼市“暖春”的温度。业内认为,楼市遇暖短期看是受到新政的刺激,但长期来看,“全面两孩”政策的落实,将催生更多的购房刚性需求。

       有分析人士预测,“全面两孩”政策落地之后,房地产的需求结构将发生巨大的变化。比如,四房将变成刚需,五房成为改善性住房,保姆房会列入开发范畴。

       杭州科地资本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刚告诉记者,“全面两孩”对房地产的影响,将会使学区房、改善房更加紧俏,“家长为了让小孩不输在起跑线上,会加入到学区房的购置队伍中。随着两孩出生潮的出现,原本户型比较小的家庭,会更有意愿添置大户型的改善房。”

        浙江工商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张旭昆说,“全面两孩”政策将会逐步影响到浙江楼市,一个家庭养两个子女,涉及子女婚姻的话,两个子女必然需要两套房子。

      相比于房产,两孩“婴儿潮”的到来,还无疑对食品、玩具、母婴医疗、儿童服饰等行业的发展更具直观地推动作用。

     “‘全面两孩’政策对母婴行业的影响是最直接的。”叶航表示,“全面两孩”政策落地后,民众的消费基数、消费需求会有一定数量的增加,这必然会拉动浙江的消费市场,而母婴行业很可能是这些连锁反应中的第一环。

         如其所言,当下的浙江在母婴行业的新商机已初露端倪。“以往是提前三、五个月订月嫂,现在不少人怀孕两个月就先把月嫂订好了。”母婴护理行业爱的果实相关负责人表示。

         同样属于母婴行业的中美宜和也有同样的境遇。中美宜和工作人员介绍,该院有一个月子中心,20个房间。仅仅今年一季度,就已接了许多订单。

         杭州某妇产医院执行院长朱春芝表示,预计2016年来该院生育的人数同比2015年涨幅超50%。“一些羊年推迟生育计划的家庭也加入生育大军,再加上‘全面两孩’新政,生育高峰铁定要来。”

         火热的月子市场引来浙江商人毫不迟疑的行动。爱的果实方面表示,该公司一直在招兵买马,想招聘更多40岁左右、有三年以上从业经验的月嫂加入团队。而家政龙头企业三替,还对这个行业进行互联网+的改造:推出月嫂O2O。
        母婴电商平台贝贝网创始人兼CEO张良伦告诉记者,自己对“全面两孩”时代的到来充满信心,“两孩放开后,浙江对母婴产品的需求量将迅速增加,这对母婴电商而言,绝对是千载难逢的利好消息。”

        张旭昆对于母婴儿童相关的电商能从政策中嗅到商机表示认同,但他也提醒,商家必须一切以质量为先,从长远利益出发,努力把品牌做大做强,而不是盲目追求销量,忽视质量。

       诚然,当下,浙江省委省政府正通过各种政策的落实来迎接新一轮的生育高峰,浙江企业也张开双臂,用积极的姿态去拥抱未来的人口红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