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口问题 >

非洲人口问题

时间:2014-12-29 09:22 类别:人口问题 人数:

非洲的人口问题

非洲正经历着前所未见的人口膨胀 在西方殖民者入侵以来的几百年中,非洲人口的增长速度一直十分缓慢,甚至长期处于停滞状态,1500~1900年间,世界总人口数增长2.8倍,非洲仅为1.4倍,非洲占世界人口的比重因此大幅度下降,充分显示出西方殖民者的入侵尤其是罪恶的奴隶贸易给非洲人民造成了何等深重的灾难。

进入本世纪以来,随着社会经济条件的局部改善,非洲人口的增长率显著提高,并超过了世界平均数,占世界人口的比重因此逐渐回升。50~60年代,大批非洲国家摆脱殖民主义枷锁,赢得了民族独立,整个社会经济环境进一步趋于改善,与此同时,人口增长也达到了前所未见的高速度。尤其是自70年代以来,世界其他各洲的人口增长率都已逐渐减缓,而非洲却仍在明显上升,二者对比十分鲜明。

表7-1 几个洲人口年平均增长率的对比(‰)

 非洲人口问题

非洲的人口再生产具有高出生率、高死亡率尤其是高婴儿死亡率的特点。从50年代到80年代,非洲的人口出生率始终保持在45~48‰的高水平上,不仅大大超过其他各洲,而且前后变动甚小。1991年仍高达44‰。但上述期间内,非洲的人口死亡率却从25‰左右降至14‰,变化相当明显。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几种过去危害最烈的急性传染病基本得到控制的结果。正是死亡率的下降,导致非洲人口的自然增长率不断上升。然而,若与其他各洲相比较,非洲人口的死亡率仍是明显偏高的,这就在一定程度上抵消了更高的人口出生率,否则非洲人口增长率与其他各洲的差距还要更为悬殊。例如,1991年非洲的人口出生率比拉丁美洲高16个千分点,但自然增长率仅高出9个千分点,这就是死亡率也超过7个千分点的缘故。

目前,非洲正处于前所未见的人口膨胀期。1991年,全洲总人口已达6.77亿,比1968年增长1倍,只用了短短23年人口总数就翻了一番。现在预计,到2016年前后,非洲人口数还将再翻一番,达到13.5亿。到2100年,非洲人口将增至25亿,那时占世界总人口的比重将高达25%,而目前仅为12.6%。

关于未来非洲人口再生产的形势,撇开一些社会因素不谈,至少有两点应予强调指出。一是由于前一阶段人口的高速增长,目前非洲的人口特别年轻,15岁以下的少年儿童即占总人口45%,大大超过了33%的世界平均数。因此将不断有大量的人群相继进入婚龄育龄期,这势将造成延续数十年的生育高峰。世界上其他各大洲的人口2010~2030年间陆续进入静止或相对稳定阶段,而非洲则要晚几十年。其次,是目前非洲人口的死亡率,尤其是婴儿死亡率还明显偏高(1991年为102‰,世界平均值为68‰),随着未来社会的进步,这一状况肯定会逐步获得改善,而这种改善在相当程度上将抵消人口出生率的下降。根据以上所述,可以得出结论,即非洲的人口膨胀尚处于方兴未艾的阶段。

在非洲各地区之间,人口再生产形势有一定的差异。北非与撒哈拉以南地区相比,经济文化水平较高,故人口出生率和人口死亡率都低一些;尤其是进入80年代以来,北非国家节制生育的工作初显成效,突尼斯、埃及、摩洛哥三国已婚妇女中已有35~50%的人采取节育措施,致使出生率有所下降,1981~1991年间全区人口总数仅增长28%。而撤哈拉以南地区除南非、津巴布韦、博茨瓦纳等少数国家外,已婚妇女节育率均极低,上述10年间全区总人口因此猛增了43%。

