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人口 > 非洲 > 卢旺达 >

卢旺达种族大屠杀:一百天灭绝八分之一人口

时间:2014-12-26 16:39 类别:卢旺达 人数:

1959年,卢旺达南部的胡图族农民造了图西贵族的反,抢了他们的土地,许多图西贵族逃到邻近国家。比利时转而扶植势力日渐强大的胡图族。1962年7月1日,卢旺达宣布独立,成立共和国,胡图族上台执政。由于几十年来一直在图西人的压迫下生活,胡图统治者开始对图西族政界要人大规模打击报复,流亡在外的图西人也组织力量反攻,两族冲突不断。

平均5分钟就有一人被杀

矛盾在1994年达到顶点。当年4月6日,胡图族哈比亚利马纳总统参加和平谈判后回国,专机在首都基加利机场附近遭到一枚土制炮弹袭击,机毁人亡。时至今日,这仍然是一桩悬案,图西人认为是胡图极端分子谋杀主和派总统,而胡图极端分子当即在全国电台宣布图西人是凶手。影片中,保罗一家和邻居们一起听到了这段恐怖的广播:“我们伟大的总统,被图西族蟑螂谋杀了!算账的时候到了,优秀的卢旺达胡图族人,我们必须砍倒高树!现在就砍倒高树!”

砍倒高树是什么意思?就是砍死图西人,他们身高相对较高。比利时殖民者曾设立政策,为卢旺达人提供奖学金赴欧洲深造,选拔的条件竟是身高,其实就是只给图西人机会,排斥胡图人。对于胡图人来说,这是一段屈辱的历史,于是极端分子喊出了“砍倒高树”这种渲染种族仇恨、号召屠杀的口号。

种族矛盾和阶级矛盾一起爆发,十二三岁的孩子也拿起屠刀成了刽子手。在仇恨洪流的席卷下,胡图人如果不参与屠杀,就会被视为叛徒。正因如此,很多人评价保罗比保护犹太人的辛德勒更伟大,因为他随时都可能死于同族人乱刀之下,却坚持在自己的饭店中庇护图西人。

屠杀并非突如其来,而是经过长期密谋和组织。影片一开始,在后来成为大屠杀主要领导者的乔治·鲁塔甘达的厂房里,保罗撞见一大箱不小心散落在地的砍刀。鲁塔甘达轻描淡写地说:“从中国买的便宜货,10美分一把。”保罗当时即有不祥的预感,但他万万不会想到这些甘蔗刀将要用于种族灭绝。在图西族幸存者的回忆中,“他们(胡图人)砍人就像砍甘蔗一样”。100天杀了近百万人,平均5分钟就有一人被杀,超过纳粹在集中营屠杀犹太人的速度。

联合国的失败与耻辱

联合国秘书长安南1998年5月7日在卢旺达议会发表演说时讲了下面这段话:“在那段黑暗的日子里,世界舍弃了卢旺达。国际社会和联合国没能集中起政治意愿来面对这场灾难。世界必须对这一失败表示深深的悔恨??”

联合国在卢旺达屠杀中的无所作为十几年来饱受质疑,但联合国的权限和运行机制决定了它的效率低下。按照规定,除进行自卫外,维和部队不得擅自使用武力。电影中,维和部队的奥利弗上校一直积极保护难民,当胡图人挥舞屠刀冲过来时,他和部下虽寡不敌众,也只能放空枪威吓,从始至终没有打死一个暴徒。这些胡图人放下屠刀就是平民,维和部队不能伤害他们。

增派部队并扩大权限,需要联合国安理会通过,但当时策划屠杀的卢旺达军人政府,及其支持者法国和吉布提都是安理会成员。安理会辩论了几个月,才艰难达成一致,授权法国维和部队进入卢旺达,此时几十万人早已成为刀下鬼。

在联合国最有实力、最有发言权的是美国,但美国当时对此态度暧昧甚至冷漠。1993年10月,美国特种兵进入军阀混战的索马里地区维和,结果两架直升机被当地民兵击落,18名特种兵被杀,尸体被剥光拖着游街。这一镜头在电视上反复播放,美国民众受到强烈刺激,一致抨击政府不该出兵索马里,各国也纷纷批评美国干涉他国内政。时任总统克林顿灰头土脸地撤军,避谈战争。在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奥尔布赖特建议下,安理会决定象征性地在卢旺达保留270人,职责仅仅是调停停火和提供人道主义援助。

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漠视只是因为“索马里综合征”吗?真实的原因是:卢旺达不是一个资源丰富的国家,地理位置也不具战略意义。影片借西方摄影记者的台词说出:“你以为拍下的东西就会有人看,如此就有人关心这儿的情况?我想不,他们会边看电视边说:‘天哪,那真恐怖!’然后继续吃晚饭。”

以卢旺达大屠杀为题材的电影,都不约而同展现了一个细节,那就是联合国部队来接走所有白人,真正受到死亡威胁的黑人难民却不许上车。历经希望的高峰和绝望的谷底,主人公都与过去的信仰决裂:《卢旺达饭店》中,一向西装革履扎领带的保罗,在目睹累累尸骨后,痛哭着撕扯掉了领带,从此再也没有以西装造型出现;《杀戮禁区》中的神父把圣经交给难民当作燃料烧掉。西方文明和上帝,没有拯救卢旺达,他们一生的信仰,在此刻土崩瓦解。卢旺达成为血海,而卢旺达饭店成为血海中唯一可求生的孤岛。没有人来拯救他们,他们只能自救。

大屠杀持续三个月后,图西人的“爱国阵线”击败胡图族政府军,夺得政权。17年来,图西政府力图恢复卢旺达秩序,淡化种族差别。为避免冤冤相报,政府只惩办罪大恶极的屠杀组织者,例如影片中出现的乔治·鲁塔甘达被判处终身监禁,2010年死于狱中。而对参与集体行动的平民尤其是未成年人尽量给予宽大处理。

卢旺达原来的国旗是红黄绿三色,2001年新国旗法通过,蓝色代替了红色,因为红色让人想到屠杀,卢旺达不愿再见到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