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人口 > 欧洲 > 德国 >

欲解人口老龄化危机 德国优待“真难民”

时间:2016-03-29 19:09 类别:德国 人数:

今春,当德国巴伐利亚商会试着给7000家上巴伐利亚州企业写信询问能否雇佣一名难民时,商会收到了1200个提供实习岗位机会的回复。

  预计今年有80万难民涌入德国的这则消息,让务实的德国企业主打起了小算盘:截至今年7月,德国有58.9万工作岗位空缺人手,而在未来30年中,德国本土劳动力人口将锐减一半左右,“银发时代”即将全面到来。

  根据德意志银行测算,安置80万难民1年的支出可能达到72亿欧元,而在单方面宣布暂时搁置《都柏林公约》(即难民在《日内瓦公约》下寻求政治避难的申请流程)规定之后,德国实质上向叙利亚难民发出了一封热情洋溢的邀请信。在此背景之下,如何区分出真难民、假难民乃至寻找到德国企业梦寐以求的潜在劳动力,正在考验默克尔政府的决策。

  要看到的是,近年来吃了不少亏之后,德国政府在如何区分是“搭便车”行径还是真难民,已经有了较为成熟的应对制度。在今年预期的80万难民中,其中约45%来自于巴尔干地区国家,通常他们中间只有1%的人能取得难民资格,而德国正在加快把这些以假借难民名义进入德国的人遣送原籍,将被分散了的资源用在真正从战火中侥幸逃生的难民身上。

  是谁在搭便车?

  在1~7月,德国收到近20万件难民申请,约有44%来自包括巴尔干地区国家。其中科索沃、阿尔巴尼亚以及塞尔维亚的申请人数总和近7.1万人,而叙利亚的申请人数为4.2万人左右。

  德国的难民待遇优渥。根据德国《避难申请者救助法》规定,政府除承担住宿、医疗费用之外,还须向难民发放基本生活费等。其中,生活补助目前每月352欧元。而即便拖家带口来德国,申请不到难民身份,也可以在等候的5~7个月中拿到零花钱,之后即便被遣返也可以伺机再回德国。但这样的循环往复在德国政界引起了极大的争议:即明知无法授予其难民身份,为什么还要对他们发放近半年的福利?

  所幸在过去的几年中,德国在接收巴尔干地区移民方面吃一堑长一智。本着巴尔干国家不应被认为是难民国家,且分散了危险地区难民所需资源的原则,德国已在2014年将塞尔维亚、波斯尼亚、马其顿等国列为“安全国家”。在德国法律中,来自“安全国家”的移民不能获得难民身份,由此这些人能取得德国难民资格的概率降到了1%左右。

  与此同时,当下,德国默克尔政府正在酝酿将阿尔巴尼亚、科索沃及黑山共和国均列入“安全国家”之内,并缩短难民申请庇护的平均审核时间(现在是5~7个月),提出在1个月之内就将来自上述国家申请者遣返,并在5年之内不允许入境德国的设想。这样一方面能迅速将这些人送回巴尔干半岛,另一方面也警示那些想来德国碰碰运气的巴尔干人。

  不过,为缓解更深远的矛盾,德国副总理加布里尔也提出德国应制定新法,为巴尔干国家民众来德国务工创造工作条件。

  潜在的劳动力大军?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曾在柏林参观过一个为难民设置的避难所。打开大门,一位德国难民律师正用英语为来自叙利亚等中东地区的难民讲解他们可以免费获得的法律援助。不过大部分难民最关心的,还是如何在申请避难的同时,在德国获得工作的途径。但他们得到的答案有点塞心,德国的法律对于难民的工作行为有诸多限制。

  德国雇主协会联合会(BDA)总裁克莱默近日表示,这种法律简直是在浪费宝贵时间,必须改变,因为这无法激发寻求庇护者在其庇护申请期间的劳动能力。

  克莱默表示,只要不是那么面临立即被驱逐的寻求庇护者,都应更快地进入德国劳动力市场。

  实际上,德国老龄化社会命运无法逆转的事实令德国产生了对移民的刚性需求。

  目前德国的人口老龄化趋势已经为德国的劳动力市场带来隐患。按照经济学家的看法,当一个工业国失业率在4%~6%时,该国已经实现充分就业状态。目前德国7月的失业率为6.3%,且年均失业率常年在6%徘徊,这些数据表明德国已接近充分就业状态,而劳动力紧张的情况随时可能出现。

在这种情况下,德国企业界已经打上了这批难民生力军的主意。为解决技能人才短缺的困难,德国企业和行业协会正在敦促德国政策制定者能更好地利用难民和移民在德国的潜力。德国车企巨头戴姆勒公司就呼吁德国政策制定者可以允许难民在抵达德国1个月后就开始工作。

  德国媒体也在最近撰文指出,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外国劳工无法融入德国社会的情况此次将不太可能出现:与当年相比,这次逃离叙利亚的难民中有大量中上阶层的叙利亚人。

  德国纽伦堡就业研究所也在研究中发现,以2013年来德国申请避难的难民作为样本,其中有13%的人拥有大学学位,有近四分之一的至少具有高中毕业文凭,不过58%的人没有接受过任何职业训练。德国企业界方面指出,如果希望将上述难民转变成潜在劳动力,将他们纳入德国的职业训练计划势在必行,但政府需提供一项居住政策,即在完成职业训练后,给予上述难民最少3年在德国居住和工作的居住许可,否则这难以抵消德国企业培训难民的预期成本。

  根据德国智库Prognos的数据,到2020年,德国技术工人缺口为180万,到2060年则将扩大至390万,如果德国能善用此次50年最大难民潮,或许将为德国的老龄化社会提供一条破解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