除少数国家外,撒哈拉以南的非洲是为今世界上高出生率、高死亡率和高自然增长率的典型。1991年全世界出生率超过50‰的11个国家有10个在非洲,最高的马拉维和乌干达均高达52‰。撒哈拉以南各国在人口死亡率上的差距比出生率大,反映出不同的社会经济环境。在非洲以外的所有国家中,1991年死亡率超过20‰的只有一个国家(阿富汗),而在撒哈拉以南,却多达6个,其中的几内亚比绍,更高达23‰;而一些社会经济环境改善较快的国家,死亡率就低得多,如肯尼亚和毛里求斯均只有7‰。由于上述差异,几内亚比绍等国家人口自然增长率并不很高,一般仅在20‰左右,相反,肯尼亚却以38‰居于世界的最前列。目前预测,从1991年到2025年,世界总人口尚要增长0.6倍,非洲人口要增长1.4倍,而肯尼亚、科特迪瓦、卢旺达、赞比亚等国则将达到2倍以上。

非洲人口高速度增长的原因 人口再生产的规律主要取决于人们的物质生产方式,尤其是生产力发展水平。除此以外,一些政治的、社会的、文化的因素也有影响。就非洲而言,人口的高速度增长除了有与其他发展中地区相似的背景外,还有本洲的一些特殊因素。概括起来,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1)在经济因素方面,非洲以农业为主的经济结构和传统的以手工劳动为主的小农生产方式是导致人口高速度增长的主要因素。在这种状况下,生产力的发展主要依靠劳动力数量的增加而不是质量的提高,它直接刺激着人们的早婚多产。由于经济落后,无力兴办必要的社会福利和社会保险制度,生老病残的供养只能依赖家庭成员,也促使人们产生多子多福、养儿防老的思想。

(2)在政治方面,自各国获得独立以来,各项事业有了明显的发展,增加了对劳动力的需求。不少国家从增强本国的政治和军事实力考虑,希望人口有一个大发展。

(3)在社会因素方面,非洲撒哈拉以南的广大地区,不仅存在着许许多多的民族和部族,而且农村在社会结构上长期保留着部落或村社制度,酋长、头人们掌管着政治、经济大权,他们为增强本民族、本部落、本村社的实力,也热切希望人口不断增多。典型的例子如尼日利亚,这个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计有250多个大小民族和部族,最大的是北方的豪萨族、南方的伊博族和约鲁巴族,它们有着三足鼎立式的竞争关系。1962年该国进行了一次人口普查,一些南方的政治家曾希望南方的人口超过巨大的北方,这样在议会的选举、收入的分配等方面都有好处,当公布数字与此相反时,他们极感失望,并企图否定普查数字。显然,在这种情况下,要切实推进控制人口增长的计划将是困难的。

(4)在婚姻制度和生育意愿方面,非洲受传统生产方式和伊斯兰教等宗教因素影响,一向具有结婚早,离婚少,生育率特高的显著特点。女子在16~20岁时基本上都结婚了,从此进入长约30年的生育期,与其他各洲尤其是发达国家相比,非洲妇女的生育开始得早,结束得晚,总和生育率因此很高(1991年为6.1,最高的卢旺达为8.1,世界平均仅3.3),这一点同人口年轻,育龄妇女比重大结合在一起,直接导致非洲的高出生率。此外,在伊斯兰教国家中,妇女极少参加经济活动,也必然增大其生育率。

(5)非洲文化落后,文盲率极高,也妨碍了控制人口增长工作的开展,加上不少国家不重视对节育知识的宣传,故已婚夫妻避孕和节育率很低,在撒哈拉以南的多数国家中,迄今仍只有1%左右,生育实际上完全处于自流状态。

(6)非洲极高的婴儿和幼儿死亡率(在撒哈拉以南,有1/5甚至1/3的儿童活不过5周岁)固然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人口的高速度增长,但另一方面它又增大了人口出生率,原因就在于父母都有多生保险的心理,如在埃及,人口学家发现高出生率是同婴儿高死亡率紧密联系着的,很多父母因此就通过生8个来保证自己有5个子女。此外,婴儿死后,中断了哺乳期,母亲就会很快怀孕。

(7)非洲存在着人口以及对劳动力的需求在地理分布上的不平衡,它造成了大规模不受国境线限制的人口迁移,客观上减轻了一些地区的人口压力,从而降低了它们节制生育的紧迫性。

(8)目前几乎所有非洲国家都把人口政策的侧重点放在加强医疗保健以降低发病率和死亡率上,这样做无疑是必要的,但必然因此出现较高的人口增长率。