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口问题 >

生二孩的烦心事,不只是大孩闹

时间:2015-12-16 11:01 类别:人口问题 人数:

自从普遍二孩成了板上钉钉的事以后,大宝和未来的二宝之间,各种形式的斗争几乎层出不穷。近日,一段男孩要求妈妈不生二胎的视频走红。男孩哭着威胁:“妈,我今儿就把话撂这儿了,你要是敢生二胎,我就敢死!”而湖南邵阳一位15岁的女孩更难缠,她直言不讳地告诉父母:“你们敢生二胎,我就马上给你们添外孙。”
生二孩的事频频卡在家里的老大那儿,有点出乎大家预料。孩子是虚张声势,还是真有这些可怕的想法,谁也不敢轻言结论,在没有确切的答案之前,也没有哪个家庭会拿这种问题冒险。我们也相信,通过沟通和劝解,孩子的问题最终能得到解决,可谁也不知道这后遗症到底有多严重,会持续多久。
一些极端的个案反映出的其实是一些普遍的问题:湖南的这个家庭受制于老大的反对,相当一部分家庭则是因为经济条件不允许,而更多的家庭最大的担忧其实是精力。把一件做了几年十几年的事重新再做一遍,面临着巨大的生活压力和未知性,不是每对夫妻都有这样的勇气的。大宝的问题好解决,可父母的心病又该谁来治?
不只孩子和父母,整个社会面对突如其来的生育权利,面临由普遍一孩向普遍二孩过渡的时候,都表现出强烈的不适应。一个最现实的问题是房子的问题,以前三口之家,有个小三房就够用了,现在呢,恐怕四房就得是标配,那么国家的“70/90”政策需不需要调整呢?还有女性的工作问题,以前只生一个,用人单位有心理准备,现在放开生二孩,对女性因为家庭问题无法安心工作的顾虑更大了。如果说别的问题还在想象中,这个问题则已经显现。还有那个其实最核心的命题,一个孩子,你的人生有一个规划版本,两个孩子,你的人生规划可能就是另外一种样子。
有人认为这是一种矫情,养个孩子,成本可大可小,动不动搬出百万的数字,无非是想炫耀一下殷实的家底,充满着“何不食肉糜”的优越感。也有人认为这是一种富贵病,年青一代没有经历过父辈的苦,自然总是把困难想象得比办法多。未实行计划生育前,中国的家庭动辄四五个孩子,不也一样养大了,我们的父辈,大多数都有几个兄弟姐妹,他们难道是一路荒芜过来的?
这原本是两个不同时代的问题。一个时代都有一个时代的局限性,穷养是出于励志,更是迫于无奈,我们不应该重走“重生而轻养”的老路。放大养不起这种情绪,夸大一些条件限制,跟无视这种情绪、无视社会压力,将之视为无理取闹,都不是一种理性的态度。中国父母身上的压力不是轻了,而是太重了,他们对子女的付出不是太少了,而是太多了。我们实在不应该再去指责他们的忧虑和惶恐,而应该将注意力放在如何帮助他们克服这种惶恐上。
有些事情是心理精神层面的,有些则是物质层面的;有些事情个人努力可以解决,有些事情恐怕还有赖于社会的托底。比如如何降低生活压力;比如,女性工作的问题,光靠指责企业势利、不近人情恐怕很难解决问题,需要社会帮助女性和用人单位一起承担生育成本。还有教育的问题,如果依现有的教育模式继续走下去,农民工解决不了教育权利上的同城待遇,整个教育制止不了无谓的精力消耗,生与不生必定仍然是个大问题。
二孩的事,个人有责任,国家、社会同样有责任。我们每个人都有责任创造一个更宽松更自由的氛围,让孩子更快乐地成长,让家长更从容地面对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